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谈话
书房里的时空关系令人迷醉
                 “有一点我特别觉着奇怪,
                                 ——尊严感为什么总是体现在弱者的身上?”
 
傅小平:作家写盲人世界,其着眼点往往并不在盲人本身,而是试图通过对盲人的描述,诉诸心灵、人生等命题的探求。而且,作家作为“看得见”的人,要介入一个非经验世界有相当的难度,所以迄今为止,少有直面描写盲人的作品。你立足于俗世的日常,以一部长篇为读者呈现盲人的世界,体现出一个写作者的胆识和勇气。当你起笔写《推拿》时,是怎么考虑的?藉此想传达何种独特的思考?
 
毕飞宇:主要还是尊严感。我想写一种全新的人际,在这种人际里,尊严占有主导的地位。我有这样的动机说白了还是对当今中国的文化形态不满意,太粗鄙,太犬儒了。照理说伴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应当在精神上更讲究一些才对,事实上不是,我们越来越不要脸。有一点我特别觉着奇怪,尊严感为什么总是体现在弱者的身上?《推拿》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弱者,但是,他们有脸有面,这不是我赋予的,是我从他们的身上发现的。
 
傅小平:对于盲人群体,相信你和我们读者一样,必然经历了渐进认识的过程。听说你曾在南京特殊教育学校执教多年,此后也与盲人推拿师打过交道。在那么一个漫长的岁月里,你对他们的认知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在写作过程当中,你又有什么新的发现呢?
 
毕飞宇:写作的过程永远是特殊的,对我来说,写作时的体验感比现实里的体验感更加真实。许多平日里靠感官无法发现的东西,到了写作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呈现出来了。现实永远是动态的,有时候,稍纵即逝,写作不一样,时间的形态也不一样,只要我愿意,一秒钟可以有五个小时那样长,我可以充分地感知。在我用写作这种形态面对现实的时候,我始终觉得我是另外的一个人。我常说,书房里的时空关系令人沉醉。
 
傅小平:在我看来,这部写盲人世界的小说,不妨理解成一部格外强调“看”的小说。首先,小说要展现的多重视角,传达出了一种丰富的“视觉”经验。健全人看残疾人,残疾人“看”健全人,残疾人“看”残疾人,这样交错的“看”耐人寻味。同时,你在行文中即使是写到盲人的感觉,也多是转换成可“看”的经验,这在你写到小马与洗头女小蛮相互“看”的情景时,就有突出的体现。这是一种写作上的需要?是盲人本身的一种反应?还是喻示了一种反讽?
 
毕飞宇:我们不能把“看”拘泥于“看”,而应当把“看”看着一种认知的愿望,这愿望有时候是一双瞳孔,有时候也可能是我们的指尖、脚尖、舌尖或巴掌。盲人和健全人当然有区别,但是,在我写《推拿》的时候,我渴望把这种区别压宿到最小。我的大前提是,我们都有局限,人的意义其实就在局限。承认这个大前提很有好处,它可以为我们的交流提供能量。
傅小平:小说中,你还写到了先天失明的盲人和后天失明的盲人之间的相互“看”。最典型的故事,发生在富有幻想气质的小马和生性势利的张一光之间。相互“看”的结果是,小马到底还是被张一光哄进了洗头房。这里你单单一笔带过,我们该怎样理解张一光的这种心态?小马最终是因为嫖娼出走,按照他的性格发展,经历生活的变故后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小说里还写到美丽的都红,坚决拒绝老板沙复明的热烈追求,却偏偏爱上小马,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吸引?
 
毕飞宇:张一光这个人物在我的计划里无比地重要,他是因为矿难而失明的,他的身上带有浓郁的社会性和时代性。但是,我没有敢让这个人物在作品中“泛滥”,原因很简单,我不想把《推拿》写成社会小说。有一度,我曾经想把张一光这个人物从作品中删除掉,权衡再三,还是保留了。说白了,单纯的盲人生活是不存在的。
 
    小马的故事更复杂,正式出版的时候,我把小马的大部分章节都删除了,删除的部分是这样的:小马和妓女小蛮最终同居了,在同居的过程中,他们出现了新的问题。我在私底下觉得这个部分写得很棒,可是,等我写完了,感觉上过于枝蔓,像狗嘴里的象牙,我一咬牙,把象牙拔了。
 
傅小平:一般而言,健全人对残疾人的生活有一种本能的猎奇心理,觉得残疾人的世界应该非常不同。按说,盲人外在的冲击并不缺少,加之身体上的残缺,他们的内心世界或许会有更激烈的冲突。《推拿》给人的印象是,盲人除了由感官带来的一些差异外,大多是可推想的常人常情,与健全人没有明显的区别。你预设的那种平和的写作状态,及和盲人接触获得的直观经验,在一定程度上是否减弱了对这个特殊视界的穿透力?
 
毕飞宇:你刚才用了一个词,常人常情。我喜欢这个词。在我和盲人朋友相处的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就在这一点:常人常情。小说是虚构的,但虚构不是发明。我以为,一个小说家在虚构的过程中一定要克制他的发明欲望。我不能为了满足自己而把盲人弄成另外的一个生物种类。
 
傅小平:《推拿》在推进故事情节发展的过程中,作者要不断向读者解释盲人的感知、认知乃至世界观、价值观等问题。应该说,你的旁白非常精彩,有些话甚至是可以拎出来做名言、警句的。不过,这样的旁白可能使小说在一些地方读起来不够顺畅。对此,你是怎么把握的? 
 
毕飞宇:我没有刻意去把握什么。我的诀窍就是删除和修改。一般来说,作品写好之后我总要放一放,放完了再去读,哪里不舒服我就删,删到删不动了,我就把作品送出去。有一点我很自信,我舒服了,你就会舒服。
 
 
      “我不知道小说将如何发展,
                              ——在这个问题上我情愿做一个盲目的小说家。”
 
 
傅小平:关于小说的叙述视角,你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玉米》的后记中,你谈到这个问题时,就表示自己采用的是第“二”人称,也就是“我”与“他”交错叙述的平均值。就我感觉,此后的《平原》、《推拿》,基本上延续了这一视角。这种视角具有相当的灵活性,仿佛可以自由穿梭于故事的林荫小道。不过,这种近乎全知的视角,取的是一种平视的姿态。情节的推进,势必有赖于作者站出来叙述(很多现代小说有意让作者隐退)。然而,强势的叙述有时会使小说的空间显得过于密实。这就好比长在平原上的庄稼,一眼看过去浩浩荡荡,却可能阳光照不进间隙而失之于通透。你怎么解决这种叙述上的难题?
 
毕飞宇:现代小说有意让作者隐退,原则上似乎是这样,我们可以举出许多例子。但是,大量的现代小说作者并不隐退,我们同样可以举出许多例子。什么是小说?抽象的“小说”是不存在的,加缪必须写加缪的小说,普罗斯特必须写普罗斯特的小说,同样,我也必须写我的小说。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对么?
 
    我不认为我的小说过于密实,相反,我喜爱密实的、充满了信息量的小说,如果说我对自己有什么建议,那就是,尽可能把作品夯得实在一点,无论我选择什么样的风格,我的小说都必须有信息量。我坚信没有人喜欢空心萝卜。
 
傅小平:你的小说在结构的处理上可说独特。你从主人公的某一个生活片段切入,随后带进来其他人物,在写到这些人物场景的同时,你会就着某一个契机宕开一笔去写他们的故事,然后再回到故事主线,主人公的生活历程也随之缓缓展开。这种写法看似并不复杂,其实是一种冒险,当然也特别考验作者写作的功力,这在《玉米》《平原》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相比而言,《推拿》这部小说有些不同,它写的是盲人群体的众生相,其中没有绝对的主角,有的是各式人物故事的交替呈现。因此,要让小说整体趋于平衡、匀称,处理好结构的疾徐、节奏的快慢很关键。对此,你是怎么把握的?
 
毕飞宇:有些问题我们可以和小说捆在一起谈,有些问题却不能。如何“处理”小说,这个问题就不能和具体的作品放在一起来讨论。每一个小说家都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专业上的修养。一个好的小说家往往是有背景的,——他首先是个好读者。卡尔维诺有一本书,书的名字就很有意思,《我们为什么要读经典》,我们是幸运的,在我们面对小说的时候,小说的ABC早就确立了。在小说的ABC面前,我们如何去确立小说的模糊概念,如何去确立小说的美学趣味,这个是因人而异的。所谓“处理”和“把握”小说,说白了就是展现你的小说美学趣味。纯正的趣味会培养你非凡的小说气质。在我眼里,小说的气质是第一位的。
 
傅小平:《推拿》中王大夫以血还钱的事件发生后,随着他命运的急转直下,接下去小马的出走、季婷婷的返乡、都红的意外受伤直至沙复明的胃病等情节,就挤压在一个紧凑的空间里,没有很好展开。《平原》也有这个特点,三丫意外去世让端方遭受心灵的重创后,小说的容量就开始回缩,读小说的后半部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毕飞宇:如果你的感觉是正确的,那只能说,我的小说有缺陷,我需要继续完善。
 
傅小平:当下以城市为主题的写作,普遍缺少自然风景的描绘。以王家庄为故事背景的《平原》,很吸引我的地方,还在于你笔下那些有灵魂的风景,她们给小说带来了一种勃勃的生气。《玉米》同样如此。《青衣》虽然写的是发生在城里的故事,但很好地融合了风景。这在《推拿》里面却是看不到的,是因为盲人的眼里没有风景?还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城市,就自然少了风景? 
 
毕飞宇:《推拿》里头的确没有风景描写。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我在《推拿》里头大段大段地描写风景,我会觉得怪异。
 
傅小平:在你的小说中,整个故事都会因为人物之间交流、理解的错位,而迸发出一种强烈的感染力。以《平原》为例,王瞎子对地震的“解说”,顾先生对马列主义的宣传,种种环节与周围环境形成的强烈反差,让整部小说始终保持一种戏剧性的张力。又比如《地球上的王家庄》中人们对宇宙空间的认知和探寻,与读者的认知形成强烈反差,也让人在阅读中欲罢不能。相比之下,发生在《推拿》里的冲突,基本上源于生活上的一些细节、感受或是情调,这些冲突是琐碎的、绵密的、瓷实的,与之前那种带劲的、飞扬的姿势不同。这里,我想到小说的前景。随着现代化的无孔不入,各式的生活日趋同一,随之而来的将是人们理解的单调和归一。在这样的背景下,你认为小说将经历怎样的蜕变和发展?
 
毕飞宇:你的这番话让我很悲观,事实上,小说发展到现代主义阶段出现了一个大拐弯,这个大拐弯就是“由外而内”。你千万不能把这个大拐弯简单地归功于现代主义小说家的创造力,他们也有他们的不得已。现代主义之后,人物,无论是现实的人物还是文学的人物,人类的内心早已是千疮百孔,这是一次过度的开发,也是一次掠夺式的开发。我读卡夫卡的时候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希望世界上没有这个作家,这是真的。法国有一位女心理学家,名字我忘了,她说:“如果没有弗洛伊德,我们会更幸福。”仔细琢磨一下这句话,真是不寒而栗。
 
我不知道小说将如何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我情愿做一个盲目的小说家。我就想写下去,像一个盲人那样活下去。
 
傅小平:《推拿》的结局有些苍凉,比如小马因为嫖娼丧失了最后的尊严,都红被门压断了拇指,成了“残疾人中的残疾人”,让人读着心痛。转念一想,又对这种感觉必须有所警惕,因为看似一种感同身受,其实还是把残疾人和健全人区别开了。抛开这一点不谈,我感觉相比你的其他小说,《推拿》在处理人物的命运走向时,倒是显得平和了。这些命运多舛的残疾人,在面对更深灾难的过程中,他们的心灵裂变为什么在故事中隐藏起来?
 
毕飞宇:我的这种平和是假的。《玉米》很压抑,《平原》也很压抑,但我并不压抑,因为我知道压抑的原因,而那个时代毕飞宇竟也过去了,写完了《玉米》和《平原》,我特别地轻松。《推拿》没那么压抑,但是,写完了我却很压抑,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从《推拿》里头走出来。——你也许知道,在写《推拿》之前,我和一群盲人朋友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在《推拿》出版之后,我一直回避和他们见面,我总觉得我动了他们的命运,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这个感觉其实很折磨人。在现实生活里,我自信我在命运面前尚有几分勇敢,但是,在我的书房里,一旦涉及到命运,我就变得格外胆怯,更要命的是,我的出手又总是那样果断。——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把你说糊涂。
 
傅小平:坦率地说,我非常欣赏你对小说结尾的处理。《玉米》、《平原》的结尾,是近乎完美的收笔,把小说的气韵给“含”住了。《推拿》的结尾也不妨看成是对这部写黑暗中的世界,却时时聚焦目光的小说的回应。不过,它同时又给我一种开放的、弥散的感觉。而且,相比整部小说总体写实的基调,结尾显然是带有象征性的。我总感觉这目光是有所指的,又似乎不是特别确定。是社会的,存在的?或是别的什么?你自己是怎么理解的?
 
毕飞宇:《推拿》最初的结尾不是这样的。我可以送一本台湾版的《推拿》给你,和大陆版的一点都不一样。大陆的读者所看到的结尾是我的第二稿,第二稿我忘了发给台湾了,这才有了两个不同的结尾。
 
    我是怎么理解这个结尾的?我不知道,许多人问过我,我答不上来。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真事,有一次我和一群盲人在一起,其中有一个眼睛特别地亮,一点都不像盲人,我就把脑袋就过去,对着他的瞳孔看,他盯着我,突然对我说:“干什么?”——他不是盲人。我一直不知道目光的厉害,那一次我知道了,足以让你灵魂出窍。
 
 
          “紧张是生命和艺术的力比多,
                                     ——我也渴望自己紧张,紧张到生命的尽头。”
 
 
      傅小平:尽管笔调里常是透着一股子狠劲,读你的小说,在感觉沉痛而压抑的同时,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温暖。这就像你作品中的人物给我的印象,他们试图冲破道德界限,往往又在关键时刻突然醒悟。《平原》里的端方和村里的“不良分子”混在一起,成为他们的头目时,他并没有堕落为一个地痞流氓;《推拿》里的王大夫,受尽命运的捉弄,却始终不失自己的善良。《玉米》中的玉米纵使被权力异化,但还是褒有一丝人性的暖。这是颇能让人动容的地方。这种残酷中残留的温情,是否更多源于作家的道德感?
 
毕飞宇:我却更愿意从常识这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就生活在普普通通的环境里,我不认识天使,我的身边也没有大奸大恶的枭雄,我们有我们的好,我们有我们的坏。我是一个热衷于批判的作家,但批判并不意味着我在道德上有优势。我有两只眼睛,一只看见恶,一只看见善,我有两只手,一只摸到冷,一直摸到暖。这样说我似乎成了一个相对主义者,事实上我不是。但我真的没有从道德这个角度去解析人,我更愿意说一句大实话,人还不就是这样的?我想告诉你,在人的行为面前,我很少吃惊。
 
傅小平:当然,作家的道德感和写作常常是有矛盾冲突的。比如你以擅于把握女性心理著称,我们也相信作为一个作家,你无论从内心里,还是体现在写作上,都是非常尊重女性的,但在写作中,你基本上还是站在被社会文化规约的男性视角来写女性,比如在写某个个性张扬的女性时,会比较多地用到“骚”这样的字眼,比如在两性行为上,最受伤的到底还是女性。如果是站在女权主义的立场上,或许会被认为不够道德。
 
毕飞宇:以我个人的体会来说,作家的道德感时常是分离的,我专门为此写过文章,观点就一个,小说家是不洁的。如果我们把一个小说家在小说中所干的坏事统计出来,这个小说家可以被枪毙二十次。
 
可小说又有小说自身的道德,这个道德就是真实。所以说,小说家都是纠结的家伙。我在小说中写了那么多的女性,在小说中伤害了那么多的女性,至今没有被女性所抛弃、所厌恶,我足够幸运了。
 
傅小平:都说中国作家不善于写性,这不单单指的是一种写作技巧的欠缺,似乎也能从我们深层的民族文化心理上找到根源。时至今日,人们在对待性的态度上,是压抑反弹以后的开放,但不够开明。反映在作家的作品中,他们笔下的性描写要么是一厢情愿的失真;要么显得过于猥亵,让读者读来尴尬。我想问题主要出在分寸感的把握上。你的小说性描写直接而美,让人折服。
 
毕飞宇: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你的表扬让我很爽。
 
傅小平:如果说盲人推拿师的功力,更多体现在他对身体穴位的拿捏上。那么,在你的小说里,这一处处穴位就是一个个富有表现力的细节。比如“时间”和“美”,其实是很抽象的概念,但在这部小说中被很好地表现了出来。而且主要还是体现在你对细节的精确把握上。比如写到小马打小就通过摆弄时钟来认识“时间”;比如都红对小马有好感时不断地按手表,以提醒小马别人对自己的夸赞;比如沙复明为了感知“美”,抓过都红的手使劲儿摁在自己腮帮上的举动。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读大多国内作家的作品,常碰到这样的情况,能写好细节的,往往失之于对小说全局的掌控;驾驭能力强的作家,在细节的处理上缺乏精准的表现力。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看似一种两难。你以为呢?
 
毕飞宇:是的,我完全同意。从这个意义上说,小说的均衡感是多么地重要。但是,小说家的均衡感不是天生的,它需要自觉地训练,即便如此,你也不可能没有局限。我的看法是,哪怕你六十岁了,小说家也要给自己提要求,有要求的写作一定比盲目自信的写作好。
 
傅小平:曾经的先锋写作失效以后,作家们纷纷转向了写故事。给人的感觉是,大家一夜之间,不约而同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近些年,在不同场合都能听到作家们在说,写作必须回到故事上来,写作最重要的是讲好一个故事。这样的结果是,写作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径直就成了讲一个好的故事。也难怪,读到当下的一些小说,我们往往能看到故事,却看不见小说。作为一个善于讲故事的小说家,你认为两者间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又该如何形成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
 
毕飞宇:我写故事的能力并不好。这和我的出生有关,我是先锋的后期开始写作的,那个时候我抵制故事。后来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做了一些调整。说实话,直到今天,我也无法平衡故事和叙述,我希望我的下一部作品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进步。不过我把丑话讲在前头,——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别的问题又来了,完美的作家和完美的作品是不存在的,我们能够享受的,只能是渴望完美。
 
傅小平:你给贴上了“最善于写女性心理的作家”的标签,往往让读者忽视了对男性形象的解读。在我感觉里,你笔下的男主人公有一种带有悲剧性的硬汉气质,他们大多寡言少语、但充满行动力和爆发力。他们对外部世界有种本能的警惕心理,与现实生活有着某种紧张的对抗关系。这样的塑造,是不是关乎你的成长经验? 
 
毕飞宇:“善于描写女性”,这个标签让我“很著名”,连西方的记者都知道,只要给他三个问题,必然涉及到女性。标签就是那么可爱,但它危险,容易让人忽略标签以外的部分。
 
   以我的成长经历和写作着力点来说,说我“善于描写男性”似乎也不为过。可事情却不是这样,这就是传媒的好玩的地方。我告诉你一件事吧,每一个第一次见我的人都要吃惊,说我“不像毕飞宇”。开始我还觉得奇怪,后来我就明白了,因为我“善于描写女性”嘛,所以我应当长得挺“那样”的,可我偏偏就“这样”,这一来我就“不像”了。我凭什么就不能像我呢?
    我的小说一直是紧张的,我喜爱的男性往往也是紧张的,紧张是生命和艺术的力比多,我也渴望自己紧张,紧张到生命的尽头。
 
傅小平:有一种说法,写作就是回故乡。这隐喻看似夸张,其实一方面凸显了地域特质对于当代作家写作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是作家对自身有着重要影响的成长记忆的眷顾。我们知道,你出生的江苏兴化,是一个文人辈出的地方。这一方水土在何种意义上塑造了你的生活世界?
 
毕飞宇:我的故乡兴化很有趣,很穷,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个穷地方,历史上出的文人特别多。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兴化容易遭水灾,这种无常的命运感让兴化人和犹太人有几分相似,坚信真正的财富应当储存在脑海里。我从小父母就是这么教育我的,这样的教育有它积极的意义,但负面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世界观偏于消极、悲观。在局部,我一直乐观,但在本质上,我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悲观主义者,我的小说也大底如斯。
  
附:

毕飞宇首次涉足盲人题材。在这部近十八万字的小说里,毕飞宇讲述了一群盲人推拿师内心深处的黑暗与光明。《推拿》以推拿店里一群盲人的生活为中心,去触摸属于黑暗世界中的每一个细节,并对盲人独特的生活进行了细致的把握。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poemlife.com/libshow-3369.htm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杜君立:简评波兰电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新开专栏   更多>>
.陈万龙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8002583号-2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