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原创
远观诗选7首

人到壮年与中年


尽管如此,我不可能描述这个阶段是多么强的
一个原生态,但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得
稍微忽略你在信仰上所付出的时间。
那不是你不爱,是因为你有身为人的
责任,老婆家庭和孩子,也许就是你新的
信仰,但是你忘记不了你的信仰。
也许对于一个信仰很多的人很有好处,因为
你可以干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的,澎湃的人生路程里,这些都是
如此地不公平,因为青春的年龄你即将过去。
来去的时间里你必须拥有一个光辉的词汇。
是的,那就是责任。你的事业和你的信仰也许是
平行的,是的,也许你有政客的腐败,
有社会青年的浮夸,甚至接触很多
不喜欢的人,你和这些人喝酒,然后不论
这些人都有多么虚伪,但是你必须接受。
是的,亲爱的朋友,之前是孩子,现在
我们年龄相仿,所以我觉得还是朋友合适。
你会迷恋少年的轻狂,但是现在你需要内敛一下。
如果你不愿意踏实去做一件事情,那么
你日子将无法用信仰满足。
这个你必须承认。但是你依然可以利用业余时间
去完成。假如你信仰很多,你喜欢诗歌,你喜欢小说,
你还喜欢书法绘画,甚至你喜欢欣赏,你喜欢
陶瓷,工作之余也不会放下吧。
你可以继续坚持。也许你是个糊涂的人,
你是个工人,你是个司机,你是个自由人,
你是个警察,你是个农民,甚至你是个娼妇,
你是个江洋大盗,假如你对生命喜欢讴歌,那么
比都可以去实现,当然也许是业余时间
进行的,那没什么的,因为这些都是积极的。
汽车声没有钢琴曲好听,也许有人就觉得好听,
但是你喜欢美的东西是自然的,没有人能阻止你。
这顷刻之间的华丽是最美的。也许你会觉得自己
很累,但是亲爱的朋友,人生大抵如此。
也许能做你自己,很不容易。也许你曾经喜欢
清廉,但是却看到遍地腐败。也许你曾经
以为人们很美,但是很多人内心丑恶。
那又如何呢,存在就没什么。
爱你朋友,值得信赖的人最值得祝福,
所以责任是如此的美好。不要彷徨,朋友们,
我们一起飞翔,虽然不是天使,却可以
神圣地活着。

 

青春选择时


直到有一天,亲爱的孩子,你长大了。
从高中到大学,或者你不会选择继续学习。
你都将面临着一种选择。这种选择是从
你的命运里发出的,这个时候
你可以荒唐,可以做一个热血青年。
也许你选择是正确的,那么
前途也许是光明的,也许选择是错误的。
但是错误的时候怎么办呢。
那是青春痴迷的玩笑。犹如
朝阳上升,燃烧的激情,那有什么呢。
亲爱的孩子我们从那个时候走过,
那时候也许跟你们一样,希望想得的东西很多,
但是很多的时候你又会选择很
多职业。也许你是一个贫瘠的诗人,
我这里想说的不是物质,也许你精神上
更富有。无论贫穷富有,你要记着,
上天赋予你信仰和喜欢,只要做了,
也就无怨无悔。你还可以成为一个商人,
政客,农民,扫大街的环保工人,这些
都不值得你羞耻,因为只要你做的好,
那便是最光荣的职业。
青春啊,是多么的丰富,容许你犯下
错误,也许就在此刻。
你爱恋着姑娘,甚至情感蹉跎,
你们也许是叛逆的,那又能怎么样。
一切应该是如此的,年轻人坚持你的
梦想。不论你从事任何行业,你一定要
记着自己喜欢什么,那是上帝赋予你的
才华。是的,这些才华显然沟壑了你的
光芒。也许你不会因为这些而得到经济收入。
但是那不重要,其实内心的表达最为
重要。夕阳下山,但是依然磨灭
不了其升起的时候。太阳下一天还是
一个孩子,笑脸呵呵地升起来。
这又能如何呢,亲爱的你们,坚持
梦想。当然与罪恶无缘。
与善良和真心有关。
爱一个姑娘好好爱她。爱一个小伙,
依然放上真情。那是多么的美好。
这是人生迷茫的时刻,也是值得
追求你所求的时候。努力吧,一切刚
刚开始,开始的时候很迷茫,却也很
清晰。
正如我所说,最近与最远有多远,转身之间。
所以在青春选择时,不要迷茫。
追求你想要的。谈一场轰轰烈烈地恋爱,
告诉自己什么是爱情,坚持下
自己喜欢的,告诉自己值得了。
也许三十岁之前,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
事情。也如真的如此。
是的,我想是这样的。 

 

吹散的灵魂


有些人不愿意接受新事物,
倒退五十年,想前进,
思想还憋屈。接受不了自然
大肆排斥。思想的号角被狭隘的
阻拦了。其实没什么意思。
狭隘的风通过沙漠的时候变得
无所适从。沟壑的雨水不能融入
大海终是可惜的。
一次旅途上的困倦乃至厌倦,不足以
平息思想的愤怒。写作不过是内心的
一种平静,怎么写都可以,突破了
文字与形式才是带着生命气息的。
突破了才能有自己的信息。学会忘记,
自省总与品行、修养有关。
乐观的态度无法容忍世界的陶醉,
歇斯底里的人一串又一串。
坚守孤独的心灵底线,哪怕被当成
笑谈。一次朗诵会,一次交流,
作家和诗人们的孤独和纳闷显现出来。
没有人阅读,时尚被堪为经典。
人们在与生活抗争。
高额的房价与超高的消费导引人们
不去阅读。虚假的信仰让人们恐慌。
什么才是生活的力度,你一无所知。
大隐于市的节奏,忘我的陶醉。
伸出你的手掌,太阳就在其中。
轮回的轨道上不是只有佛爷,
还有一群凡夫俗子。意识从分散
到集中,击破的不仅是灵魂,
还在四处发散,风一吹,灵魂都散了。
散了的灵魂漂浮在宇宙之中。
欣赏不了艺术的人,完全可以
不把艺术当成艺术。吹着口哨的
商人不把文化看成是真东西。
绝强的老者吃着粘糕,衰老的
肚皮好似失去意义的瘪鼓。
一些人和一些事显得百无聊赖,
文学似乎不只是养老,只是老年人操持
人生的最后乐趣。肩膀上扛着宇宙,
欣赏万物的心态还在你的眼中。
一首诗歌破费了什么?不清楚也不知道。
十万名诗人和作家在走动,你分不清楚
他们的诗歌,分不清楚这些人的
品质。这些和你在一起,在一起
吹棒拉朽,在一起谈天说地。
为了仅有的名誉,没什么意义。
写作还是心灵的事。
忘却了,记下了,没什么意义的事,
留在心中也是毫无价值。荒诞的
城市留下了你们的背影。

 

被图腾的生死


晨曦  在我的身旁
清晨  我在墙边
仿佛自己是一根草
少年是幼稚的梦
老者也有少年的梦
外祖母如此 祖父如此
时间催人老
年轮是沉痛的记忆
厄运经常与人擦肩而过
人却从来不喜欢低头
健康是伟大的梦想
梦想与死亡很近
少年的梦太好
却最迷恋欲望
人最终目的是快乐的死
人越趋向死亡
越想得欲望无穷
老者喜欢子孙满堂
壮年依然喜欢财富满车
死亡是紧闭的词汇
外祖母临死的时候
依然惦记着大家的饭食
我不知道如此是悲哀
还是人的迷恋
但我知道外祖母是善意的
爷爷一辈子是老实人
老年生病几乎是中疯
满脑子跑火车
终究是死了
我觉得爷爷的死
是一种痛苦的解脱
老年的爷爷
牙痛难忍
临死的两年里
还想给眼睛做手术
任何人如果不死
都想痛苦地活着
因为死了
灵魂没了
身躯烂了
我猜想那种身躯里带的自我
去哪里了
佛教说六道轮回
我不知道是不是如此
但我知道灵魂肯定漂浮在天上
因为人的脑袋都是上部分身躯控制的
灵魂可能漂浮在天空
然后按着某种强迫的意志
依据善恶去投胎
死是一种常识
无论多么富有
多么高贵
多么平凡
多么平凡
没有人能逃离
生与死是考验
生是死的结束
死又是生的孕育
如此循环
我猜想是天意
也猜想万物如此
临死之时
谁也无法代替谁
一句话只有你自己默默地承受

 

荒芜的人群


有人哑口无言,
对这个世界默不作声。
知识分子荒芜的吟唱。
角落里粉饰的年华,
都被稀落得没有了边际。
咽喉处的吼声,
那是典型的怒吼。
还有些无人知道的,
是耻辱,是自我善良的膨胀。
缩水的权力滋生腐败。
堕落的夜总会女子在唱歌,
没有一个诗人的角落。
诗人开始蔓延在各种职业里生存。
唯有放不下的句子在内心里。
孤独的日子里,
人们不知道醒悟,
被欺骗的世界里,
总有魔障的人在思索着。
卖身的银子盖了楼房,
那是可怜的妓女,
在笑贫不笑娼的年代里,
经济是人们堕落的概念缘由。
女人的裙子越来越短,
男人的车子开得越来越高级。
还有写句子的诗人自我炫耀。
酒局鼓舞了人们的力量。
吃喝让诗歌成为了饭局的伴舞快餐。
评奖一个又一个,
文化与经济的苟且残生,
其实是自我亵渎的耻辱,
却被人们维持着。
文化的困顿在五四之后,
断脉的国学被经济化。
赤裸裸的经济毁了精神。
有热捧者,有吹捧着,有追随着,
就是没有自己的思想。
一群兄弟爷们自我评价自己。
摸索着文化的脉络,
不值钱的文人胸脯不高。
脊梁也不太直。
编辑争当评委,
吃喝不愁过着自以为是的日子。
文化的萎靡让人笑话,
小圈子的文艺是卑微的。
文化是落寞的,没有敞开的
思维是死路。互相笑话的文人,
离不开那个词,
文人相轻。
歌颂与善良不在一个等级上。
赤裸裸的穷光蛋的艺术被金钱
收买后,遍体鳞伤。
但有人觉得高不可攀。
文人的穷酸与嘴脸让人笑话。
没有读者的年代,
文人们不堪为文人,
大多喜欢自以为是。
相互拥抱着取暖,
寒冷却吹走了最真的梦。
五年到十年的年华被沉沦,
一切主宰被敷衍着。
俗世的恶臭,
污染了文化。自已为有点
钱的暴发户,自以为多高雅。


云里雾里


谁懂得夜的凄迷,
在白昼的身后。
那隐藏的你,我
或者是他。
这种神秘,
来自暂时的交往。
欢乐,哭泣与痛苦。
疼痛,凄迷与挣扎。
大地沉睡,
也许在白天。
也许在海啸的爆发时,
也许在地震时。
没有人能估计,
哪怕是自以为聪明的人,
也许也无能无力。
迷路者,
在路口。
十字路口或者丁字路子,
这些路口的颜色不同。
路口的脾气也各样。
在路口,
陌生的人一样云里雾里。
看不清方向,
再执着的思想也有些荒诞。
你说呢。
也许是你,
也许是我。
大家也许擦肩而过。
自以为是的时候,
看着云,
云淡了。
看着风,
风轻了。
看着雾,
也薄了。
你心里很自由,
除了你自己,
一无所知。
自以为是或者才学满腹。
谁也无法迁就你。
在路上,
风雨交加,
电闪雷鸣。
你没有听懂神的旨意。
你一意孤行,
换来的也许是惩罚。
孤单的角落里,
你休息着,
却也思考着。
世界与你格格不入。
善良的人原来大多是粗糙的。
那些粗糙的却直接揭露了现实的本质。
任凭你是哲学家,
你搞不懂。
为何不懂,
不知道最好。
明白了才最俗气。
指鹿为马总是让人厌烦的。
好人和坏人的区别越是明显,
越显得尴尬。
一个发疯的女人总是说自己是个
哲学家。
越发疯越说正常,
越被当做不正常。
人生的路口,
忽深忽浅,
忽左忽右。
你,
无法逃避现实的摧残。
有一种意识在玩失踪,
那不是你的思想,
是你忽略了自己的又一个思想。
陷阱到处都是,
肮脏的故事随处都是。
不是你不想听就听不到的。
听之前你只是好奇,
之后则是悲哀与失望。
故事怎么能如此。
现实怎么能如此丑陋。
欲望是无穷的,
争夺就在期间。
人人都是强盗,
人人都在控制着自私,
却无法逃避小我的伤害。
这种伤害,
连同你的思想也被打翻了。
心灵上的切合早失踪了。
现实的颜色是荒唐的。
攻陷自己的城池,
自己的防守在哪里,
你无法打败自己。
不是你打不败,
不甘心的内心潜伏着危机。
这种危机逼迫着。
不做这样的选择。
心灵上的呼号,
在午夜之后。
听说午夜之后,
世界存在阴性之中。
也许这不是说笑,
存在又如何。
一切物质都在暗河里消融。
还有你那颗脆弱的心。
路越走越窄,
心越走越窄。
黎明和黑暗之间,
无法分辨。
考虑得越细,
越增加烦恼。
放下负担,
观望着黎明。
比如太阳上升,
白云成为金云。
那种瑰丽,
无比绚烂。
马只在马棚里可以看到,
电视里的侠客虚情假意。
大侠的世界,
一去不复返。
你看到了菩萨的庄严。
你看到了佛的净土。
走出凡尘的喧闹,
任何人都想清静。
这种清静,
如影随形。
慢慢地化解了你的
悲伤。
大地不可知,
天空不可知。
自然不可知。
可知的是什么。
是你我的心灵。
他们向往西藏,
那里有洁白的天空。
他们向往蒙古,
那里有马儿奔腾。
他们向往坐上火车的人,
他们走向全国各地。
他们也向往旅者。
一个个荒芜的地方,
一处处新到的风景。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一箪诗七首
.安 琪:任性(长诗)
.撒拉尔预言——致诗人阿尔丁夫&
.解非•诗歌鉴赏:(
.董辑:网络——诗歌的错嫁(7)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新开专栏   更多>>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