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散文
陆陈蔚散文诗15篇


这场雨里死去的小虫子们无一得见


    连续雨天之后的晴朗,喜悦早于太阳出来。每个房子都必须有窗口,细雨无声时看雨还在下吗,看街上行人有没有在打伞;看天渐开,看大地上水泥地先干,豁然于果真一切都会过去的,为什么每次都剩心头还是湿漉漉的呢。
   
在雨中也传来过一两声鸟鸣,看不见鸟,看见了恐怕也不知其名;晴天了传来喜鹊声,不见喜鹊,也知喜鹊也发的晴声。喜鹊眼中的晴霁永不是我眼中的晴霁,最不会错失晴雨的是在七楼上看不见的樟树。再奋力向上树也到不了七楼,我天生的嫉妒心忽然因此念而开颜。到了天上的也要回来犹如雨水,我因此甚至一瞬间懒于起心动念。
   
这场雨里死去的小虫子们无一得见,符合我的理想,如露亦如电,消逝去无踪,谁人需要徒然使人不能安息的哀哭呢?其实人人都希望自由、独立的,可惜人人会留有一个尸体总要麻烦别人清理。要个坟干什么?大概是死了还怕雨淋。如果能撒骨灰于树下,则与树一道雨也相宜、晴也相宜。小如虫豸、大如狮象者全是把尸体做最后的布施,回馈大地,凭什么一生里索取最多的人非要把骨灰封藏起来?
   
人的一生自始至终都在失去,失去童年、失去青春、失去家乡、失去亲人,而失去并没有使人真的活不下去……而等到最终失去整个人生的时候,竟然要珍藏已不是自己的骨骸……一刹那一刹那都在失去,后一刹那与前一刹那的自我就已不同,说到底有何胜利可言?有何坚持可言?放下后才是与天地同步的迅速干燥了。

痒 痒


    一小片积水里,天空也映在里面。天空只是假装掉在里面,瓢虫则是真的危在旦夕。瓢虫将被溺死,但是看起来还是不太惊慌,只是偶尔轻划几下,把水里的那片天空碎灭。
   
我把瓢虫捞起来,瓢虫沿着我的手指爬,看来能活,痒痒地让我油然而生喜悦。小时候杀过那么多小动物的手,现在救生,所以只要小虫能活一百年,只要人能活五百年,那就等着就好,屠夫就放下了屠刀,生态环境就变好了,人类就不再傲慢到随意剥夺别的物种的生命?
   
在我眼里是只要防止去踩到的这一小片积水,在瓢虫眼里是大海水吗?在人走过去后,来饮水的麻雀心中,则是甘露。被雨湿了羽毛的麻雀,黑黢黢地瘦小,喝点脏水还要警惕着人,让人心生惭愧。
   
一小片积水是我眼里的一小片积水;瓢虫是我眼里的瓢虫;麻雀是我眼里的麻雀,它们都经过了我心的变形,那么它们究竟的样子是什么?小时候真的以为过雨后的彩虹是天上的桥,想要从东天走到西天,平地体会到了眩高的战战兢兢。到如今只剩下了“彩虹是光线的折射”的概念了,我已经多久没见到彩虹了?说到底主要是我们人类的罪孽,天空变脏也是你我共同造就。以前总是喜欢找借口、把责任推给别人,现在稍稍能够扪心自问了,这样少了些卑微中的卑劣。
   
虽然心是污染之源,但是随时随地的静下来,仍然随时随地能照见天空。麻雀甩掉羽毛上的水珠的干脆劲,给了我鼓励。

你永远不可能是一棵女贞树


    如果一直在花浦村,不会想到襄阳;二十余年在襄阳,哪一天不想到花浦村?环境和自己的心念,决定了生活状态、幸福指数、未来命运。
   
如果你在非洲,或许在赤身露体、吃着昆虫。如果你在欧美,或许在填着选票、享受福利。如果你在印度,你会觉得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的;如果你在中国,你当然会说藏南地区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如果你不是人,而是一头牛,又在襄阳回民区友谊街了,你跪下来哭泣也不行,热血即刻将会哗哗地流;如果在印度,就会被当作神牛,就卧在瓷器店大堂中央。如果你在雅安,你会觉得无论人还是熊猫,其实都无法珍贵,你抱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却想不到忏悔就是人类破坏了自然,使灾祸更加频仍。如果你是只狗,在性上倒有了节制,春天很快就过去了,你冷淡地看看小母狗。如果你是人,在这个五浊恶世,总要淫乱到不举才消停……
   
你永远不可能是一棵女贞树,从前不在中原路,而今在中原路,不论他乡、故土,还是长得毫无差别,虽然全年也在不停落叶,还是郁郁葱葱,誉之曰常青,正绽放出一嘟噜一嘟噜的米粒儿似的细花。你偶尔想往是树,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时光永远不会倒流,你偶尔想要倒流,却仍是不愿长在花浦村,有许多人和事,天生只适合用于怀念。
   
时光一刹那一刹那地飞逝,永远无法停驻,你永远只可能是当下的你,你要在当下就释然,与自己和解、也与世界和解。你能改变心念,然后改变周边环境,然后人生才不再宿命,或许如树般安静勃发。

心中的无边落木

   
常青的樟树也是在不停地落叶的,凋落老叶子换上新绿,它们的加法里也有着减法。我想到我一直在努力做加法,增加的只是永远的不足和无尽的烦恼,那么来做做减法怎么样呢?减少些贪婪,便是增加了富足;减少了恐惧,便是增加了幸福;增加了随缘,便是增加了自由;减少了习气,便是增加了自新;减少了向外的追逐,转向内心,虽然内里也是暗无天日,虽然对自心也常无可奈何,但是这里没有其他围观者了。
   
我真的看得见自己的内心吗?只有一个个念头在瞬息万变,哪有一颗恒常不变的心在那里?欲望无穷,满足了一个后,下一个更渴了。雅安地震带来的沮丧已经过去,又想去寻欢作乐了。人们都想要快乐,连野兽、飞虫也莫不如是——心念产生行为,我们追求快乐的行为共同创造了光怪陆离的世界,世界里充满了事与愿违,追求快乐的我们为什么都收获了无限悲伤?
   
有依赖、有对立,就会有得不到、得到了也空虚。追求快乐,就说明了有个不快乐天生对应存在着的——追求快乐,说明我不快乐着;追求到了快乐,快乐很快就会转换为不快乐。我是不是上了快乐的当?现在被当作尘世快乐巅峰的性爱比小时候玩泥巴的快乐如何?快乐能记得住吗?心中的无边落木,从前的常青妄想,一朵速朽的笑……

都要把自言自语说好

   
幼儿园的声音传上来,幼儿园的声音不愿当成噪音,我也被活泼、快乐的音乐激励。听不见孩子们的声音,在后陈营路对面的一楼,铁栅栏内,天使们或许都是快乐的。
   
一小时后传上来的是广播体操声音了,幼儿园的孩子到底比较轻松,不像中学生们巨大的学习压力,身体被严重摧残。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思想,最有力量的是语言,用说的唱的语言可以规范思想,有什么样的思想决定了有什么样的世界。
   
行道树就都站得整齐,不言不语就无灾祸,在地砖围起的小块土里努力向天生长,一年高过一年,是因为仍然有着愿望以及本性。
   
老叶尽除,新芽嫩绿,即使是常青树也是换着一茬一茬的叶子。学会了减法,然后可以做很多事情。虽然我们制造了重重雾霾,阳光还是努力穿透,来普照我们。
   
传上来狗吠,宠物店前笼子里的小狗们又见到自由走路的狗了吧,它们见到那么多过路的人不叫,只嫉妒同类。我们也只嫉妒同事、邻居、兄弟、姐妹们,距离太悬殊的权贵们难得嫉妒,归于天使属的孩子们我们则会爱护。
   
阳光惨淡,天地朦胧,一只麻雀来停上防盗网,它不知道我在看它,它不停地叽叽喳喳。谁也不听谁的,都要把自言自语说好。

可是你仍然和我在一起

   
阳光的位置标明着时间,不发一言的树也丝毫不错年轮。虽然一切过往已经永不再回来,可是记忆仍然让你和我在一起。
   
楼下幼儿园的歌声当然已经无法把我鼓舞,我心飞到小半空就被雾霾押回。我的生命不再由理想推动,如树简略至一呼一吸间然后仍能生长。
   
年少时要么不思虑死亡,要么偶尔想起被吓得目瞪口呆。一改自心整个世界就不同,每个人不同的心灵窗口,看到的风景不同,看到一切都会过去,应该更加感恩和宽容。
   
宁愿独自缓慢下来,樱花一日飞尽,没有通知我,就一直开在心里。就像你一直定格在少女时,虽然一定也已被岁月摧折得面目全非。最面目全非的是信仰,比世间的爱情转为仇怨更具颠覆性。
   
阳光的移动标明着时间飞逝,春天的老树满树最嫩的芽。虽然一切过往已经永不再回来,可是你仍然和我在一起。

早晨的灿烂阳光

   
早晨的灿烂阳光,心中的阴霾为之一扫而空;或者说阴霾还没有来得及生起,就遇到了灿烂阳光,油然而生出来了新叶般的心情。虽然大气再也不如往日清明,但是还有晴日。远眺看不见从前能够看到的岘山,仍可以与青山妩媚。短暂心安,通体透明。我如鸽群的一片阴影,也在升腾。鸽群越转动越无声,市声过一会才又响起。是想到了才又响起来,提醒我正是在这里,不是生活在别处。
   
我虽然不在阳光下,我的屋和我的黑暗,全都在春天的早晨。我感受到了万物的联系,今朝的晴明连着昨夜的雨疏风骤,因昨夜的雨疏风骤,今朝的晴明才如恩惠。心怀感恩,先与自心和解,天地也就迥然不同。就是对我自身的黯淡,我也能倾心。
   
麻雀停上阳台的窗,我觉得地球也停止了转动,直到麻雀清澈的眼神分辨出我是活物,它又振翅飞去,我从屏气凝神中回来,如魂刚刚安落体内。这难得的几乎全然忘我的一瞬,因为爱与美带来甜蜜余味。
   
春天的早晨的灿烂阳光,没有人会想到告别。没有树会高到我的窗口,顶满树细长眼睛般的嫩芽,对我说开始吧!我需要自己更亮起来,照见更多的事物。

我早已经熟悉的夜

   
今夜有细雨,细雨被汽车声放大,到窗前看时,路灯周边雾蒙蒙的,没有路灯就看不到在下雨的细微。
   
路灯虽有两排,每一盏都是孤独的,所有光芒都孤独,黑暗则可以融到一起。我已经在这里耗尽激情,而如重生。
    
萦绕路灯的雨丝轻如烟尘,平稳下来的呼吸也能吹动。我在不断失去以后懂得珍惜,依然有太多事物引动心底柔情。
   
如果爱不易逝、生命非必死,怎会有那么多应接不暇的人间之美?或许应该警惕这春雨之外的全然干燥,我逐渐与天地都恢复联系。
   
以为早就遗忘的过往,其实全部刻录在年轮里。我即使什么也不说,真正的爱情已如枯根重发。残破的生命在这春天雨夜里也具有了良好的成长性,是因为心终于认同了树,向上是共同的本性。
   
我早已经熟悉的夜,视线也主动不越边界。霓虹灯招牌少了的那个字我知道是什么,我在这里从此没有问题要问。
   
以后不能等死心了才安心,保证会像银杏树从很细小长到略瘦,以此可以笃定期待百年果实。

这样不知死活的直白

   
鸡啼,极短的时间里不知身在何处,很快意识到身在何处,并且判断出鸡它大致在中原路一带。
   
一只城市里的鸡,一只估计不久会被杀掉的鸡,叫得还是那么乡村、那么旧时代。
   
我惺忪过后,就猜时间,然后看手机,真的是四点半左右。
   
后陈营路上的扫把声也想起来了,还有扫地的人们的交谈声。听见了蟋蟀唱,生出来不可救药的柔情,恶意总是要等白天才多,基本上只对人类。
   
世间仍是大片的静,心中不忍先起波澜。
   
鸡啼的历史感,如果是数年前,这时候要响起唢呐声了,现在火葬场搬走了。或许只有唢呐声悲戚过,还有我心中的一瞬惊悸。鸡啼的空间感,故乡花浦村一时近在中原路那边。
   
鸡啼还真的是为天下白兴奋,只是不需要那种隐喻。雄鸡啼告诉别的雄鸡滚远点,雄鸡啼召唤母鸡们快来:这样直白多好,这样不知死活的直白。
   
中原路、后陈营路附近有母鸡否?有母鸡千万只我这刻也听不出来。

天上只有一颗星

   
天上只有一颗星的夜、偶尔见得到的满天星的夜,都如忽然发生了什么事一般,让人有些不安地思维良多。
   
大地上也越来越多的人,大地上越来越多离世了我的亲人。从前还等有朝一日,如繁星冲破雾霾,恩怨情仇之后再相聚——可是终于没有一个想要再见我,梦里也越来越少。偶尔见到,如一颗星,于茫茫天地间,瞄准我的头顶。
   
天上有这么多星,只看见一颗星。大地上这么多人里,我这颗心的逼仄和孤危。
   
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世界,巨大的星球在我眼里那么小。更有无数巨大的星球同样就在天上,我看不见。
   
我有天生无尽的孤独,在仰望星空时,尤其如潮水汹涌,我如何会认为天上才是真正的故乡?
   
我此时尤其需要不言不语的常青树和被冬天逼到假死的落叶树,我此时需要不言不语地诉说什么——抒情真是年轻时代才能纯粹地发生的,现在怕我的诉说里的功利性使我更加显得轻贱。
   
悬铃木以巨大的伤疤做了眼睛,瞪得人心发毛,但也只是发毛而已。伤害之后还有伤害,正如生之后还有生——但死到底是一个明显些的划界,原谅,至死后容易大量发生。
   
因为夜,万事万物都有了鬼魅气——以能动的为最,一只轻声走过的猫、一丛在风中开始簌簌的竹子。真正如如不动与永恒成一体的是谁呢?星也在眨毛茸茸的眼睛。

七里河路上在砍悬铃木

 

七里河路上在砍悬铃木,上班去的时候感叹一次悬铃木真是多灾多难的树种,下班回的时候感叹一次悬铃木真是多灾多难的树种,这之间的上班时间里绝不起一念想及悬铃木。

人创造不了一棵树,人可以种树,等它长大再砍伐,像悬铃木这样屡屡被砍来砍去的,在树类中确是少数——所以归结为一定是悬铃木自己的原因。我现在就总是找自己的不是,就气顺了,而且觉得这并不是愤世嫉俗,这并不是自卑无救,倒是救了往昔孤傲而处处碰壁的窘境。人同树,一般的有苦痛,也有欢乐,但也有一些如悬铃木,实在是苦不堪言,仿佛天生带着消除不去的诅咒。所以我还是要佩服悬铃木的超绝的坚强,没有一棵悬铃木会像人去自杀。

这次不是因为飞絮,看起来是因为压着了枇杷树。当初不知道怎么想的,人行道上种一排树就行了的,却靠里种一排悬铃木,外侧又种一排枇杷树。枇杷树一直很卑微,不愿意高过悬铃木;冬天了开花了,花也很小,而且裹在积尘里。如今却要担着连累了悬铃木的良心不安。

悬铃木不断长高,望得见天堂吗?这世界无人无物没有灾祸病痛,所以我们都不会是上帝的造物,仁慈而万能的主怎么忍心造出这么多脆弱易坏、祸福不定的命运。凭完全是我们自己在感受痛苦,无有替代者,我知道了必定完全是我们自己的爱恨造就了我们的处境。我们都是自己来到这个星球,如今爱过了、恨不起来,才是恰到好处。

该有一种游戏心态,却不是放纵,放纵则又害人伤己,如悬铃木的枝条一朝轻佻压拂,引来了目瞪口呆的大变故,人行道上全是悬铃木们的断肢碎肉,我们听不见悬铃木们的哭,我们只怨人行道上走不成路。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开始金黄,开始落叶,开始天下秋。我要稍稍自抑,我一直常绿,太过乐观,容易骤然沉沦。我视银杏在老过我了,我不与银杏比长久,我的明智从此开始。全树深绿时,我也常常视而不见;一叶落时,我正好也是秋天;跟着星球一起转动,必然来面对漫天萧萧。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引人看天,银杏树还不够大,已经把天空划分。秋天让人更看不全银杏树,根是一直在土里的,枝干只为挑高醒目的金黄叶片。即使到落尽了叶,也是说这是株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依然不提及白惨惨的枝干。多受关注的叶早死,预受关注的果迟迟不出世,一年年还总是默默的枝干代表着银杏树在这里。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历史应该到此为止,银杏树却记得不是一直在这里,它旋紧在内部的年轮,几乎会让人窒息。同经寒冬,再对新春,与银杏树一起不动声色,如从无苦难。怕冷漠已成习惯,只有银杏树急着发新叶了。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没有比从前不在这里的银杏树更好地在这里了,根越来越深,树越来越高,总不结出来的果实也在越来越白。

时间也到来了

我同意杨树,虽然也不是从小在这里,既然一朝移居,就深扎树根,向天努力长高。张望诸神吗?等来了飞鸟消息,时间也到来了,八月燕子还在穿梭,在树冠处玩着追逐和坠落游戏,九月是否就要准备迁徙?秋雨落一场就冷似一场,金色的蜻蜓忽然齐齐不见。我越来越不想说,我越来越在心里伤着别离。
   
我把手贴在杨树皲裂的树皮上,感受它内在的柔软和湿润,除了生活别无选择,除了内心别无去处。我不再更多希冀,才来同意杨树,我喜欢杨树其实并不太执着,才寒冷就会萧萧;我等着杨树派发落叶,但我终于不会真的太在意等待什么。我喜欢无意中,又听到风吹杨树,听到千万叶声如一场雨,再从臆想中的雨里小小努力听回是树叶在发声。
   
啄木鸟硬喙敲击树干的声音,是杨树病了,杨树的病增添了美感,我要小心这样颓废的想法。挣扎着从杨树盛大的绿里淡出来,我仍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又多此一举。我要认识到杨树从不要求我什么,我要安心于譬如朝露的人生里对杨树的爱已经足够。

广场上的鸽子

   
广场上的鸽子,这时候不飞,在众多人足间穿梭觅食,要小心踩到它们了。肥嘟嘟的,还不停地吃,不过到底没有肥过人们,它们还没有忘记飞。
   
广场,此间唯一的空旷处,人遇空旷,不禁望天,暮云亮着,日头落矣。没有多少植物,秋天从何分辨,凉从心生。减法不如加法显明,落叶是在落了,还未萧萧。因为无可奈何,希念也少了,多想只能少寿。
   
广场上的鸽子,已无防人之心,是我们共同的家禽。是因为文化的原因吗?景象越发和平,让人生出神性。所以鸽子最应是广场鸽,有吃有窠,不需劳碌,不需害怕,不会被杀。所以命名太重要了,被命名为野鸽的,风餐露宿,朝不保夕,形式上的自由能有真正的自由吗?被命名为肉鸽的,到时候饕餮它们的,就是在广场上生出些怜惜的人们。
   
广场被命名为人民广场,是历史的命名,不知道将来是叫什么。没有多少钱,进不起医院,所以很多锻炼的人。游行?算了吧,抗日游行演变成了打砸抢。被命名为广场上的人的,多一个少一个,真的毫无区别。前几日还盛开着的紫薇花,现今一朵也没了,想起来了,又开在了心里。

在众多的喧嚣声里

   
看不见后陈营路、看不见汽车、看不见人,但是他们都在发声。是的,甚至永远站在那里的银杏树也绝不错乱年轮,说着百年果实的梦想。在众多的喧嚣声里,幼儿园的歌声还是清晰传上来,以其洋溢的热情的缘故。后来是孩子们的笑声,透出真正无暇的欢乐,因此银铃般动听。他们比成年人更专注于眼前事物,因此更容易快乐。
   
虽然歌声里总有灌输,孩子们还是笑着自己的——这样不设防的胜利不会长久,正如所有快乐都不会长久,我们小时候和水甚至尿造出的泥巴房子早已倒塌。那时候会为玩泥巴狂欢,也会为玩具坏了伤悲——所以回忆不能是粉饰,美化故乡和儿时,其实只是浅薄与矫情——人生一开始就是哭着开始的,在故乡和童年里,一样有着无穷的苦恼。
   
人从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刻起就在追求快乐,结果最幸运的人生也只能苦乐参半。物质贫乏时代得到食物是很快乐的事情;情窦初开后向往的是爱情,得到第一次性爱的感受里有没有不过如此的失望?所有得到都会导向无聊的吧,之前的追求却都是以伤害自己或别人的身心为了代价,到了中年以后才是“人生过处唯存悔”,当时却是争竞到歇斯底里。阳光西移,正在提示一切都会过去,过去的我与现在的我是同一个吗?已如此面目全非、迥然不同。从前珍视的,现在弃如敝屣;从前遗弃的,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想捡回来?
   
人生如果能够倒着再过一遍,就会少很多错误了,自己得到的更多竟是其次的,最想少些给别人的伤害,这也是人生过半了才会有的设身处地、自他相换啊。尤其以伤害无辜者为痛心,那些纯洁的眼睛里涌上来的晶莹泪水。痛惜的不止是亲人,还有小动物,还有当时仇恨的敌人。但是犹豫再三着还是省了吧不再过一遍。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蒋方舟:以“道德”为名的暴力
.戈尔巴乔夫批普京 呼吁继续俄民
.俄罗斯电影《列宁格勒袭击》真实
.苗蛮子:撒切尔夫人的中国启示
.庞清明:时间的未竟之旅(续9首
.莫言:我辈缺少鲁迅那点骨气 作
.大解:个人史(17首)
.翟永明:诗歌难回主流,但阻挡不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出炉广
.王小波的精神遗产
.《春江花月夜》:“以一篇压全唐
.杜君立:简评波兰电影《卡廷森林
.刘诚:月光集(70首)
.朱耷: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
.京东首次与作家签约推原创中短篇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赵丽华诗十首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安 琪:任性(长诗)
.陈傻子:一个把灵魂裸露在外面的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解非•诗歌鉴赏:(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新开专栏   更多>>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