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欧阳杏蓬专栏 >> 散文
秋在刘家旁峪
    摘要:

    每次触及到山东,我内心就有些激动和酸麻。迄今为止,我只去过三次山东。一次去了鱼台,两次去了沂源。说实话,三次经历都是蜻蜓点水,心里有留下一鳞半爪的印象,却组合不到一起。这是我的遗憾,我决心会再去,看清山东的风景,体尝沂源乡下的生活。不为别的,只因那里该是我的第二故乡。在广东的时候,一提到潮阳,一些当地朋友就会说,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断断续续的在潮阳呆过七年,在那片土地上,干过一个农民该干的活,干过民工该干的活,干过年青人该干的活,体尝过流浪、穷苦、食不果腹、茫然……。我并不怨恨,在那里我学会了坚持。无聊的坚持,对明天的信仰,对环境的绝望,对自己的肯定,对命运的臣服……,一切都有,日子却如练江流水,不会因为一个人改变,也不会因为它自己改变,它就在那里流动,它的疆域为动而不动。命运也是这样,所有的流程一个也不能少,苦难、辛酸、无助、孤立、流徙、贫穷……。经历过这些,生命才会坚强,扛得住打击,既珍惜幸福又不贪婪财富,坦坦荡荡,皆因命运的雕塑。潮阳的生活教会了我做一个正直的贫穷者。可离去之后,一直计划返回去看看,可一趟也未能成行。倒是沂源,我第一次去,只呆过数天,却念念不忘。东干脚是我的故乡,沂源,或者沂源的刘家旁峪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是刘家旁峪的女婿,俗话说,女婿当半子,毫无疑义,我是刘家旁峪的儿子,不称职的儿子。每每房二在我面前一说起她在刘家旁峪的过往曾经,我一边心神向往,又一边暗自惭愧。尤其是对流家旁峪的秋天,我是心驰神往的。
  一九九九年去鱼台,山东给我的印象是一马平川,黄土地,高粱地,风中扬起的尘霾,把阳光都染黄了。白杨树、瓦屋子、水稻上,都是灰尘。让我惊讶或者震撼的,是高粱地,或者是玉米地,一大片,一大片,气势汹汹的,从天边席卷了过来,把人、村庄、马车、拖拉机、汽车、白杨树都包裹了进去。鱼台的人也有这气势,一张桌子,满档到坐不下人,桌子上,满档到放不下菜,酒,敬得你下不了席,情,热得你无法用言辞拒绝。中午到鱼台,一桌饭吃下去,我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离开的时候,头脑昏昏沉沉,我仍是在默念,我一定会再来。不为别的,只为这里开阔的大地,为这里醉人的酒,为喝酒而豪气满怀的山东大汉。挂念了几年,鱼台没有去成,倒成了沂源的亲人。沂源,不翻地图,还真不知道它处在山东哪一块。而山东的“沂”字,在我的字典里,是个悲情、多情、豪情的字。这些认识,来自几首歌曲,《沂蒙山》、《沂蒙颂》……,婉转的曲子,苦难的大地,不屈的人民,多情的儿女……,一边听歌,一边令人动容,热泪盈眶。沂蒙,其实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缩影,勤奋、勤劳、热爱生活、热爱民族,在苦难中担当,在大义面前勇往直前。我跟房二结婚后,很多次想过,房二是山东人,我娶的是山东。山东,我们中国大地的胸脯,面朝大海,又背负千山万水,无论泰山鲁山,无论黄河青岛,还是要远一点的新疆西藏,无不受山东文化的熏陶。五湖四海的中国人,身上无不带着孔孟之乡的文化因子。我娶了个山东太太,是我跟山东的缘分。
  我喜欢沂源的秋天,喜欢刘家旁峪的秋。天气有点凉,对南方来的人,除了早晚冷的有点不适应外,一切尚好。十月的刘家旁峪,大地已开始凋零。我觉得凋零是从天气开始的,早上,阳光很亮,却没有了热力。屋檐外的白杨树的底部,叶片已开始发黄。每到早上,树上的叶片硬得像玻璃,这样霜冻几天,白杨树的叶子就会随风飞舞,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脱个精光。园子里的桃树早就无精打采了,叶片儿已了却生机,低垂着,耷拉着,一阵微风就能扯下几片来。苹果树还精神,枝上的红果朝着太阳,享受着清风,一副满足的样子。令人惊讶的是山楂树,就在道旁,如一柄撑开的大伞,淡绿的叶子边,缀满了嫣红的山楂果。儿子受了红色的蛊惑,蹦起来,摘了一把在手里,小心翼翼的送了一颗到嘴里,又蹦了起来,呲牙咧嘴说“好酸”。而一旁的枣树却还很诗意的婀娜着枝叶,叶子绿着,看起来很纤弱,却有种韧劲,随风飘而不落。叶子间的枣,长长的一颗,也在风里轻微摇着,绿的,褐色的,一半绿色一半褐色的,在枝头缀满着,让人想舔一舔那光泽的皮儿。敲下一杠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的枣,儿子猫着腰,只顾把大个儿的捡了,捧在胸前,手也不闲着,把整个枣塞进嘴里,嘴里像含了一个鸡蛋似的鼓胀起来。妈妈笑,爸爸笑,他却只管用力咬了那枣,咬破了又像吃糖一样的吸。五岁的孩子,一切都那么的随心所欲,令大人既羡慕又尴尬。
  刘家旁峪不是一个现代化的村庄,交通、房子、装饰,都像一个偏僻落后的村庄,它在沂源县城的南边,在大山群中,逵山脚下,鸟鸣鸡犬相闻。通往县城的班车,一天两趟,也不准时,有时一天只在早上来一趟。错过班车,就要去大张庄乘车。一些人怕赶不上车,出门要预约,提前给班车司机打电话,告知刘家旁峪有人要出村入城,按班车司机定下的时间在路边候着。刘家旁峪,顾名思义,山谷里的村庄。这里的山相互缠绕,一座包一座,彼此繁衍,山山相生相靠,无穷无尽。放眼看去,到处耸立的都是铁的脊梁。山顶不长树,除了石头,还是石头,猛一看去,磕得眼睛都生疼。一排石头的山脊,一线蒙灰的蓝天,一片阑珊的风景……。是桃花源?是荒村?还是普通人家?沿着山道上逵山,道上都是细细的泥沙,抓一把在手里,润润的,藏着一些秋意。道旁的花生地空荡荡的,残留着一些发黑了的花生叶子。梨园、桃园、苹果园、石榴园……昏昏欲睡。依山而上,到了山腰,坟地与白杨林把人间的气息隔离开来,杨树之上,是石头,石头缝里的灌木,鹰,高耸的石峰,蒙尘的蓝天,秋意凭空而来。那些石头像羊一样,蜷在一起,看着山下刘家旁峪林木掩映里的屋子。人呢?从东往西,从南往北,从村道,到山道,从大树,到河畔,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影。那些建筑像遗落的古迹,在绿色里,在黄色间,被掏空了似的,等待被填充、叫醒。整个刘家旁峪的四周的山群,像一道一道波浪,而村庄,是浪花,跟着大浪一起律动着。秋天是一面激战正酣的旗帜,微微的风中,传递出秋天横扫大地的萧瑟之气,树、村庄、园子,都在变得凝重起来。
  在这寂静之中,我更喜欢的是鸟叫。几年不来,刘家旁峪多出好多鸟来。好多的鸟,却只有一种,布谷鸟。这是值得玩味揣摩的鸟,它不惧人。在院子的东侧,有一棵槐树,树叶绿着,两只布谷鸟在繁密处结巢而居。我端起碗,就看见一只,它在枝叶间跳跃鸣叫,咕咕咕咕的,旁若无人。南方人一见到鸟,就想到餐桌上的美食。而老人却告诉我,不能打,打了要犯法。老人笑着,笑得很天真,也掩饰不了他历经沧桑的容颜。他们老了,老得哪也去不了了。我看看墙头的狗尾巴草,是的,已经枯萎的狗尾巴草,在前头的蓬草里,依然挺立着,沐浴着阳光。老人坐在阳光里,无所事事,便开始沉思,影子和人,像雕像一样严谨,注解着这片大地上的秋天。无论充实、虚空,还是幸福、不幸,已经无关紧要,刘家旁峪,刘家旁峪的人,刘家旁峪的秋天,需要安详,需要静下来体会生活。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刘家旁峪在衰落,离开刘家旁峪的年青人,比白杨树的落叶还多。无论是东干脚,无论潮阳,还是眼前的刘家旁峪,秋天,刚刚到来的秋天,已经带来寒意了。长风万里,我站在这里,一边感受秋,一边感谢生活,赞美生活。因为生活,天下一家。
  2013-5-13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蒋方舟:以“道德”为名的暴力
.戈尔巴乔夫批普京 呼吁继续俄民
.俄罗斯电影《列宁格勒袭击》真实
.苗蛮子:撒切尔夫人的中国启示
.庞清明:时间的未竟之旅(续9首
.莫言:我辈缺少鲁迅那点骨气 作
.大解:个人史(17首)
.翟永明:诗歌难回主流,但阻挡不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出炉广
.王小波的精神遗产
.《春江花月夜》:“以一篇压全唐
.杜君立:简评波兰电影《卡廷森林
.刘诚:月光集(70首)
.朱耷: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
.村上春树得以全球畅销的理由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赵丽华诗十首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陈傻子:一个把灵魂裸露在外面的
.解非•诗歌鉴赏:(
.安 琪:任性(长诗)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新开专栏   更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