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长诗
殷晓媛:世界风物地理志《鳌足》全集(16首)

殷晓媛:世界风物地理志《鳌足》全集(16首)
作者:殷晓媛


题记:“三才者,天地人。”继尊慕天道的《易》《河图洛书》组诗,及探究人性的《七宗罪·七美德》《九型人格拼图》之后,厚德载物的大地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新命题。大陆与海洋,在几十亿年的交错与磨合中,变得深沉而魅惑。万物在它们生息繁衍的生物圈里,兜兜转转,成为注入大地的能量。它们中的一些,有生之年也许未能亲睹,鬼斧神工的地貌奇观和变幻多姿的自然气候,像古老而沉默的先人,从大地之书里走出来,等待有途经者与他们交谈。他们似乎与我们平行,他们以慧眼洞察:人生这条季风性河流,正沿着我们的脚印横跨山脉与盐沼,刻画出红树海滩和冲积平原。《史记·补三皇本纪》写道“女娲氏断鳌足,以立四极。”宇宙初开,不破不立,可以想见,或许正是女娲五彩石的倒影,令广袤大地如此缤纷奇异。也许你曾周游四方,在旅途留下影像佐证,把它们编入自己的史志。但你也许并不知道,你是自然里绵延最广的元素。你所穿越的赤道与极地,终必留下山海传说;你阅读过的珍异花卉,从此秉有本草之名;与你偕老的风景,便是大地的史记。

□阔叶间,有长短风痕入画

芸豆在画里发光,等待掠过大地的星群
前来啄食。你最爱放牧的豆荚
和那些酷似山楂的红果,在八月河滩上
与卵石撞击而成金。人们在神庙
或印第安高山上,以舞蹈玄妙舒展的姿态
祭祀,而你裹碎花长裙,料峭于

山毛榉与白桦之间,脖子、手腕和小蛮腰
隐现的银色光环,在下午日光中
锵锵有声。江流之声何远!画纸敞开
昼夜自由出入。榛鸡飞舞如幻,松鼠
偷取玫红晚霞,在这个出口,它们拖着
三百年不死月光,如从山崖
跃入海水,从此无踪。画笔勾勒不出
蜕变轮廓,今日初生驿动,明日醇熟
而红锈渐生,或许后日已化为灰土但又从
风与流星汇聚之处归来。采叶子的老妇人

秋天就会来,带着绀色
布包裹,把树林破碎的衣服,搭在梅花鹿背上
系数收走。之后你们就只剩下河流
有迹可循。你曾向她打听
未来三月的降雪,但她顺手收走
你的画纸,只在画板上留下
西风的记号。

□冰原漂泊史

你掏出心血催开的木屑,在冰川之上
摆出那个神秘符号,临滔滔寒流,默念“枳句来巢,
空穴来风”,而火的赤红小籽迸出
木质鳞片深处。这个图形从高坡上
离地悬浮,以你手腕为萼,如火柴阵

摆动伶俐尾鳍。这符号曾助你开启
古老的陨石墓穴,觅得种植冰雪之
白色球茎七粒,开蓝色花,种植于企鹅迁徙
必经的海峡冰桥。你大步迈开,身后
靴齿印痕赫然冰山之上,与天空飞坠的白山茶
相映迷离。天使低飞如金丝燕,把巢结在
冰水绝断之处,以便夜晚带着寒星
前来歇息。你骨如冰玉。唯有手心

有些微淡红暖意。挥权杖,只见冰洋
涌起巨大铃兰,吐纳水雾。原是鲸鱼
千里奔赴而来,如庞大气泡跃出水面
待刹那日光盈满,又一个翻转
落回水中。四野寂寥如镜。对面徐行而来的
白色面孔,你授之以衣钵、年月及匠心,
从此风雪在野。

□你必有一日深陷苔原

那轮满月其实是一只北极狐,洁净如棉朵、
伺机奔袭。西方冰川上对称的月影
是栖息的雪鹗。旅鼠群终将成为
开满海滨的黑暗之花,而它们俩将如徘徊的蜂
在刹那间捕获这绽放。那时你
还在酣睡。不被冰凌消融所惊醒。这是为什么

镀银的风雪落上你窗台,它们从
北极苔原而来,在你的花盆里,默默放上
冰沼土,尔后带着毛蓬蓬的白尾巴
跑开。你只在白铁罐中读到过
蔓越莓,酸如黑蝶,在牙齿的错愕中
从眼前飞走。必然有一日你深陷苔原,你与你

背负的石头小屋,悠缓沉静,在地衣包裹中
有螺旋纹的雏形。古老的麝牛,拖曳着
石头斑痕,多次从你身边
视而不见地路过。你或许呼喊过
某个名字,沿岸鸟市的候鸟会像风暴
兀地消散,露出你曾以为是永恒的
极昼。

□复活于针叶林

你被银白追逐,磅礴之雪
从背后的针叶林溅起,肉眼不可见的鹰
高低飞舞,将裹了糖霜的星辰
抛掷向那些树梢。连夜加速,冻土之上
你留下些微划痕。你触到封面,虽然

乳白色的冰挂,已遮蔽了部分
铭文。断然把风关在门外。深夜,你不可避免
手持熨斗,在页码间,把做造山运动的皱褶
抚平:“我们尚不需要断岸千尺。”然而你曾
被一只紫貂带领,闭着眼在梦中
踩着独木跨过裂谷。对面的女人抱着
巨大的玫瑰朵,人不胜衣;你却
淡然蹲坐,怀中是落叶松

熟睡的球果。你们对峙很久。一匹流水
从山间而来,像月光翻过山头
从你们之间呼啸而去。啄木鸟分布在林中,
笃笃敲着树干——这正是遥远的教堂之钟
缩略的回音。霜雪消解,林中的星体
燃着亮黄的光,在蛋壳中流淌
等待回到天空。“放气球去。”它们甘醇的光

被肥皂泡裹着,数千万个一起
在夜幕中上升。风中的灯。世界的极地之上
细雪漱过,那光流过人类部落
无人惊醒。

□荒漠腮边语

沙漠狐摇着风铃耳朵匍匐大地,多么像
迁徙季风的遗骨。你与那只袋鼠
不约同行,风如柽柳粉色花朵,从赤色的
暮光大地升腾之时,你把一撮息壤
藏进袋鼠囊中,如埋下一个

重大托付。你裹红色披肩,冒充山脉沙丘的近亲
潜入。夜晚,羚羊群从沙海里
梦游着浮起来,彼此之间被一张巨大的网
相连,如网罟之雀,一路东飞,你低头看
那个侧卧的自己,脸上灰红的纱幕
已被揭走。你取巨大红柳枝
在她身躯四周,画上银色的

星形。飞禽走兽,俱不得犯。后来你
走出荒漠,而她留在红柳树下,成为你
第一张专辑的封面。你手绘了蜥蜴、响尾蛇,
把它们放进CD盒时,它们便
绚美无毒,如游鱼入海。盒中不时有沙粒
滑入你指根。你在录音室里,那只袋鼠

从对面玻璃中走来,双手交还
那一小丛土壤。如今它冰冷坚凝
犹如茶晶。你总是把骨头和形体
散养在回归线附近,你让它看,早已回归的形体
在彩墨里熟睡。而有再生之力的骨头
在你掌心。

□如何在草甸上与神重逢

你从未想象过会对狼群歌唱,作为负隅之人
你把两道残墙,摆成一本竖起的书
包裹你荚果般的躯体。墙白色的石灰质里
金莲花爆发,在雨中,它们助你的声
像四荒扩散。狼群跪而聆听,染上苍翠温度

如大地的潮汐。不捉镰刀与短剑,你的双手
在裙摆与野罂粟间漫游。那个吉普赛人
说得多好:“八月的繁花草甸,将挤散
你与你的后院。”山野豌豆从白大理石的水槽里
钻出来了,像从魔术师的帽子里
冒出,无端的一大丛,还点缀着水紫色的
婆婆纳花。你的后院是半截火车,一直留在

近郊的原地,但你们之间的距离
被不断飞来的灰鹤和百灵拉长,如今你已不知
身在何方。“火车头无法转身,细数时空的铁道
有多少根新生的肋骨。”你只好令刺猬
柔情问候那些枕木。它们是星月夜

唯一浮起的物质,在饱满、醇温的黑色土壤中
它们垫起你的脚跟。天与地其实
是连通的一个大湖:蓝紫色的野韭菜花,和天上
幽暗的星辰,是互相有着亲缘的
风生植物。

□藕荷湿地,秋风债

暮色流声未尽,你已拟态为一截漂木
曲折接近那群朱鹮。昨夜,原是你坐在
冰蓝色小船中,以剪羊毛的姿势
割下一茬茬半开的睡莲。它们被自己的酒红
醉得酩酊,不待醒来,已落入你

寂寞篮筐。乌云在水面四合,月亮在中间
如液体的闪电。你把它们也
纺进来。低垂如木浆的灵魂
又如何说不。庭院如与风纠缠不清的
芦苇荡。站在里面,摩挲你羊毛窗帘的人
都说:“看密密的骨朵,仿佛
仍相拥在水上。”香蒲和金鱼草一直为你

扶着推着船舷,覆盖你全身的莲花
是星河下的柔软齿轮,互相咬合
缓慢旋转。你是那个深居多年的
钟表师,心中涌流的刻度,与日珥月晕
丝丝入扣。你从影子深处

伸出一只手,捉住那只朱鹮的腿。它低头
看你,看你暖色胭脂如梦,看你周围
红外线绽开又裹紧。秋风过境前
需了结去年南飞前的债。你站立,向它
轻吹一口气,命它用剔透的玉兰色
照你归航。

□微茫处,红壤之心

照叶林是孤绝的岸,你系舟于
与人烟分道扬镳之处,白唇鹿如光芒幻影
遁入深处。谁的小提琴声纵容这
狂风四举,日月光却是互相包含的球体
在树林内外翻滚。米槠与豹皮樟
于变幻处露出端倪。数百的船只
曾在梦中,被你驱赶着远去,如漂浮的紫色杜鹃

流失于朝雾。之后你手推峭壁
倾尽海水,以免回头的鱼群,在你疏于看护时
啃食你的壁炉与书,露出
青色果核。一夕即是沧桑。你不曾
见过那些丹朱色土壤,像退潮落下的珊瑚,躺在
众水消弭之地,身着玄色的工人
正翻晒它们。你对他们喊了

一句话,树林就亮起来,闪光的叶片
像簌簌的银箔,从高处开始
潋滟。光焰回转之所
不见他们影踪。十里内已成空山。你用小铲子
掘起一抔红壤,堆作假山
放于桌台之上,它便结榛子样的果实,
晶莹多棱。

□通往萨瓦那的最后一道门

你要携左手上的樱桃酒,右臂下的三册
石板色古籍,撞破暮云
开始登临。你在讲座上说:图书馆的上部
藏在夜色灯笼草里,像解开的螺旋
往四方伸展,融化的阶梯
柔软而宽。阅读者不跟随。那些明灯暗影里

交错的门,此开彼合,如扇动的
蝶翼。光芒鱼贯而入,回环交汇,而又
分流而出。你早就成了
疏浚者。第二波飞鸟的拍翅声,在十米前的门外
盛开如兰。而光线在你脚下的天井
沉淀为九层。你从玳瑁红处往下,一直望到
深蓝一带灯光中的众人,敲响杯子
无人听见。你便继续往上,推开走向

萨瓦那的大门。你在这里埋下的
残破香槟瓶子,生长得褐黄而巨大
顶上红花缤纷萦绕。你把它们命名为
纺锤树。一柱月光未尽,那只狮子就追着萤火
一直跑,直到它与启明星

相叠如一。你打开长了蛛网的书页
又迅速合上,你把酒点燃
在风中高擎。“你们夜晚所听到的
不是上空的风暴,是它们由远及近
经过那扇门。”他们抬头,看见斑马与象群
挤在门框间,而你微笑着翻开的书
飞出甲虫若干。

□硬叶林,芳香油的行宫

你吹灭蜡烛,令顶峰的酱蓝色
陷入地中海。中世纪灯油里,经卷泡化
天鹅,如今有五六片雪白翅膀
插在水上。细小的人影翩跹,他们躲在羽毛间
不看天色,从水中拖起的无色手绢
裹有鲜鱼百尾。你在邮址处写道:

“西风带”。此风病因不详,正值木蓝树
从海岸归来,撒花以净雨水。你笔下
悬念丛生时,抬眼只见,陡峭处依然
白石堆叠,日光与雪白泡沫
互相攀附。你双眼平齐沙盘
望过去。琥珀色地带是水域,粉蓝色是你
安放在沿海的硬叶林。叫卖声
淹没夕阳震动。罐子、瓶子、那些如同

酒樽的器皿里,芳香油被出售。蔷薇的气味
秘而不宣,茜草在红与蓝
圆顶下影子中,不拔高。她们
走街串巷,木箱子里有芳醇的教义
和山龙眼的刺。你通常会说
“来一瓶”,如果她们眼神中,有你熟识的猕猴
闪过。

□你我站在栗钙土的肇端

奶牛群泼溅夕阳,啃食冰草、
冷蒿,细细咀嚼那些
你不肯放手的莎草文字。当它们的气息
碰到你的手指,你便从百里长梦中
愀然坐起。混入黄羊迁徙,模仿沙鼠沉睡,
一到指南针鸣响、土壤
回暖,你又跟随第一班云雀

直上青云。顶上,日光顺时针
旋转,宇宙有碧玺的伞骨,最大的水滴
落下来时,你已敛起晚祷
把小麦与百里香,收归黄油。那些
淋雨奔跑的蹄,可曾驻留?切刀带有
一程奔袭的青草味,红狐起,野兔飞,
积雪远山与你的河流,在日落处

会合。你把蜡染的色彩
覆盖回大地:云母色、红莓色、
青果色及柠檬色……最顶上一层是
夜色,宽绰起伏,质地柔软。人烟与牧群
在里面入眠。

□鱼场行者,深海塞壬

大剂量的极地气团令鱼群亢奋。白云如蝙蝠
悬于水面下,以夜空的银色浆果
为食。鳕鱼群是珊瑚丛
长出的风暴,它们聚在水波里吞食
天空的盐,冬季独有的晶体,不再理睬

咸味的蓝。它们中一些的命运
将被接力——海岸边伸懒腰的海狗,把弄着
僵直的七鳃鳗,等待海洋把这些银色碎片
冲上沙滩。你手上有罗盘,脚下有
蛙鞋,天空似乳香油一滴,终于在水面
化开成淡红。仰面上浮。那些宽阔

而美畅的洋流,互相行着吻面礼
在你四围交换去向。一只海鹦如中天的雷电
迅速击水,而后飞去,你看到它嘴里
小鱼释放亮光的尾声。那更是你们的
亮光。本要进香于极北,一路上你手捧

亚热带的心脏,沿着悠长纬线
潜游前进,心无旁骛,但现在你
停下来,熄掉白昼,听自己心室里
寒暖流相接,鱼苗泛滥。你决定留下这
闪亮的声响。

□雨林的早市

蝉蜕样的布匹被售卖,异乡女子
以木讷的手摩挲,这莲红色的布便在风中
扬起,如马长嘶。五十个人捶打
钝重树干,片刻的晴朗从林间
如五色太阳鸟闪过,四处湛寂,只有
清远木声。“他们是

箭毒木的施洗者,用那神圣的纤维层
披做万物之衣。”浅豆绿的白昼
通常在雨后变为藤黄,难以捉摸的明暗
隐藏在乔木的枝桠间,俯瞰人们
心照不宣,在夜晚的河流上
交换可可与番木瓜。在每天最早的
一场潮润前,它们总会
模拟土著之声唱上一曲;接着是穿过树冠的
猿猴群,啼声俯仰;第三波才是

日光到来的喧哗。附生的藤蔓开始
如虹饮溪。嗅到龙涎香气息的猎手
沿河川而来,乘木船,盲眼不见林壑幽邃,
只听到豹在远处开阔之地,对水静坐
似有所思。

□冰川泻湖与你的岑寂

你醒于西元前,纺锤形岛屿
矢车菊色的腹地。冷光如电鳗
游过腹间。皮肤内的酶与周边的贝类
开始复苏。坐起身,蓝白两色
齐腰深,如冷焰凝结。你带着巨大鱼籽
深入水底,用利刃割破

那花椰菜般的表皮,一只海蜇
和数百只磷虾,像绒绒的夜空焰火
在双手间解离。“打个赌吧,赌这张
尤利西斯。”在布鲁克林大桥上,她把那张纸
举到暮色里点燃,那时你见到过
纯度最高的红色,“等你回来,我们会看到
你一直蓝到指甲尖”……“呼——”你吐出

一口冰流,你的上空熙熙攘攘。
浮冰像云彩聚拢,中间投下的光
花轮形转动,像阒寂中浮游生物的
旋转木马。同时会有年幼的你
见到这番景象,他此时正在旷野上
仰望闪电。你们微抬的头酷似。你浮上水面

收集烟波水痕,让藏在湖心的
冰镜,把无以言表的空旷
带入镜头。“给你们
写这封信的时候,蓝已经染到
肩膀(附照片若干),可惜底片无从触及
化学的辉光。趁我的手没有忘掉
人类的单词,问候你们。”

□狼眸中,地热奔流

你在间歇泉间寻找孔雀,听到它鸣声
从半空散落。太阳把蛋下在
湖泊与岩石交界,令它们孵化形成的茜色
驱逐冬季残留的鸦青。未名的星球
长在火山口,被路过的驼鹿啃食掉
包裹的苔藓,未来就只剩下

寒光可鉴的果核。火山口里
有冰雪蓝的矿质泡沫,日落时分,你的孔雀
坐在那里,褪掉一圈的尾羽,化成鹰
飞走。没有指南针可以
跟踪变迁。你匍匐在白云下,听地热的谜踪
像人类的内心,走势磅礴
又瞬间静寂。“燃烧的,如火中迸出的

毛栗”,你有一句泛性的涂鸦,写喷泉的咆哮
或者写对面那只灰狼。它在那边
花旗松下,长嗥着,把爬到脚下的红色砂土
喝得倒退为止。那头仍是
冰川。水中有金可作盔甲,它必不
知晓。你把黄金抹在胳臂,狼大笑一声
转身遁走。

□地质孤本,渐新世

秋风如坟,金雀花与薰衣草的骨骼
难以辨认。以花命名的纪年里,土地只生长
和缓的坡度。香水滤过的阳光
清淡无味,落在做旧的
天使雕像上。昼夜的长藤,花与叶都挤在

这一带,而砂黄色的根系
在几条河流外的山地。传说它有苦味汁液
可治忧郁。“去吕贝龙。”友人在生日贺卡上
写下。你们曾从潋滟如兰的
倒影中,拨开深紫泥沙,找到喷气的
鹦鹉螺。如今吕贝龙丛生的板岩
将如冻结的古老波浪,把树叶与幼龟

推到你们脚下。它将看到你们
从未来而来,手持蕨草,不作妄语。
弯曲的叶片,有来自曲折时间河流的
磁力。银、钛、锑,纷纷
蹬弹四腿,跃出粘土
吸附在蕨草叶上。月光是断线的珍珠

滑到掌中。那些祖先辈的生灵
在地层断面里,张开嘴
吞下它们,开始细声鸣叫。“今夜,地球孤本里
悠久的文字,曾走出来,彼此换位
组成新的段落。”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poemlife.com/thread-676415-1-1.html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孟冲之诗十二首
.李俊:遗产税或相当于入室抢劫
.穆高举:苍茫云海间(12行诗9
.宋石男:宫崎骏——造梦师谢幕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一箪诗七首
.安 琪:任性(长诗)
.撒拉尔预言——致诗人阿尔丁夫&
.解非•诗歌鉴赏:(
.董辑:网络——诗歌的错嫁(7)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新开专栏   更多>>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