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长诗
汤凌:《梦痕录》(长诗)

汤凌:《梦痕录》(长诗)
来源:诗生活 作者:汤凌

 

每次梦后,我与他都会促膝谈心,交流所闻、所见、所思。大体上,我们相互认可,但偶尔也拧着来。我们是秘密的梦游症患者。
                           ——题记


第一夜

1
我注定迷失在这个站台

当年,一列火车
把我从烂泥潭的乡村运来,在那里
牛都是惶恐的
墙壁上写满了白色石灰水的口号
像一个个饥饿的黑洞
——我们恐惧之源

而坚硬的城市,恐惶也是坚硬的
今夜,我来到站台
月夜。如昼
在草丛的白色虫鸣里
他是白色的,我也是白色的

另一列火车即将起程,车箱里
装满了树叶般面孔的人
似乎会有另一个站台,另一个地方
与这里截然不同

2
街上,人越聚越多
相识的,不相识的,更多似曾相识的
宏大的暴力场面——
人们熟练打开商城的门锁
拿取白天里梦寐以求的昂贵衣服
珠宝金银器、手机、化妆品、手表
却悄无声息,井然有序
我裹挟在队伍里
拿到了心仪已久的欧米茄手表
是的,应该还得有宽敞的房子
有精美的家俱和电器,有SUV车
我随着人流,向楼盘、家电城、银行
走去,好长的路啊
夜太短,不知能否如愿以偿

3
他远远地站着
看着这场各取所需的浩劫
心满意足的人提着器物从身边走过
而更多候在外面的
人们,缓缓向前移动
月季的光浮动在沁凉风中
他为自己的犹豫深感羞愧
他加入了排队的行列,并且愈来愈自信而坚定

4
我们
行走在黄金分割线上

从樟树阴影的黄金分割点
走进黄金分割的月色
从电子屏上时代口号的黄金分割点
走进黄金分割的自己

5
肺结核,流感、伤寒
饥饿,求神问药,是传染病
羞愧是传染病
贪婪是传染病
1674年因死于观音土的人
与2013年死于“三高”的人并无不同
病毒交叉感染
以枪匪射杀银行取款人的速度
以“飞车党”飞抢出站口女孩的速度
以街边小贩逃避城管的速度
爱滋病毒,在性爱之欢中漫延
在血液的潜规则中漫延
他们死于欢乐,死于爱,死于无形绳索

6
站台车去人空,两列九月桎木
在月色下泛着清冷的光
一只猫从候车室出来
锋利的爪子收进掌心,落地无声
黑白相间的条纹显示它与众不同的从容
褐色的眼睛,圆圆的头
偶尔左顾右盼,像草原潜行捕猎的老虎
它坐着,空空荡荡的站台
一尊凝固的雕塑,它的影子
在灰色的水泥地上,把月色拉得老长
时间在它圆形的瞳孔渐变渐细
当鱼肚白的晨光随九月白露落在站台
它转身钻进茂密的桎木丛
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夜

1
没有纪念日
山坡上
耸立的纪念碑代表谁?

2
纪念碑耸立在山坡上,山下是
一池“莲叶何田田”的湖水
山与水之间,是
城市最大的游乐场

过山车载着人们呼啸而过
撒下撕裂空气尖叫
摩天轮相反,是一个缓慢的大转盘
慢慢的,载你到顶端
慢慢的,又载回你到地面

城市在尖叫里缓慢运行
纪念碑还原为石头
“江南可采莲”的湖水虚枉
一只黑色猫头鹰
站在纪念碑顶看明亮的湖水
热闹游乐场此刻多么安静

3
枫山坳有一片空地
多年前是座鸡犬相闻的村庄
一夜之间被抢掠一空
成了鬼村,被蔓草夷为平地
鬼村成为传说

东山茶树林有块墓地
一家七口合葬
——老的七十,小的两岁
均死于活埋
如今茶树林被烧了
墓地已经找不到

仙风坳,乱坟岗
因土地获罪的人
因言获罪的人
因偷粮获罪的人
因“偷人”获罪的人
还有贫、病、夭亡的人
他们相处得好吗?

荒草杂木,郁郁葱葱

4
在那里,他见到了同学:
樟树下,满脸雀斑的班长跟
白头发的班主任商量开班会
六七人站在乒乓球台前
高谈阔论,其他人散布在操坪
色彩鲜艳,隆重
他多么欣喜
试图扑上去给每个人给个拥抱
却羞于叫不出对方姓名
他傻笑,走过他们身边
他的手从毛糙的课桌面滑过
感受木质刮手的粗糙
一个背影站在窗外花坛里
是她吗?熟悉背影
在那个夏天
死于安眠药,他见过她悲伤的父亲
那沉重的悲伤让他们有罪恶感。但此时
她很快乐,然而
所有的欢乐与那位父亲的悲伤相比
太轻了

5
在那里,我见到了我的发小
他们都已进入壮年
或是农民,
或是工地民工
或是工厂打工仔
或由小商贩成长为钻石商人
或是写字楼里的白领
我们回到了那个共同的村庄
回到那年春节,村里“滚龙灯”
我们手握龙把,把软龙滚得飞起来
炮仗,响器,鼓声,喇叭,观众的喝彩
把村庄热闹得抬了起来
我们多么兴奋
笑着,谈着,躲进了小时候捉迷藏的柴垛里
好多柴垛,好多茅草
依偎在上面,柔软,暖和
我们相似而笑
回头,二十年前,喝农药、上吊自杀的
五位村婶,衣着素净地站在土堆上
看龙灯,炮仗、响器声热闹地笼着她们
她们从未离开

6
街边,翻飞在月季花上黑红相间的蝴蝶
急切,无助,像找不到港湾的小船
樟树的影子沉重地压着它的翅膀
茂密的枫叶在九月霜降红遍
而它,将无力扇动翅膀,用细长的足爪
勾住枫树或樟树小枝
成为一只风干皮蜕
风吹过眼,那彩色的皮蜕里翻飞的梦想
终于平静
月光落在月季花上,模糊得看不清花蕊
很多人走了
这注定是一次绝望的飞行

7
死于工棚、车轮、过劳、抑郁的人
——没有纪念日
死于安眠药、农药、上吊的人
——没有纪念日

枫山坳没有纪念日
茶山林没有纪念日
仙风坳没有纪念日
城市没有纪念日
淹没的姓氏没有纪念日
蝴蝶没有纪念日

纪念碑只属于石头

8
我们促膝而坐
纪念碑的影子越过头顶,落在
子夜枯败的荷叶上,落在鲤鱼
暗红的背脊上,它的尾巴
拔起层层银色涟渏,像
一页页打开佛龛上的经书
过往令人悲伤
我们多想去月光与影子交汇的
未经之地
一切都是崭新的未经之地
悲伤时这么想
快乐时也这么想


第三夜

1
十五。凉夜。冷月洒在阳台。
今夜无处可去,他坐在沙发里吸烟
那姿势,像是十五年前,他在绝望中
独自上山喝酒
醉倒在冰冷的山石上
一条黑质白章的大蛇盘在身边
与他共度一宿
如今,他已想不起令他绝望的事件
那石头还在,几月前还去看过
——比十五年前苍老了。那轮月还在
像无数隐喻挂在天上
那条修行的蛇
应该成精了,不知投住哪里
山顶道观的长须道士,前胸绣着太极图
手提拂尘,拿他左手看相:
将有钱,有仕途,儿女双全
权当中国式的心理治疗
而人事依然不堪
他曾见过隐蔽在阴影处的那双眼睛
满是得意和嘲弄
今夜,他
不找道士看相
却信了高坐佛堂的观世音
无处遁形千手眼,有时还作尘世人
年近不惑,更加迷惑

2
斩蛇起义。梦龙而生。
“夫子未生时,有麟吐玉书于阙里人家。”
谎言是无罪的,说谎者未必自信
但我们相信了——
我们信什么,为什么信?
无人追问
神圣之事一直流传着,那么多年
那么多人沐手恭诵
越是虚枉,越是相信
越是相信,越是虚枉
我们生活在器物里
我们生活在表象里
疲于奔命,无止无休
几个手法低劣的魔术师,骗光了所有的信仰
而我,而他们,还能相信什么?

3
“清明”,我们
提着米酒、纸钱、线香、魂条上坟
“七月半”,我们
做糍粑、粽子,备三牲祭礼,烧纸钱
请“老客”回家
送“老客”回山
烧一堆纸钱,唤“老客”的名字
扒拉着纸钱,叨念他们的事迹
叩头,企求他们的保佑:
“家宅平安,多子多孙,事业发达,财源滚滚”
“龙取水”——
我们把纸钱,一堆一堆直烧到河边

4
但我们记不住那么多“老客”的名字
那些被遗忘的“老客”们
被遗忘在荒草乱石里
他们
或入土为安
或为神灵
或化为树、石、土、水、火
他们
生活在我们的呼吸眉宇间
我们跪拜,叩头
企求他们的保佑:
“家宅平安,多子多孙,事业发达,财源滚滚”

5
他们的也是我们的
我们的也是他们的

似乎只能相信:没有人离开
似乎,只有血缘是可信的

无处遁形千手眼,时时当作尘世人
诸佛也是我们的
是的,这是我们的信仰

6
在夜晚,在33楼顶。这座城市
像绿萝叶一样宽大,安静,微微颤动
在星星点点的色彩里,像袖珍模型
灯光,泡沫般漂浮上空
漂移在方块形的礁石间。风冷,露寒
抓一把放到嘴里,咸,涩,燃烧着舌头
此时,楼顶是安静的,在
不时气泡一般冒出的
京广线的客车和货车的“哐当”声里
我看到一只蝙蝠在扇动翅膀
却听不到它的叫声
我发现了它的本性:从容,不动声色
把黑隐藏在黑里,把光浓缩成一个个模糊的点
溶解在集体的色彩里
往下,社区居民们
正在电视机前,享受幸福的歌唱节目
而我被溶解在黑暗里,那只蝙蝠
从身边飞过,它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调整尾翼,转向别处
而在别处,我每天都用尽力气生活
这个城市的每条街道
都留下了我行走的尊严和十几年的碎片
但我依然对它陌生,不可接近
像远处的巨大的礁石
像眼前的黑夜漂浮着的灯光的泡沫
只有咸的涩的味道,提醒我们生活在同一地方
飞来飞去的蝙蝠,声纳探入大脑
它翻阅着大脑皱褶,如同
我临睡前翻阅一本少儿读物
凝神站定,在远处,有云
在浮动的夜色里,聚合,散开

(1)“老客”:家乡对逝去祖先的俗称。


第四夜

1
一位妈妈推着婴儿,她的孩子
白白胖胖,手如藕节
一位老人推着轮椅,她的老伴
佝偻,干瘪,眼睛紧闭
一个走在我前面,一个跟在我身后
我走在中间
仿佛一个象征
前面是一个我,后面是另一个我

2
这条仿古石板路的尽头,会有一只开明兽
虎背,熊腰,龙头,鱼鳞,鹿角
两根长须水草般向后飞扬
它蹲于这个城市中心广场的台基上
像一个位于诸多名词之中的动词
也许更像街边门面的连词
九月白露落在它怒睁的巨眼
黑发短裙的美女从它面前走过
我站在月光的阴影里
它张开的嘴里含着汉唐明清的礼乐
却只能听到礼乐中隐约的哭声
此刻它蹲在那里,佝偻身子,一个苍老
的符号,老于白露
老于岳麓山寺的晨钟

3
他的仇恨源于酒桌上某人的一个玩笑
他已想不起玩笑的内容
而仇恨却越来越大
他把此人的头像存在手机、电脑里
存在心里,针对此人的言语和行踪思考
对付之策,翻遍书上的刑具想像着
将此人杀死上千遍
仇恨在生长,什么原因并不重要
譬如战争中的屠杀
那年,衡阳大会战,一队日军绕道常宁
夜宿某村,一名日军因吃不到鲜鱼
愤怒之下把一位村民砍倒在水塘里
怒而恨,无缘无故生长
就是这样
街头,有人因一斤西瓜而打斗致死
因一言不合而举刀相向
似乎恨与血将会成就人之“尊严”

4
行走。奔跑。
在童年的田野。在不知名的地方。在未经之地。
杂货店,公社礼堂,石拱桥,石井
包子店,服装店,三层楼的学校
的士高舞厅,溜冰场,露天电影上卖瓜子的人
行走。休息。
脚下的石头清晰,沟坎清晰
景物如风景,人事如风景
我在劳止亭里休息,“民亦劳止,汔可小康”
雨滴在阶前
雨点如泣
很多人走在雨里,潮湿的空气
潮湿的风
来时的路上,将去的路上,忽然开满莲花,
红色的莲花,虚拟的莲花,开得很盛大

5
他拿出“账本”
——“借”、“贷”不平衡
从来没有平衡过
就像他的生意
就像他的心境
就像他数十年的生活
总在某个支点上上下下
他在合同上恨恨地签下名字,盖上章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而他,却像社区里的跷跷板
——这头沉下来了
那头,不知什么时候会翘起来

6
太庞大了,他面对的
是仙鹤岭的大雾,是衡山顶的风
是无形的言辞
他的刀磨了又磨
那把磨了千百遍的刀
亮如雪,薄如纸
可除了割自己别无它用
他找不到着力点
就像勇猛的武师
刚猛的拳头只能打在绵花堆上
他列举出所恨之事
最终
只能选择原谅它们

7
路灯是乳白色的,月光是乳白色的
鹅卵石铺的街道上,大楼阴影很重,人们
身着各式睡衣,睡衣展示他们的内心
他们向不同方向缓缓移动
没有制服,没有人流,没有追逐
没有鹰一样的眼神和盘算的心机
他走进理发店
躺在椅子上,拿起剪刀
修胡须,理发,剪鼻毛,吹了个
口哨尖上的发型
而后,拿起报价单
细细地剪成纸丝
把剪刀捅进墙上仇人照片的嘴巴
他快意地逃离事发地
灯光把他投影在银白的斑马线上
他看着自己的发型被风吹乱
四面安静得像沉入海底
一个女人在对面唱歌
声音凄婉,如月光下的浏阳河


第五夜

1
“一个人堕落到宣扬他所不信奉的东西
那么,……”

古旧的书,小小的字
泛黄的生脆的纸张
伸手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捻,碎了

2
古老祭坛裸露的夯土,被玻璃墙的建筑
小心收藏,防止闲散的轻轻一碰
如果它有记忆,会记得曾在台上演讲的人
或慷慨激昂,或如泣如诉
会记得骨碌滚下的牛、羊、人头
巨型的黄钟,长鸣声如火把
点燃祭台下枯草般的众人
而它终于在光与钟声里收缩至一撮夯土
松脆的土壤里找不到浩轶的文书经卷
和某一个时空的言辞片断
在安静的玻璃幕墙里
显出格格不入的卓越苍老
那些永不脱去的礼服的影子,在它身上
不停书写不同的编年史

3
他在大街上演说
他论证国有企业与卖油条老大爷在市场经济的平等
他论证教育、医疗、保险的社会公平
他论证城乡劳动力的就业公平
他论证稳定对于个人的重要性
他论证“正能量”的公益广告足以平衡个人欲望
中医,养生,国故,西医,整形,时装
他相信遗憾的历史可以拯救现在
更相信白露后的未来可以拯救现在
听众越来越多,越来越痴迷
他的雄辩,优雅,自信,广博
黑夜,词语的尖刀,言辞的尖刀
他的舞台,权威的松针在月亮下泛着清光
而听众,多么需要“正能量”

4
而贺兰山麓的远古岩画是无辜的
南岳大禹碑上的蝌蚪文是无辜的
四羊方尊是无辜的
里耶竹木简是无辜的
遍及名山和城市的
寺院、道观、教堂是无辜的
以公众之名的说谎者无罪
而谎言是无辜的
死于旅顺大屠杀与南京大屠杀无辜的
饿死于1942年河南旱灾和1960全国灾荒
的数百万灾民,是无辜的
为两斤面粉卖掉儿女的母亲,是无辜的
三伏天气,在烈日下劳作的
“双抢”农民、交警、业务员、建筑工、小商贩
都是无辜的

5
白露在九月晶莹飘落
沾在枫树红色的头上,沾在月季怒放的剌尖
装饰人们冲动的眉毛和胡须
此刻我看到两个人,一个走上清冷的山路
他戴着宽沿礼帽,腰身微弓
像是去赴山后一场曲水流觞雅集,不疾不除
长衫草鞋的身影很快溶入白露盛大的苍茫
而另一个高举左手,向九月宣誓
他写下灼热的言辞
白露落在“滋滋”作响的句子,熔化,蒸发
誓言在九月翻腾浪潮
在寂静的街道上卷走手臂如林的慷慨
一颗石子丢进水池的涟漪平息下来
“九月”在霜降细微的脚步里降落

6
坐在街边花坛边
花坛里,月季花开得或白或红
我不是演说者,也不是听众
是未入棋局的黑子,是棋盘边沿的弃子
是生于江南丘陵清明时节的野蕨
月季花开在磅礴月色里
我静静地坐在她身边
似有若无
不远不近


第六夜

1
风雨如晦。
"月黑风高杀人夜,良辰美景奈何天"
黑暗可怖,美好也令人恐怖
心情从没有轻松过
压在心上的磐石从没挪开过
两千年前孔子与现在的他同样困顿
“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圣人即平常人
平常人也是圣人
死亡和时间成就了圣人,也淹没了平常人

2
他打开门,走进风雨里
想着
做一件因此不朽的坏事
杀人,自焚,安装一枚炸死二十人的炸弹
——这些事都会速朽
比电视、报纸、网络上的头条新闻更速朽
最后,他
只是把停在路边的奔驰车的后轮气给放了
把斜插在路口的指示牌转了个方向
然后落荒而逃
“吾日三省吾身”
圣人教导下的罪恶感让他自责不已
那么,做一件大好事吧
实名举报贪墨?救民于水火?
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
尾生抱柱,梁祝化蝶,牡丹亭
却只能演一出金瓶梅的市井
罢了,罢了
不如在窗前,看
风雨如磐

3
打地基。起屋。上梁。“撒栋梁”。
锣鼓。响器。喇叭。主事人拖着长腔唱:
“新屋起起上栋梁,子子孙孙万年长。”
瓜子、花生、糖粒子、红包。
我在人堆里钻来钻去,与小伙伴们抢着拣着
欢喜得连绊出血也不知觉
但现在,当年的红砖房已不见了
老地基上又在新起了一幢三层洋房
打地基。起屋。上梁。“撒栋梁”。
锣鼓。响器。喇叭。主事人拖着长腔唱:
“新屋起起上栋梁,子子孙孙万年长。”
小朋友在人堆里钻来钻去,抢着,拣着

4
窗外,风雨如晦
而我,只是挂在墙上的生活照
是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
是业务合同里的数字
是KTV的啤酒和爆米花
是社区池塘的水
是弃之沙发底下的玩具皮球
——时间的皮球
里面填满了细细的沙,细碎的纸和跌下土坑的痛

5
《史记•淮阴侯列传》载:
“信方斩,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计
乃为儿女子所作,岂非天哉!’”
“如果让我重新活一次——”
“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
巨贪高官在死刑前这么说
入室强奸抢劫犯被抓后这么说
婚恋失败者这么说
高考落榜生这么说
失业者,事故责任人,受骗上当者
当权者,巨富,社会名流,都会这么说
我相信他们的言语由衷
是的,无限可能的未来
比定格的过去好
我们发誓不会像现在这么活着
但我们都依旧会像现在这么活着
没有丝毫变化
我们总是带着悔恨度过一生


第七夜

1
创世纪。通天塔即将建成
万能的上帝打乱了语言

2
用粉笔写下一句话,便立即擦去。灰尘也没有。
我坐在书桌前,又没有我更没有坐在书桌前。
就像这些文字,只是意思,不是文字。
当然,最后连意思也没有,但并不是虚无。

3
他不再在现实上搭建语言——
他试图建立自己的新语言
像第一个软件工程师创造程序语言
他试图写下包括所有感官甚到超感官语言
像乱世的接舆,隐于某个独立的小院,自给自足
小院里有泥,有工具
穷一生之力,重造另一个自己
发肤,口舌,眉眼,体格,大脑,心
是他,又不是他
——却不过是纸上的想像
他被拖入庞大的旋涡,身不由己
就像他举人功名的老太公,一心想着
战时保家卫国
和平时代过耕读小日子
非战非和的时代左手提剑,右手读书
却不曾想,一生只能深埋于日常的琐碎

4
在白色的A4纸合同里
在白色的A4纸文件里
在某人红口白牙的嘴巴里
在十里不同音的方言里
在庄子寓言里
在孔子的言辞里
在文王的龟壳卦爻里

垅上春韭,长势喜人,也恼人
垅上雨后春笋,疯了

5
樟树。狗。太极图。鱼。圆。子弹。
狗。吠。鸡。公鸡。牛。耙。狗尾草。
梦。魇。黑。白。真。云。观世音。
道士。和尚。合同书。电脑。键盘。时钟。
湿媒体。纳米。微博。微信。《十七贴》
王熙凤。武松。李世民。岳飞。
绿萝。发财树。水稻。红枣。葡萄。
自来水。水龙头。未来。现在。泥土。
漠河。曾母暗沙。日照。喀什。神龙架。
墓碑。碎石。无。有。意识。层次。
方头巾。条纹。草帽。白头巾。手帕。
发动机。土路。手扶拖拉机。稻草人。手。
青筋。黑黄。五十七。二十八。三。
草籽花。油菜花。农家。猪。农家乐。
可乐。肯得基。比萨。烧饼。糍粑。月饼。
地沟油。三聚菁胺。车前子。菖蒲。当归。
伏苓。针灸。三棱针。刮痧。拔火罐。
按摩。穴位。天池。肾俞。大周天。小周天。
打印。A4纸。复印。墨盒。胶棒。三合板。
清漆。油漆。网络。光纤。接口。记事贴。
分子结构。纳米技术。飞机。逻各斯。
词。辞。字。赋。曲。乐。礼。射。诗。
传说。神。无神。唯心。唯物。传奇。
人有在我同有的和主产不为这工了民同以发。
afe lhapoi lkjqwei 09271n lh 0 2378t 6385
…*/%@*%#•¥!•¥—*)—@……


第N夜

1
樟树是白色的,江水是白色的
街道是白色的,大楼是白色的
火车站楼顶那枚火炬是白色的
草丛中的虫鸣是白色的
一颗石子投进镜面般的池塘
一圈一圈白色的绳索,聚而复散

2
他盯着街对面的银行
他盯着街对面ATM取款机
他透过格子办公桌前的落地玻璃窗
街对面的ATM取款机
神奇ATM取款机,魅力ATM取款机
大腹便便的,形容猥琐的
气质高雅的,浓妆艳抹的
玻璃感应门为他们打开,关闭
人们忙于取款,存款
一部分人存进去,另一部分人取出来
就像他的生活,从上午9点存进去
从下午18点取出来
从每月的工资卡上存进去
从高涨的物价、月供、医院、学校里取出来
“薄雾浓云愁永昼”
他成了闺怨诗的主人

铁锤。板手。钢钎。
他来到取款机前。他看到了另一个人
板砖。破饭。石头。
他认出他,是蹲守在他办公楼下的老乞丐
“我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年近四十尚未
成家的弟弟,常年在外打零工
百年老屋已婚破败不堪
我不中用了,我会把钱分成三份
一份起新房,一份给弟弟娶门亲
为老黄家延续香火
第三份存起来,专为我百年后办丧事
我不想死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
我只想给自己办一场风光的葬礼”
他们蹲在台阶下抽烟

月色,如昼
白色的他,白色的乞丐
他们并不老,却似即将老去

“我只想家人过得好一点。”
他对老乞丐说。“至于死,我还没想。”
他们丢下烟头,撬开ATM取款机
机子里是空的。没有分文。

3
“万人审判大会”
在乡、村、组长的带领下
七乡三十四村的村民
背上午餐,长凳,短凳,抬着水缸
云集乌有公社广场,“搭高台,唱大戏”
以绝对正义的名义,对
跪在台上背插木板的
五花大绑的投机倒靶分子、抢劫犯
召开审判大会,长长的判决书
犯人们的罪恶罄竹难书,群众举着右手
高喊口号,声浪山呼海啸
我在林立的拳头中,看到了他
他一脸倔强
念判决书时,他不时扭过脸申诉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
山呼海啸的“打倒”口号声里
最后,他沉默了
被押解上汽车,走向下一个审判大会
网络上,他和同伴上了头条新闻
他们撬ATM取款机的照片
模糊,凶恶
回贴数十万条,指责他十恶不赦的罪恶
我仿佛看到了广场上林立的手臂和拳头
我无法为他辩护,也无从辩护
是的,他是有罪的。他们是有罪的。

4
高速旋转的子弹
钝口的菜刀,锋利的铡刀
锄头,铁锹,绳索,木棍,石块,牙齿
金,木,水,火,土
“扯半边猪”,浸猪笼,饥饿,油
吊,拉,打,拔,扯,摔,埋,抓,拖
都是行刑利器
都是行刑方式
都是白色的

5
月色往后退
鸡兔同笼的村落,陈词滥调的街道
一步步往后退
树枝的风是白色的
水是白色的
车站顶上的火炬是白色的
他是白色的,他的影子也是白色的

直至
后退至鹊踏梅枝的雕花大床


结束语:残梦冗言

那些残存的碎片,另一种生活
躲藏在岩石后面
躲藏在稀薄的夜色后面
他是谁?我是谁?

池塘里的水被搅浑
梦游患者的记忆是池塘里的鱼
失去了方向
我失去了方向,他也失去了方向
无法给予证明
我是他的证明,他是我的证明

我们是秘密的梦游症患者
我们无话不谈
我们躲藏在阴影里
那个我是谁?那个他是谁?

                         2013年10月 修改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poemlife.com/thread-674694-1-1.html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施施然新诗5首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安 琪:任性(长诗)
.丁当
新开专栏   更多>>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6668号-3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