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作家
陈晓霞:《风鸣》(小说)

                              风 鸣

 

                                     陈晓霞

 

直到停半夜,六婆家才在吵吵嚷嚷的热闹声中逐渐安静了下来。

村上那几个爱耍新媳妇爱占小便宜的后生因为天不亮就要进城里去打工,所以很早就被自己的老婆都轰撵着回家了,最后几个醉汹汹的汉子也终于在各自媳妇的喊骂声和六婆一家人的好言相劝中嘴里骂骂咧咧地被扯拉着离开了。

今夜又起风了。

上房屋檐下的那盏路灯被吹得来回摆动着忽明忽暗地,好似一位俏皮的姑娘在挡着秋千愉悦着。

院子四周的那些古柳在风中呜呜作鸣,在这寂静的夜里助长了风声的威猛,而此时的山村已沉沉地昏睡在寒冷的冬夜。

重重的夜色和吼叫的寒风侵占着村子,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汪汪的狗叫。

孙媳妇和孙子旺福被折腾了一天,看到客人都已走完了这才拖着疲倦的身子进了那间充满温馨充满喜气的新房,新房粉红色窗帘被灯光照射发出温馨的光晕柔和地散向窗外,整个院子也因为有了从新房窗户透出来的这点朦胧红晕的柔光而显得格外的喜气。

电灯很快灭了,只有墙角的那盏红烛发散着微弱的光羞红了脸屏住呼吸静静守候着新人坠入爱河的甜蜜……

借着忽明忽暗的路灯可以看清院子里的景象;地上的空酒瓶子仍得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糖纸烟盒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还有那些水果瓜子皮皮粒粒的满地都是。从学校借来的那些当酒桌用的课桌此时歪歪斜斜摆在院子中央,上面的碟碗筷子乱七八糟地扔在上面,菜菜水水泼撒的满桌面都是,雪白的馒头渣桌上地下被糟蹋的随处可见。眼前的这些残景可以联想到白天在这里曾演绎着一场怎样的吃吃喝喝嚷嚷闹闹的热闹场面。

儿子顺子和他老婆也已回屋了。 

此时院子里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她便是年近七旬的这院子的老主人六婆,六婆在这座老院里生活了整整五十年。

坐在院子的木凳上,夜深了,寒风格外的刺骨,可是六婆并没觉得冷,她心里暖和着呢,因为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生做梦都想着盼着自己能亲眼看着孙子娶媳妇,这样的话她这辈子再也没啥遗憾的了。

今天老人如愿以偿了。

西屋粉红门帘上的大红喜字被路灯照得发着闪闪的金光在风中随着门帘飘舞着。

六婆满心欢喜地看着孙子的新房,看着那个大红喜字,看着从窗户透出来的哪点儿微红的烛光,老人的心里似有一盆烈火熊熊的火炉,那张蜡黄的脸上露出的笑容让人感觉是那样的踏实与满足。

老人并不着急回屋睡觉,她找来一个塑料袋儿把桌上的地下的馒头渣一块儿一块儿的往塑料里拾着。看着这么雪白的馒头就这么被糟蹋着,六婆无奈地一边叹息一边抱怨:

这些子龟子耸,把五谷这么糟蹋等着让老天爷看见受惩罚挨饿吧,这好日子才过了几天就这么忘本,真是造孽呀!

咣当,正专心捡馒头渣的老人差点儿被脚下的一个空酒瓶拌倒了。

手里刚刚捡的一塑料袋儿馍馍渣也被刚才的这一闪失撒落了一地。

缓了缓稳了稳神慢慢试着活动了一下,幸好没闪着腰,老人接着又慢慢地蹲下身捡那些掉地上的馒头粒。

儿子顺子累了一天刚刚躺下还没睡着,就听见院子里一声响动和六婆的呻吟就赶忙披上衣服要出门看个究竟,正睡得迷糊的老婆被惊动醒了气哄哄发话了。

有啥事不能等明天了吗?让不让人睡了?

顺子应声;我去看看我娘咋了,我怕她摔。

顺子出去了。

老妖精,半夜三更的也不让人安生的睡。顺子老婆骂骂咧咧了几句翻了个身又接着倒头睡了。

夜风更凛冽了,路灯连同灯罩被风刮得摆动的幅度更大了。房门两侧的大红对联也被风吹的只斜打着半个身子沙啦啦作响。

听着那些老枯柳发出“呜呜”的哀鸣声,顺子感到有点儿不寒而栗。

风刮来的一张糖纸贴在了顺子的脸上,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一连打了好几个冷战,拿掉脸上的东西顺子不由得把大衣裹得的更紧了。

来到娘身边,顺子蹲下身帮着捡掉地上的馒头渣。

娘,这都大半夜了这么冷的天,您还是回屋去斜着吧,你也忙乎了一天了,这些等明天我和旺福他们一起拾掇吧,你老身体不好别再冻得感冒了昂!

六婆看自己把儿子给惊动出来了心里有些不忍,娘也心疼儿子怕他着凉也没说啥就顺着儿子回了自己的老屋。

看着娘回了屋顺子这才把路灯给拉灭。

老婆早已鼾声此起彼伏。

顺子钻进了老婆的被窝好让自己暖和暖和,不想搅和了老婆的好梦被她一脚踹了出去。

去去去,你那麽心疼你老娘咋不去你老娘的屋里去睡?干嘛来骚扰我?”

你听听你又不讲理了吧,那是我娘,这半夜三更的摔坏了咋办?我不管她谁管,你管吗?都这么多年了你咋还这样对待她?娘都已经是七十岁黄土埋过脖子的人了,你能不能对她好点儿?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和过去一样了,以后你得对我娘好好儿的.

顺子借着今天也喝了几两白酒的份儿对老婆第一次吼起了大嗓门儿。

老婆怎么也没料到一向温顺听自己话的顺子突然间还有了脾气,心头不由得怒火上来了,她那三角眼一转动心里寻思着是不是刚才死老婆子给自己的儿子又出了撒馊主意扇了风这才点起了这把火苗子?

顺子老婆接上顺子的话查开始大骂

你说清楚,我咋不能和过去不一样呢,你撒意思吗你,你把话讲清楚?

我的意思是从今往后你也是当婆婆的人了,你能不能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呢,你可不能和以前那样让咋媳妇看你的笑话?

顺子见老婆的口岔硬得很,知道这只母老虎又要发歪了,心里有点慌想着还是别招惹她。撂下这么一句就赶紧转过身盖好自己的被子装睡,不料刚盖好的被子一下子被掀掉在地上了。

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睡觉

母老虎真的发歪了,她骂顺子的声音更大了。

这下了完了,顺子心里开始叫苦连天。心里有些后悔刚才不该去摸这只母老虎的尾巴。

你小声点好不好,小心让娘听见让咋儿媳妇听见了,你不嫌丢人呀?:

顺子低声的哀求着老婆。

我怕啥?我在你娘的眼目中早都不是人了我还顾及撒?儿媳妇?哼!反正今晚一过,人家和我们各开门另打锅了,我还怕她不成?好说我也是拿工资的,老娘以后又不靠他们来养活!

那你也不想想孩子为啥不和咋们一起过,还不是因你的这脾气?

顺子只要想起自己的独苗旺福马上就要和自己分开过,心里就特难受。这也是媳妇进门前就讲好了的条件,不然,这门婚事也不一定能成。虽然自己和老婆都是教师,家境也算不错,在城里有房子也买了车子,可自己的老婆是远近出了名的泼妇,她的教师身份也是以前他当支书的爹给弄得民办老师,遇到了好政策碰上了好运气转了公办这才混到现在,不然像她这号粗人这样的秉性困怕早就……即使老婆和自己一样有着为人师表的身份和美名。可她的性子也太泼辣,遇事喜欢钻牛角尖爱使小性子得理不饶人而且是个疑心特重的女人。顺子和老婆都在同一所学校,老婆是搞后勤的,可就是因为老婆这坏脾气在学校人缘极不好,把人家都得罪光了,顺子只好鞍前马后的替老婆给别人下话赔情。也就是遇上了顺子这样的老好人,老蔫儿,不然谁能受得了!

六婆躺在炕上根本没睡意,儿子和媳妇的吵架她全听见了。六婆她不糊涂心里很明白的,儿子和媳妇每次吵架都是因为自己。

六婆是这一带远近出了名的苦命人。

顺子的爹没等顺子学会叫一声爹,没等顺子能记住他的面容就老早的撇开六婆和顺子英年病逝,那年顺子不满一岁,六婆也不到二十。老天爷让她从一个小小年纪的少妇一下子变成了有个嗷嗷待哺儿子的寡妇,年轻的六婆觉得自己身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困境,天地间一片黑暗,没了男人,万念俱灰的她真想撇下儿子追随自己的男人而去,可看着怀中儿子那天真可爱的小脸,看着儿子那双精灵的大眼,她觉得自己不能太自私,她要为怀中这幼小的生命负责,为刘家负责,她要撑起一片天,年轻的六婆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她只有咬着牙活坚强地下去,不为自己,为了怀中的儿子为了刘家的这根独苗,这也是自家男人临走的时候再三托付自己的。一定要把儿子抚养成人为刘家不能断后。

白天她就用根宽一点的布条把儿子牢牢地绑在她单薄的背上一起上生产队里干活。累了儿子就靠着娘的背上安静地熟睡,饿了娘就把自己没奶水的空扁奶头塞进儿子的小口中,看着儿子因不能充饥而用那刚刚长出的乳牙狠狠地噻咬着自己的乳头一边哇哇大哭时,她心底的伤痛远远大过了身体上的疲劳和疼痛。 正是因为有顺子才让六婆坚强地活了下去。

 

顺子怕惊动了家人,用被子蒙住头一言不发地装睡。

这次也许老婆还真是怕,这刚进门的儿媳妇听见很快就收了场。

只一会儿功夫老婆的鼾声又开始了。

听到老婆的鼾声躲在被窝里的顺子长长地出了口气。此时他毫无睡意,干脆抹黑披着衣服坐起来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想着心事。

在那一缕缕轻缭曼舞烟圈中,顺子触摸到了童年的自己。

小时候因为自己是个没爹的孩子,所以常常受同村那些小伙伴儿的欺负,每次顺子听到有人骂他是个没爹的孩子时,他都会憋足劲上去和他们评理也往往会遭到那些不懂事孩子的一顿拳打脚踢。小小年纪的他不懂为啥没爹就一定要受别人的欺负呢?所以那时候顺子就让娘给自己找个爹好让那帮孩子别再欺负自己了,娘这时就会把自己抱起来放在她的腿圈圈中,摸着他的小脸蛋儿温和地对他说;顺儿,有爹没爹不要紧,娘一定会把你养大成人的,不过你一定得记住了,人活在这世上可以啥也没有,但是人活着不能没有志气,你要记住,你是个男娃,男娃更得有志气,有志气的男娃是不会去计较别人说啥闲话的,没爹你怕啥,我娃是个有志气的孩子是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的,只要你好好念书把本事学得好好的,把你的志气长的大大的看他谁还敢欺负你撒!那时,顺子根本就不懂得啥是个志气,不过他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觉得娘说的肯定没错,所以似懂非懂的拼命点着他的小脑袋。听了娘的话,以后那帮孩子不论说多难听的话顺子都会一言不发默默地离开,年幼的他在心里暗暗发下誓言: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娘过上好日子不受人欺负!娘为了自己拒绝了那些上门来说媒的,娘主要怕自己的顺子有个后爹会受气,为了儿子,六婆也为自己暗暗发下誓言:这辈子不嫁!年幼的顺子并不知情,这些事也是长大后自己才渐渐明白的。

吸光了半盒烟,听着老婆发出的呼噜声,顺子无可奈何的叹息着,他给老婆盖好被子后就轻轻地下了炕。

今晚顺子想像小时候那样挨着娘睡的欲望很强烈。

 来到娘的屋,他不想惊动老人于是就借助打火机的光亮挨着娘躺在娘的身边。

灯亮了,娘并没有睡。

娘,你还没睡呀?

我睡不着,咋了?又和你媳妇吵嘴了?“

没事的娘,就嚷嚷了两句,她那人你也知道的,明天就没事儿了。

…….这往后呀你凡事都依着你媳妇吧,现在你媳妇也是当了婆婆的人别让她在自己的媳妇面前太没面子了,你媳妇就那号二杆子脾气说过骂过也就没事了,家和万事兴,你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嗯,娘我知道,你就别操心了,我们也都老大不小了,你以后啥心都不用操就等着心疼你的重孙子安享晚年吧!

六婆听到儿子的这番话鼻子酸酸的心里一阵难过。

娘的一声重重的叹息划过长长的夜空……

顺子挨着娘踏踏实实睡着了。

灯下六婆仔细地端详着熟睡中的儿子。

娘也不记得有多少年顺子没有像今晚这样挨着自己睡觉了。小时候每到睡觉的时候,顺子就会把自己的小脑袋揣进她的怀中闻着从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听着窗外沙沙作响的风儿看着夜空闪闪的星星,听着娘的那些老古经,顺子才能进入甜美的梦乡。今晚六婆看着挨着自己的顺子已不再是哪个天真顽皮的孩子,如今六婆的顺子都娶上了媳妇给人当公公了。老人心中不由得感慨光阴匆匆催人老!

这些年来自己也没少拖累他。自从顺子娶上媳妇他们这个家就没平静过。头些年,顺子两口子都在村上的小学教书,吃住都在家里,在一个锅里搅勺磕磕碰碰的事儿那是难免要发生的,可是顺子的媳妇为人懒惰脾气大心直口快根本就把她这个当婆婆的没放在眼里,他的顺子是自己一手看着拉扯大的,虽然顺子从小就没爹,可是她这个当娘的从未让自己的儿子受过半点委屈,可自从媳妇进了这个家门就让六婆这个做娘看得不顺眼了,顺子不但要给媳妇洗衣服就连女人每月来身上的内裤都得洗,早上还要倒尿盆,看着媳妇把儿子像个猴儿一样呼来唤去的使唤而她自己就知道抓紧时间睡觉,六婆心疼自己的儿子,看到媳妇这样对待儿子她这个当娘的不能不管,不能让自己的儿子为了个媳妇就这样作践自己,这还叫男人吗?可是自己的话媳妇全当是耳旁风了,说现在的社会男女平等,只要两口子互相恩爱为对方干啥都不算过分,媳妇还说什么自己是老辈人不懂的感情,守寡守的都有了心里疾病了,媳妇的口无遮拦让六婆受不了,婆媳天天在家进行口舌大战,儿子夹在两个女人中间左右为难,自己说他们那个也说服不了,看儿子成天唉声叹气,娘心里也不好受,她本不想管他们两口子间的事,可是又觉得儿子活的也特太窝囊了,六婆心里想着自己辛辛苦苦的把儿子拉扯大希望这能出人头地可这媳妇也太混了,一个男人家尽侍候媳妇做哪些不是大老爷们做的活,娘一看到儿子没出息的那样气就不打一处来,所以,顺子两口子刚调上县娘就把家给另开了,六婆想着只要自己眼不见心就不烦。儿子儿媳进城上班住上了楼房,六婆一个人守在山村守着这座空空的大院子种着几亩庄稼过的还算自如,就这样六婆一守就又是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年间顺子到周末就得来回两头跑,回家看看娘,帮娘干干地里的活儿。这平时也不觉得咋的,可是一到过年,六婆知道儿子很犯难的,把自己接到城里过年吧,六婆自己不愿去,就那高高的楼房老人呆一天就觉得闷气,一家子人吃喝拉撒挤在一块,六婆会很难受的,虽然这么多年过来了,婆媳之间彼此都知道各自的秉性,媳妇也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即使过几天年六婆也不愿在城里过,顺子知道娘的倔脾气也只能顺着她,来回两头跑。

顺子两鬓的几丝白发在灯下泛着银光,儿子的这几丝白发让六婆的心隐隐做痛。

小时候儿子跟着自己吃了不少苦头遭了不少罪守这才熬出了头,可是这些年自己却连累了孩子了,六婆知道儿子夹在她和媳妇之间的难处,别看他装的像没事人其实最累的还是儿子,那强装的笑脸也不过是给世人看罢了。

今晚儿子和媳妇的吵架六婆也听得明白,就是自己年老多事让他们费心了。

就这次孙子旺福结婚,媳妇执意要在城里的大馆子里摆酒席,根本不愿意来这山村老家办,为这事六婆晓得媳妇和顺子闹翻了,对她这个当婆婆的又计下了一笔。六婆执意要在老家办的原因是自己守寡这么多年娘俩也多亏了村里人的照顾,六婆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当年儿子结婚时自己没能力感谢村民草草地为儿子办了婚事,一直想找机会感谢报答帮助过自己的村民们,现在生活富裕了自己手头上也有钱了,所以孙子的婚事六婆坚持在老家办,这次老人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那些土地征收费政府补贴费自己的养老金还有儿子给自己的零用钱六婆全都积攒着。这次一下子全拿出了,媳妇见婆婆这次拿出这么多钱也就不再多说撒了,看见自己的婆婆出钱筹划心里也暗暗乐意。

 

昨天太疲劳了,顺子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睡到了大响午,睡醒了,娘早不在屋里,顺子想着娘干净勤快了一辈子这会儿一定在收拾院子

院子里还是凌乱不堪。

        风还是那样的猛烈。

找遍了整个屋子和院子的里里外外就是不见娘的影子。

怪了,一大早的,她老人家咋不在家会上哪儿去呢?

平时顺子回家娘睡不着会起得很早收拾屋子然后给他们做吃的,可是今天顺子觉得有些反常,照往常娘看见家中这样凌乱不堪肯定会早早的收拾的,会催自己起来还那些借来的家当的,可是这会儿咋就看不见娘的影子呢,顺子觉得不对劲儿,进了自己的屋子,看见老婆还像个死猪一样在大睡,顺子再也耐不住自己的性子了

……我说你能不能快点起来把家里收拾一下,你总不能啥事都靠我娘干吧,你从现在是当了婆婆的人了,别给咋媳妇看笑话了你的给做个好样子呀:

    要我做啥好样子,你娘做的不是很好吗,叫她当模范好了,我做的她不是一律都看不上么,我又何苦出力不讨好呢,顺子老婆嘟嘟囔囔就是不起床。

顺子气得来粗的了:我把你这个懒嫁汉惯得么样子了还,我娘今早不见了,你还不快起来帮我找找,她老人家要是有个撒三长两短的我决饶不了你个坏耸的。

别看顺子平时挺怕老婆的,可今天顺子不见了娘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又看见自己的女人这样无赖,他顺手拿起炕边的一只鞋掀起老婆的被子照着那白花花的肥屁股给狠狠地给了一鞋底,随着那:啪:一声巨响,那只大肥屁股上顿时印上了一个红堂堂的鞋印子。老婆被顺子突然间的发猛 给震慑住了,边揉着屁股边哭骂着慌忙找衣服穿,她不明白顺子一大早的发撒疯。

儿子和媳妇此时已经在院子里开始忙乎了。

你们先放下这里的活儿,你奶奶一大早不见了,得赶快吧你奶奶找见,我的眼皮今天咋跳得很么,我怕她会出啥事。

一家人在自家的周围找不到六婆,就到村子里找,巡边了村里的角角落落都看不见六婆的影子,这下子家人和村里的老老小小更着急了,他们把村子翻了个底朝天就是不见六婆。

眼看着中午了,还找不见。

家人和村民这时都聚在家里纷纷攘攘分析六婆到底上哪儿去了,商量着咋找到六婆,顺子突然间像记起了什么撒腿就向大门外跑,家人和村民也都急忙跟着顺子跑出了六婆家的院子。

 冬天的山脊梁就像一位掉光了头发的老人萧然苍凉,放眼望去四处一片阴灰,寒风强劲地从山梁呼啸而过吹向山下的村子吹向四野的每一个角落。

一人多高的蒿草密密麻麻地长在坟头呼呼啦啦地在风中摇摇摆摆,六婆安静地躺在顺子爹的坟头听着那些蒿草在风中的哀鸣。

那声声痛唤娘悲哀的凄惨声响彻整个山梁……

 

 

(作者:宁夏隆德人。电话 13619546676)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蒋方舟:以“道德”为名的暴力
.戈尔巴乔夫批普京 呼吁继续俄民
.俄罗斯电影《列宁格勒袭击》真实
.苗蛮子:撒切尔夫人的中国启示
.庞清明:时间的未竟之旅(续9首
.莫言:我辈缺少鲁迅那点骨气 作
.大解:个人史(17首)
.翟永明:诗歌难回主流,但阻挡不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出炉广
.王小波的精神遗产
.《春江花月夜》:“以一篇压全唐
.杜君立:简评波兰电影《卡廷森林
.刘诚:月光集(70首)
.朱耷: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
.京东首次与作家签约推原创中短篇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赵丽华诗十首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安 琪:任性(长诗)
.陈傻子:一个把灵魂裸露在外面的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解非•诗歌鉴赏:(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新开专栏   更多>>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