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赏析
神性的俯瞰,孤绝的语言——读北野诗集《在燕山上》
   《在燕山上》是诗人北野即将出版的一本诗集,收到诗集的电子版通读下来后,毫不掩饰地说,我被他诗歌中变幻莫测的修辞、复杂多维的效果、神性瞬间的把握深深吸引。诗人凭借纯熟的技艺,敏捷的经验,新颖成熟的主题,以其神性的俯瞰,孤绝的语言风格让他的诗歌从大众中分离出来独树一帜。  
  北野曾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人的身体是人的终极地狱。而我们的大脑始终被脆弱的智慧所占据。这让我们一直疲惫不堪并遭到高处的惩处。这同时也使我们忽略了另一部分的生命和肉体,这其中有对集体或个体心灵的俯瞰和关注;而心灵曾经是其中一片多么自然和谐的生命地理啊,她风貌古旧,惠雨天真,浮生本色,人际温馨,这其实才更适合我们诗意的栖居”。从中可以看出诗人的诗歌追求。  
  当今的诗坛有些诗人只顾追求诗的大众化,从而拒绝了隐喻,也拒绝了诗性,拒绝了诗的内在肌制,而北野的诗正是与这些诗歌的一个截然区分。他的诗歌隐喻性强,想象空间大,注重象征性与意象结构,无论是写物象,还是写心象,都给人一种欲说不尽的感觉。不但内在情感绵厚,对事物感受的方式也与众不同,繁复、气势、意境、象征、隐喻、妙悟、暧味、朦胧……在他的诗里都能找寻。尤其对灵魂的触摸、对情感的探索、生命的思考方面尤具个性。“我要种一片葵花,让你在黄金中逍遥,然后变成黄金/我要种一片白云,让你在梦中飞行,用翅膀触摸我头顶”(《诗歌记忆》),这是心灵的意愿在诗歌中安排真实的心意,触动的效果不言自明。
  
  
  1
  
  实际上在北野的这本诗集里,这种效果比比皆是,表明了诗人对驾驭诗歌的一种力量的拥有。当他持续的创造力不断地从诗歌中涌出,我们不只看到了他的《盛宴与狂欢》、《远处的风景》、还有《对立与妥协》、《虚构的深渊》。  
  诗人坐在《时间的尘埃》中,《若有所思》地写着《自刑者之书》、《幽灵书》、《生死书》、《与春天书》、《时光之书》、《以理书》;这些组诗里的神秘与想象,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疑问与追寻,每每都体现了人性存在的本质。诗人在他的诗歌中引领你感受命运的残酷与无奈。他《与虚空中一个神秘的人对谈》《一个人活着涉及的问题》,《春风吹过冻僵的大地》《这个夜晚,如果星辰代替沉思幽灵必定代替波澜》,《一年又一年》《学习狄兰•托马斯的诗歌、爱情和短命》《做一个委曲求全的人》,《在臆想之间》《有一些灵魂在云中漂浮》,《我们要怎样才能喂活一只上帝的母狮》,《传说中的豹子》《在刀尖上等待太久》,《梦见》《童年》《走在森林里》,《秋风起》《死不过是个结局》。当我们反复吟读这些诗歌的时候,那些生与死的照亮与启示如此的浓烈,我们的心,在按照他诗歌的节律跳动……  
  他会让“一匹马/在深夜举着前蹄拍响门环/而我将在城头迎接它们,并用我的/衣袖,捂住它们流泪的双眼”(《驿卒》);让“麻雀站在天空里,用脚爪抓住一缕闪电/它的脚下是田野,田野里已经没有了谷垛和场院”(《闪电》);他追问“把魔鬼都能背回家/去疗伤的人,为什么不能接回/为你而徘徊在深夜里的狐狸精?”;“一座孤岛在今夜变得像浮萍一样/而月亮为它在黑暗中的移动提供了光亮”(《另一轮月亮》);“野兽收回叫声,蛇的脑子里跳出火苗/越聚越多的影子都是幽灵的云朵/这是我所布置的景色,我将在其中”,“我是我自己的黑暗/我是我自己虚构的深渊”(《虚构的深渊》)。北野用这样孤绝的语言在诗歌里纵行,万物在他诗里各得其所。他让我们知道“燕子的舌头被剪断/燕子的仇恨不能诉说。但一只翠鸟的爱情里/却装着大海愤怒的波涛”(《如果》);“一只蚊子/需要挑选出一块甜蜜的皮肤,让持节者登临/让吸血鬼打滑。而一段湮灭的历史/必须由深思熟虑的亡灵做出回答”(《高原的秋天》);这是诗的思维,用诗歌战胜现实。神性与人性,隐喻与寓言,奇妙地结合在一起,让你产生长久的沉思,然后沉进去,无限地沉进去——  
  “我的脑子是一个陷阱,所以我的冥想/不是普通的冥想;一个人的心完全空了以后/剩下的错误要被谁原谅?我经历了所有/只是不能经历真相”(《时间》)。这就是北野的独特性,他把经历的写下,却不说出真相。让诗歌成为一种思考,显示了诗人追求“物我同一”的努力。
  
  2
  
  北野的诗初读有些晦涩,细读可以回肠。基本上属于不倾诉,也不要真相,不留下观念和想法的那种。一些古怪,一些隐约,不着边际,汩汩的倾泻,而思想和情感就藏在不动声色之间。如他的一首《如果是暮色……》:
  
  迎接一个死者童年的来临
  需要盛开的鲜花,也需要明亮的棺柩
  喊着他名字的人,在灶房里流泪
  一个瓦罐放在山顶,薄暮摇荡着整个大海里的水
  老父亲爬上灰暗的山坡,他背影耀眼
  像起飞的蝴蝶和湿漉漉的琥珀
  他从暮色的缝隙里,看见了自己灿烂的身影
  此时夕阳西下,鸟雀飞跃,万物欢腾
  流水的沟渠吸引了大地上的磁石
  野葵花毫不掩饰头颅中渐渐抬高的黄金
  只有倒卧在村后的年迈的母牛,才在
  一团要命的烟雾里,像一块巨石那样沉睡
  一如它死去的舌头,返回的草地
  仍然在梦中游荡,经历着春风失败的吹拂
  
  写死亡,诗人却把它与童年对应起来,那些“鲜花”与“明亮”是生命的鲜活,却再也不能在追忆中返回,“喊着他名字的人,在灶房里流泪”,生命的丧失与生者的痛苦被北野写得极具荡漾与惊心。那个“爬上灰暗的山坡”的老父亲,让生与死迸发出凄美的张力。不难看出诗人非常善于撷取一些尖锐的细节直刺事物的核心。所谓“暮色”其实就是与死建立的联系,而“童年”则意味着生命自身之美,这些“灿烂的身影”随着生命一并丧失,而大地依然“鸟雀飞跃,万物欢腾”,这就是诗人撕裂给我们看的生与死:一方面是生命的丧失,难以挽回,一方面是勃勃生机的重现,一切都笼罩在暮色里,而“倒卧在村后的年迈的母牛”的意象,使人不由得颤栗。一句“梦中”又让生死的界限模糊起来,到底死亡是真实的发生还是梦境?还有题目的“如果”一词都让这首诗处于神秘迷离之境,什么是真实?“梦中游荡”又意味着什么?这正是这首诗不可言说的魅力。  
  由此也可以说明北野对意象构建的高超。他的另一首诗《稻草人》也同样如此,它展现的并不是一个“稻草人”如何如何,而是以“稻草人”这个象征,喻示生命中美好与痛苦的关系:
  
  用树枝划开草地,哗啦一下,花朵纷落
  蚂蚱四处跳开,像镜子上一片跌倒的青虫
  它们摇着铃儿,轻风拂开流水、两岸和白云的根
  露出老妈妈坐在家中织线的身影,女孩子
  在田埂上被灿烂的浆果染红了嘴唇
  男孩子的心里升起一团青春的迷雾
  河水涨上来的时候,我突然爱上了对岸那些
  顺流而下的漂木和屋顶,一个红衣女子
  站在水上,昙花一现,从此杳无音讯
  而她,似乎从来也不知道我今生的姓名
  这个夏天是多么的不真实啊!如同三十年后
  我画出的那座老房子上跌落的一块瓦片,它一下
  就砸中了我的额头,仿佛时间摁倒的稻草人
  眩晕和疼痛之后,沉默则成了它腐烂的速度
  ——《稻草人》
  
  当我初读这首诗时,立刻被诗中的一种不动声色的残酷美打动。美好时光的突然记起伴随着看不见的惆怅,心怀痛惜的焦虑,复杂的情愫,三十年的光阴倏来往去,“眩晕和疼痛”,不是因为结束,而是从来没有开始。就像“稻草人”没有温度,没有心跳,那怕只是疼痛,只要真实的发生。但一切只是流水,镜花水月,虽然美好,终是一个空洞。没发生的事总令人神往,诱惑魅力。这是精美的痛苦与折磨,因丧失而重拾的体验,被北野用一种“纯洁”的语言传递着,沧桑的心怀揭示出生活无可救药的无奈。应该留意的,是这首诗中的“腐烂”二字,它提示着时光与生命之间的纠结程度,可以说正是通过这种纠结,诗人才与过去的时光有了一种宿命般的联系。那是美好,也是疼痛,是重拾,也是摧毁。
  
  
  3
  
  一首诗燃尽另一首诗,北野不知疲倦地写着他的诗歌,用诗歌里的我取代现实的我,尝试抵达的自由。用神性说明神性,北野诗歌所深入的精神境地,是令人惊异的,那些陌生而奇异的意象,仿佛是来自上天的神谕,灵光乍现的瞬间,他选择了诗歌作为自己与上帝沟通的见证,诗歌补偿了他精神的厚度,让思考朝向无限的心灵。他的《城和塔》最能展现其中的神韵:
  
  我们要建一座城,让流浪的人安下家
  我们要在城中修一座塔,让通天的人听到
  谁在塔顶说话。我们还要在城外加一道墙
  让有家的人不再走散;让想扬名的人长住塔顶
  一个人在云中和影子谈话
  
  我们在城中用一千种风俗生活
  用一万种口音说话;而塔尖上那个虚无的人
  什么也不说。他天天向下看着,只把我们
  当成一群蚂蚁,看着我们在一个寓言里慢慢地爬
  ——《城和塔》
  
  对城和塔关系的思考,以及“对塔尖上那个虚无的人”的暗喻,让这首诗呈现出一种神性,这神性不是顶礼的膜拜,而是一种希冀,体现在对温暖的追寻,对渴望功名之流的不屑,还有对生命的顿悟。“知不可知者,见不可见者,觉不可觉者”正是这首诗的隐秘所在。它是神性与诗性的神秘遇合,无限扩大了这首诗的象征内涵。这在他的另一首诗《天空需要晴朗  白云需要接引》也有很好地体现:
  
  天空需要你脸上的晴朗,白云需要接引你的目光
  你在春天说出的第一句话,像撒进草地的钻石
  绿笋钻出透明的地面,刷刷响
  像一群崭新的孩子,有你童年的纯洁和笑容
  我希望风暴和火焰已经过去,或从未掀起
  而另一场雨会落入别处的生活,你背靠树林
  仰望天空:未来有未开垦的的绿荫
  而我要检验一句话:即使是一只麻雀
  它也与我相仿,如果不能穿越一片竹林
  它必然会剪掉翅膀,老死在眺望的檐头之上
  ——《天空需要晴朗 白云需要接引》
  
  这首诗绝不是我们通常所知的“晴朗”与“接引”的涵意,它是一场“风暴和火焰”的聚集,用“天空”和“白云”打开心灵的维度,造成一种精神上的高度渴望,它的关键词“一只麻雀”象征微小的自我,不能高飞,势必老死,气势上有一种自我毁灭的绝决。这首诗的成功之处就是词语和意象之间的相互关联和相互揭示,最后把我们带到那启示的一刻。他的另一首诗《片刻》,相同的妙处无处不有:
  
  一个人的离去,不需要前提
  我这样比喻他的阴影,我这样
  念他的名字:空无一物
  我用酒碰一碰他,他的笑脸露出醉意
  我用火碰一碰他,他突然就散了
  像一把飞起来的灰
  而他的居所还在,他是我的邻居
  那个荣誉的宫殿,如同一个巨大的空壳
  时间坐在里面,像一只绝望的蜗牛
  ——《片刻》
  
  在这首诗中,诗人让一种“虚无”变得强劲,灵魂成了实在,肉体成了空壳。而诗人就在这个虚无的中心与一个“阴影”周旋着,“念他的名字:空无一物”,“用酒碰一碰他,他的笑脸露出醉意”,再“用火碰一碰他,他突然就散了/像一把飞起来的灰”;而之后出现的“荣誉”、“空壳”、“绝望”这些词语带来的隐喻是无比的心痛。“巨大的空壳,时间坐在里面”这样寓言似的画面意味着什么?诗人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像一只绝望的蜗牛”,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残酷。一场生命与时间的徒劳角逐,而在这一场角逐中留下的,或许正是灵魂的永存。生命只是“片刻”,所有的物质,灵魂从来带不去,也不需要,这是神性的“片刻”,也是生命本原的最终辨认。  

  北野作为一个成熟具有敏识力的诗人,一直在他的诗歌中融进心灵的体验和对宇宙、生命、梦、神话、自然万物的信靠与探索。使他的诗具有了一种超常的气势,神性的俯瞰,纷繁的精神样貌和知性的深度,尤其是孤绝的语言风格,伴随着一种冷硬忧郁的气质,在包罗万象星系般的意象下焕发异彩。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poemlife.com/libshow-3376.htm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孟冲之诗十二首
.李俊:遗产税或相当于入室抢劫
.穆高举:苍茫云海间(12行诗9
.宋石男:宫崎骏——造梦师谢幕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一箪诗七首
.安 琪:任性(长诗)
.撒拉尔预言——致诗人阿尔丁夫&
.解非•诗歌鉴赏:(
.董辑:网络——诗歌的错嫁(7)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新开专栏   更多>>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