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长诗
安徽沙马:恍惚之年(长诗节选)


一个夏天。他们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我直直地站着,伸出舌头
说喜欢乌龟的生活。他们拍拍我的肩膀
叫我不要轻易露出脑袋
我嘿嘿一笑。他们走后
我揪住自己的耳朵在镜子里
扭来扭去。扔掉了在2008年
全球金融危机时期
购买的一件绘有蝙蝠图案的内裤
引来一些麻烦
他们指责我是个没理想的人
便秘、瘙痒,口臭、看无轨列车
见鬼了,性生活是泡泡糖,一捏就破吗?


来吧,乘着好时光,玩玩吧,就在这间临街的房子里
好的,玩玩
这里有席梦思,润滑油,立体主义的画
(画面大胆,夸张,缺少节制或控制的危险性。但它表现出我们
内心的东西,这在1910年已扩充到视觉艺术)
玩什么呢?
啊,随意
两个人?
别灰心,就两个人,两个人也会玩出三个人的游戏
那就来呀!好,好,来,来,来
一会儿叫,一会儿哭,一会儿否定,一会儿肯定
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乐观,一会儿悲观
窗外忽然响起炸爆米花的声音
我一惊,抽出了她
她咬咬牙:你怎么把我放在冷冰冰的空虚里?
我说,爆米花开出了热乎乎的炉子


1960年,母亲坐在飞舞的蝗虫里给她的孩子吸乳
她饥饿的脸色和蝗虫一样,她几乎
无力站起来去捡落在她面前的几根麦穗
赫鲁晓夫在演讲中说道,社会主义的艺术
应该为无产阶级服务。为什么不是用经济来服务?
当然,母亲是想不到
她的大孩子死在杂草丛生,蝗虫飞舞的田埂上
他是不能葬在
人民公社的土地上
母亲背着他来到深深的芦苇里
然后点燃一把火烧了
映红了半边的河水
那时我躲在父亲的背后,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小鸡鸡


1967年,我的舅妈赛冬花走到一条小河边,轻轻地放下一只小木盆
盆里装了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婴儿的身上
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明了出生年月日,然后
将小木盆轻轻一推,木盆随水流走了。她哭了,不能怪我
这不是一个人人都能活着的年代。她的男人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大串联
串到了北京,再也没回来了,有人说他见到了毛主席,有人说
他死在一列黑色的火车上,有人说他有了别的女人
赛冬花遗弃了孩子,把以前的避孕套扔进一座美丽的社会主义花园


我不会劳动,当然,也不会思想,1967年文革时期,丁先生说我
做了10年的哑巴。不,我爱过李铁梅
爱过红色娘子军。啊,这个国家玩的把戏太多
K说,注意些
不要在晚上把女人带回家,饿了,找不到一家面包店
越南人住上了中国上好的旅馆,有牛肉烧土豆,有民族歌舞团的表演
在这个时代里,现在,彼此可以不说话
一开口,有些事就变得糟糕起来
但也不能否定,在有女人的晚餐里,鱼的眼睛是闭了的


在闪着黄色小花的地方,我的父亲死了,临死前他说,人是可怕的
你必须等待他的结束,啊,父亲结束了
在生活中移动,在假设中变成孩子,直到隐私漏了陷
那是我还小,不知道为父亲的亡灵守夜。在摇晃的烛焰下唱起了摇篮曲:
“麻雀找到了一座房屋,燕子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巢”
父亲在山上找到了一块墓地。1966年,我说不出什么是好的生活
母亲做了一个小布人放进棺材里。我想,独孤,是语言上的
在地理上,我的家乡属于江淮地带,人们有在尸体旁放冰块的习惯
家乡的巫女说,别担心,灵魂是不灭的
父亲死后,母亲天天站在一块石头上反复唱着同一首歌


阳光能照亮思维吗?哦,这个问题就像是
皮影里的人也是人吗?
瞬间,一棵树死了,鸟儿们呢?
当然,抛开汉语语法结构,乌鸦就是个例外
怎样预言一朵花的绽开?
噢,可以转换视角,从门缝里看
五十年代,走在东欧社会主义大街上的
处女都是独孤的
如何去掉眼前的幻影?
是啊,你想想,爆破工厂里多黑暗
那文明呢?
阅读中的人常常不自觉裸露出自己的隐私


一个修女从天主教堂里走出来对女儿说:孩子啊,我老了
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主的人
如果有人带着你离开我,你就走吧,去天主那儿
不,女儿说,我有我的生活
你的什么生活?
我得去医院,我怀了蝎子,天天伤感,到了下雨天
就光着身子躲进教堂,回避他们
修女说:女儿,你是天主的人。可不能开
这样的玩笑。女儿说:妈妈,猴子从来就不想混淆猩猩呀!


一位失业的诗人说,到了2020年,他老了,就在山里
造一间房子,留一块地,过一种自足的生活
我说,不见朋友们了吗?
不见了,他说,玩够了,在艺术上,我也不相信我的语言了
那女人呢?
啊,我犯太多的经验主义错误
那心理呢?
他说,人的心理是一个大粪坑
以后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只眨眼,不说话
我想,排除了冰块,一个人死了,最先烂掉的是生殖器


叔伯在受审后对大革命失望了,他不相信他家的猫
会逮耗子。他说10只
跳个不停的耗子,谁先跳进猫的视线?
想干得漂亮,就该动动脑子
斯大林说:山姆大叔没到时候是不会亮出自己的
拿手好戏。哈维尔说:布拉克之春,流出的血是绿色的
在幽暗的历史里妓女的灯光,没有穿透
一片树叶。苏联入侵时,一个女人勾引一个来她家
躲避战争的男人,事后他对她说
你翘起的大腿就像苏联开进布拉克时竖起的大炮
她说,抱歉,你弄混了地理空间,我不是苏联人,我是乌克兰人

十一
在吃自助餐的时候,一位老革命者对我说,中国有中国式
的幻觉,以为孩子会在水泥墓地上种植花朵
以为唯物主义者就不会空虚。但他们听信了
乌有乡消息,在石头上建立起人民公社。苏联人给
我们旧货,美国人给我们拳击手套
过了30年,北京的太阳才照到非洲。非洲的
动物世界在北京展开了画面。这时我发现这位革命者
不是在吃自助餐,而是在咬自己的舌头
他说革命就是玩命,不玩命的人,就不叫革命
谁玩得好,谁就艺术
他走出门的时候,也不看我一眼,伸出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十二
1952年以后,父亲的脑子里全是从前的事,从前的落叶
从前的海豚,从前的女人。从表面上看
这像是一个虚构,一个转述。而他是一个无党派人士
不会准确的概括这些,可他还是害怕听到
闹钟嘀嘀哒哒声,身体被卡在这一分钟与另一分钟之间
人,是不能一分为二的。10年,5年的自由
只不过是将左手的手套戴在右手上。世界太大,一个人的
墓坑只有一个。第二年他进了人民公社
发现有人在集体里玩同性恋,他惊出了一身汗,窗外漫天雪花

十三
哥哥死的时候窗外的树叶落光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他是个
没有灵魂的人。人的灵魂,在水泡泡里吗?
那一天,我想在墙上打开一扇窗子,那一天,我知道
自己是两足动物,那一天人民生活在大雾里。那么,木马在
什么情况下旋转?男人和女人是并列关系吗?
父亲在夏天喘息,越共代表团访问中国,看了一场马戏团里的戏
那一天不是星期三,也不是星期天,家里有香油和蜡烛
可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我还有一大盆
脏衣没洗呢?外科医生也很忧郁。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样的鱼
用鳃呼吸,什么样的猫喜欢看孔雀开屏?
两个人滑冰,隔着一个死去的人,能滑出两个交叉的弧形吗?

十四
这个城市一点也不好玩,好玩的人都走了,到南方去玩了
他们玩来玩去的,玩的就是心跳,虽说有些夜晚
是白色的,虽说两条鱼游动在一个鱼缸里,我的心早不跳了
我没有月亮,有睾丸有什么意思?我没有思想,有窗户有什么意思?
从一张网里钻出来,苍蝇飞来飞去的,还玩什么?
每一个走过的人都想说一声:他妈的,玩吧,噢,这样的时代
玩陀螺,玩女人,玩虚构,玩疯了,想一想,那丧钟为谁而鸣?
红字该刻在谁的脸上?谁在百年孤独?
我一身的斑驳,一身的鱼腥味,还有心思玩北京吗?
如果进了毛泽东纪念堂,再想一想
有必要用化身悼念吗?有了条件反射,我只好自己玩自己的

十五
1973年的四号女囚房里是一个具体的空间,里面挂着一张
毛主席的像,他是这个具体空间里
唯一的男人。她们天天学习,天天向上
学会了虚构生活,学会了用替身做爱,学会了相互混淆
监狱长拿着一串钥匙叉开大腿说:别神气
我身上的每一把钥匙都能打开你们。她们听了抱成一团
有的说:我很悲观,我没有门,我毛茸茸的
有的说:苹果不是梨子,麻雀不是孔雀,下雨天
就出现幻觉。有的说:一天纠缠一天,我不相信水面上的泡泡
监狱长眼珠转了一下:你们要听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好女人会随风开花,流水潺潺,莺歌燕舞

十六
对于一个直观的人,星期一是慢长的一天。蹦蹦跳跳的是个表象
对星期天是个抵消。星期天也是空虚的
早上看书,晚上看电视,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一天,我空着手,没有手感,没了手感,有钥匙也打不开门
因此星期六这天我就不停的洗手。好像生活有了改变
到了星期五我不吃螃蟹了。不参加有女人的游戏
有人想揭露我,说我是个虚无主义者,身上的器官是个摆设
这样,星期四就显得格外的灰暗
到了夜里,就呱呱叫,遗精与遗忘有关系吗?
我转动了地球仪,海水就能汹涌吗?
星期三是干巴巴的,星期二是冷冰冰的
再回到星期一,我只得放弃身体,闭上眼睛,让灵魂出窍

十七
一个灰蒙蒙的早晨我直直的走在大街上,不转弯。不是我不想转弯
一转弯我就乱了,有些元素是化合物。会游泳的人是好的
能看到美人鱼。坐在飞机里的人是好的,有了具体的
空间。有人说我是哺乳动物,河马也是,鳄鱼也是,长颈鹿也是
在这个假设里,我有点心虚。心虚的人就喜欢玩滑滑梯?
难道冥王星就该比地球大?难道三个民主人士合睡在一张床上
就有了幻想?我走了一秒钟,也走了一天
走过了人民大剧院,也走过了污水沟
在逻辑形式上,能飞的气球里是氢气,我飞不起来,因此,我的体内
没有氢气。出门的时候我想做一个浪漫主义者
可我脱发了,家庭里的烟灰缸空了,妻子说她像是一个
皮影里的人,手机里全是忙音。因此我开始推理:
我可以转弯,转了弯,就是另一条路,在另一条路上
我会遇见什么呢?假如看到了螳螂,我就用
螳螂的思维考虑问题,假如看到了耗子,我就跟在它的
后面吱吱叫。假如看到一个有幻觉的女人,我就戴上
魔术师的帽子。在这个逻辑圈里,我受到了限制
我还在路上,今天没有太阳,我不知道是否踩着自己的影子一路往前走

十八
我皱巴巴的活着,每天的日子无法展开,我的叙述对雨中的鸟儿没有把握
对吃草莓的女人没有把握。下巴的胡子一天天的长
生殖器,是悲伤的一部分。为什么要对一个具体东西
说三道四?午后有些茫然,我也不会跟在螳螂后面
寻找父亲。滑冰的人,有摩擦的快感。我是一个有理性的人
我爱上了向日葵,它围着太阳转,我也跟着转
转啊,转,天就黑了。这样的空转还不如玩跷跷板。一上一下
有了兴奋感。夏天适合于看侦探小说,也适合于
在桌子上转硬币。即使这样,幻觉也不是幻想。第二天我打开窗子
看到了十二只麻雀停在一根电线上,我抛开ABC,一二三
在形式上转了一圈,心想,停在一根电线上的为什么不是十二只猫头鹰呢?

十九
没了工作,开始我是微笑的,有信心的,我打算做一个有礼貌的人
反复练习几句话:你好,谢谢,大家好,水开了,泡杯茶
那时,我一路走,一路吹口哨。喜欢在动词前面加上个形容词
让动词里的人活得有点意思。后来我有了工作
我说:工作,是美丽的。后来老板的妻子管理我,我说,女人是美丽的
她说别搞形式主义,我的坏毛病又犯了,说:人死了
都是死在自己的形式里。后来她不让我
坐在她的车子里在高速公路上飞奔。她有钱,我有洁癖
她有宝马,我有壁虎。有一天她在电脑里删掉了
我的简历,我说只有当月球运行在太阳中间并且三者成一条直线时
我们才能看到月蚀。打字员小丽对我说不要用太多的反义词
不要有暧昧的心理,不要急于脱身而出
我在给她的电子邮件里写到:窗外的雨倾倾斜斜
我想换一张面孔,1大于0小于3的数字是2 ,思想在空气里容易膨胀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poemlife.com/thread-679176-1-1.html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安 琪:任性(长诗)
.丁当
新开专栏   更多>>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6668号-3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