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长诗
杨 梓:西夏史诗(卷一)

西夏史诗

杨 梓

 

 

卷一  白云出岫

 

这扇神秘的大门已经关闭

那扇神秘的大门即将洞开

我仿佛看见你

从青藏高原的子宫飞进梦乡

 

你看冰雪的神

灿烂着大片大片的阳光飘过极顶

你看一丛丛语言的族帐从天而降

一无所系的白云

和羊群

和女人

 

 

永远的昭示

 

这扇神秘的大门已经关闭

那扇神秘的大门即将洞开

我仿佛看见你

从青藏高原的子宫飞进梦乡

 

这个沧桑的故事该从何讲述

你开始讲述的这一瞬间

最原始的词语就已洞开这个民族的源头

渐渐渗入万事万物的童年之中

大地在青藏冰巅上触及天宇

众多光辉的神灵莅临云端

岁月在草木的荣枯中哗哗流过

稍纵即逝的传说被诗记载

部落随牛羊逐水草迁徙抑或小居

英雄的摇篮啊

为英雄悲壮地空旋着

空旋如惊雷

 

你是悠久的神是创造的英雄

把无数个从前铺成一条通向天堂的路

这是白鹿红狐出没的默鲁山啊

一块不知从何而来的白石

在创造天地的白鹤的旋飞里越长越高

长成祥云缭绕的神灵居住的地方

并且永远蓬勃向上地成长

 

这是栖满灵禽玄鹤的穿越五界的极木啊

一棵立足于地狱伸手于天堂的生命树

树上长满各种各样的树

每一棵树都是伸向天空的男人

树上开满各种各样的花

每一朵花都是女人的另一种生命

树上还有各种各样的草

每一种草都是飞翔或奔跑或游弋的动物

 

这是一道芳草萋萋的彩虹啊

你忽而行走

忽而遨游

忽而飞翔

你感觉着从未有过的轻灵

你拂过之处乐声四起

你舞蹈着天空和大地

你陌生的史册被照得更加神秘

你亮丽的含芳的灵魂之诗哟

轻轻推开神圣之门

 

这一切的一切都始于时间啊

纵横阡陌地雕刻了每一块流浪的石头

这所有的歌谣都源于江河啊

大片大片地弥漫了每一方飘雪的草甸

这个亘古的民族经历了创世的阵痛

最初的太阳腿女子和她的子孙们

成为源和流的神话

在通天的默鲁山与太阳亲切交谈

在狰狞的夜森林与兽群饮血茹毛

在旷远的大草原与野牛同歌共舞

当她们创造了第一个神奇的符号

话语的历史就成为一种纪念

直抵永恒的永恒

 

永恒的西天门訇然敞开

万道金光上的祥云喷薄而出

千条瑞气里的鸟羽缓缓飘来

你透过圣乐回荡的紫雾

一座座神圣的天宫笙歌泠泠

大柱上缠绕着金鳞耀目的文鱼

传递着神灵的旨意

说着草叶说给花朵的话

一座座雄伟的宝殿星辰灿烂

长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的丹鸟

会唱所有歌曲的丹鸟

把悦耳的歌声放进每一滴雨中

望不尽的奇花异草遍地盛开

幸福的光芒摇曳着一片片彤红的烟霞

数不清的青松翠柏永远常青

吉祥的白云浮动着一排排浓绿的修竹

你与诸神一道站立于金霄殿前

等待着天帝普寞的召见

 

你无法想象没有具体形象又有任何形象的光明之父

你无法看清他无穷的变化成为宇宙间无穷的事物

你永远不知道他来自何处又去哪里

你只记着他的故事

和无法阐释的名字

 

这个冰封阳光的枯季

这个滔滔东逝的江河之源

你看董部庞大的部落摇曳着紫色的晨曦

绚丽的童年在马背上连绵起伏

一片水草地

他们成长的家园

野性而美丽的女人和羊群

他们永远的追逐

从飘雪的黑夜到鲜花盛开的白昼

灵魂的咏唱于四野八荒的帐篷逶迤而至

面对神圣的西峰点燃象征的谷火

裸露的歌声随着芬芳的树影

徐徐升起

 

谁俯视着他们的每一次迁徙

冬眠的牧草于积雪深处睁开双眼

浮冰撞碎摩崖的巨响震碎落日

谁看见漫天乌云裂开一道道光芒的伤口

一群野马天崩地倾地驰过山谷

刚强有力的马蹄击打着家园的方向

谁把天空的巨手指向南方

大地被阵阵狂风卷起又重重抛下

远去的冬日长出一片诱惑的色彩

猎牧的民族开始迁徙

告别可可西里

你苦难的历程从此开始

告别神宫圣殿

 

逐水草而居

 

这是怎样的一次迁徙啊

一次迁徙便是一万次生命的追寻

不管哪个方向萌芽的芳草都是同一种信念

星光似水的牦牛羊群漫过山岭

与轻歌曼舞的长风结伴而行

高大雄壮的董部族人驮着老人和孩子

牛首人身的巫师穿行于时间的烟霭

预示的崇山峻岭一次次横亘在前

高原的飞流涧水穷追不舍

时间被水草凝固

路途被牛羊开辟

远古的图腾承受着日月的融化与塑造

以及最为深刻的照耀

 

你苦难的历程从此开始

那芬芳醉人的火阿妈艾旦丙的气息

天空飘舞的岁月的飞泉

缠绵婉转的天堂的圣乐

如你无限光明的梦激荡如初

感觉仍在飘逝

从原气到滴水再到陨石

你正在完成遥远之光的跨越

缓缓下沉  一曲忽明忽暗的童谣

声音之外  月光的羽翼频频颤动

颤动着一片不可感知的苍茫

你沿着温暖的方向缓缓降临

一段古老朴素的根

扑向大地最灿烂的部分

扑向期待已久的影子

扑向你神秘的源

 

羊皮袋里的石子记录了昼夜

却没有记录翻越的山峦与峡谷

迁徙是凄美是苍凉是悲壮

是挑战苦难的苦难

是占卜命运的命运

是跨越生命的生命

 

当羌人留下一路族人死去的足迹

来到辉映两轮皓月的孪生湖之间

一个默鲁山下世界江河的发源地

一双大地上神性的眼睛之旁

野牛滩上铺叠着无法辨别的云团和牛羊

他们是红脸盘的后裔

红脸盘是天帝普寞在人间的一个影子

他们是黑头顶的后裔

黑头顶就是太阳腿女子

就是白鹤留在大地上的一只白色的世界之卵

从卵中走出她就成为世界上的第一个人

他们是董部酋长的族人

是董部酋长十万帐族人的一部分

他们卸下疲劳

撑起燃烧的兽皮大帐

把自己的女人揽进怀里

 

谁能接纳你呢

谁又敢接纳你呢

谁是你流徙中的卜居

谁又是你触聚中的离翔

 流浪了万年的圣猴

你觉得流浪比太阳神圣

 被折断双翅逐出天堂的天使

你觉得流浪的尽头是宁静温馨的夜晚

 天上之天逃出的一团火

一团火中的土

一块土中的水

一泓水中的气

一股气中的光

一道光中之光

你像不舍昼夜的羌民一样迁徙

别无选择地寻找你丰美的水草

你丰美的影子

丰美的家园

 

孪生湖间的草滩

一堆夜色的篝火迅速成长起来

一群活蹦乱跳的顽童扭成一团

火光托起一顶雪白的帐房

和一位女孩红艳忧郁的脸庞

她叫董拉可她没有姓氏

她是白鹤的化身可她没有创天造地

她是董部酋长的公主可她失去了亲生阿妈

她是部落里最美丽的女孩可她并未发现

她将成为一个部族的始祖可她并不知道

她只数着梦幻的卵石

温顺和野性一起从她的目光流出

她仿佛期待着什么

又好像拒绝着一切

或许她仅仅是

盼望春天

 

光飘孪生湖

 

夜色  阿妈一样的夜色

烟波浩渺着英雄的摇篮

巨大的气息冥冥之中涌向高地

宁静的碎片悬于半空闪着奇异的光泽

洞穿重重黑暗的蟾光一泻千里

一群故乡的血液砸在地上

几颗星子落入哭泣的灰烬

另一片熄灭的夜色成为一种风向

大河之岸破壳而出的一草一木

被时光洗亮

 

你在哪里

是否接近大地最灿烂的部分

 

一次历史的聚会

大海不可触及的远方

一种潺潺流淌的水声

那是潇潇直下而装满水声的云

与天河秘密对话的董部酋长

延伫于山顶的山顶预言着雪崩的巨响

他看见一野抽象出来的地狱之火

在若隐若现的大水之岸

越过一座座旷古茫远的山系直冲九霄

一曲迷人的天籁之音飘来荡去

他魂飞魄散地僵成一块声音的石头

满腔热血凝聚着即将碎裂的目光

一只白光四射的圣猴飞过夜空

残春里飘零着火红的尾巴

猎猎西风唱着无边无际的传承密码

祭祀的北斗七星黯然失色

绵绵雪山发出一阵阵骨碴相磨的声音

不断沉浮着燃烧的祷语的残骸

酋长 这位创造过去创造现在创造未来的酋长啊

像山巅碎裂的冰块扑向大地

如魔幻的光芒飞下云崖

他仿佛飞成一只鸟

一只如冰似雪的鸟

一只白头鹰一样的鸟

 

你在哪里

是否找到期待已久的影子

 

一切都发生在董拉的梦里

震荡于董部酋长的公主之心上

未来的圣光贯通天地

雪白的猕猴载歌载舞地降临

一股圣水落在孪生湖之间的族帐里

一丝雨后的空气沁入董拉的身子

一道光中之光直抵灵魂深处

她感觉着从未有过的刺入骨髓的剧痛

一股水中的火焰喷出心房

她从沉重的毡地上拔出自己

野笑着跑向帐外

 

你在哪里

是否扑向你神秘的源

 

董拉不顾一切地飞奔着

夜风扬起她浓密凌乱的长发

也扬起她悲痛欲绝挥洒不尽的泪水

草滩上的融雪山峰上的坚冰一闪而过

一头健壮的岩羊跳越峭壁

一只飞翔的雏鹰疾如闪电

轻巧敏捷地跨越着天堂与地狱

她找到酋长占卜的羊胛骨

倒在被血染红的预言里

望着粉身碎骨的牦牛和冰块

她仿佛在死亡的边地看见对岸的影子

寂静的夜晚战栗着每一段将至的坎途

最后的暗示回荡着所有流逝的岁月

她与阿爸离别的悲伤

被毁灭世界的大雪崩

轻轻埋葬

 

你在哪里

是否开始另一种黑暗的迁徙

 

这是怎样的一场大雪崩

狂风从东南西北凝聚于此

惊天动地的坍塌将峡谷填平

整个世界的人类和牛羊被一举埋葬

像洪水卷走落叶

如天空砸进大地

只剩下董拉骑着那块冰雪的鹤

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

一棵冰缝中努力成长的草

用阿爸的雪把自己掩埋起来

留出黑亮的眼睛与漆黑对视

放出灵魂的原气与苍天相融

她感到大地的腹部一阵急切的躁动

传出一个只有董拉才能听懂的声音

回到孪生湖去吧

 

燃烧的雪崩

 

已经很久很久了

董拉在严寒的内部

感受着锐利的时间与漆黑的阳光

阿爸留在风里的足印的暗示

雪人之山越长越大

她是一颗受伤的核

你是核里的一团火焰

流动还是站立

谁是与你对话的水

 

不敢越过时空想象那场巨大的毁灭

一座座雪山自山顶塌向峡谷

一股股黑色的烈焰从地狱喷涌而出

所有的声音都被撞击而又撕裂

冰雪中的尸体在燃烧

漫天飞舞的风声在燃烧

董拉体内的光中之光在燃烧

燃烧的冰块里传出羔羊的咩叫

燃烧的天空流淌着月亮的泪

燃烧的岩石上站起一具男子画一样的骨骼

 

那曾是火神艾旦丙喜欢的凡间男子

他们在默鲁山下孪生湖畔度过一个绸缪的春天

却被她的阿妹复仇女神妙无赤乎杀死

她悲痛欲绝地揪下自己的头发

盖在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男子的遗体上

却被无头的风吹进了岩石冰块和草木

她忍受着羞辱养育儿子长大成人

儿子在朝拜天帝普寞时多看了几眼绝美的侍女

又被妙无赤乎折断双翅逐出天堂

并且制造了这场惨绝人寰的大雪崩

想把逃进董拉体内的儿子

扼杀于空旋的摇篮之中

 

大雪落在雪山上

与她有关的是雪中绝对的魂

一只古鹰越过梦的界线

另一只古鹰越过自己

你用原气打开通向影子的月光

大雪落成头颅

还有高不可攀的紫莲花

 

瘦削而凄美的火神艾旦丙

她是天帝普寞和太阳女神忽亘爰的女儿

她用黑色的烈焰烧毁了妙无赤乎的脸

让普寞和人间黑头顶的女儿妙无赤乎

永远蓬头垢面衣不遮体不思饮食地复仇

让狮首人身长着十八只手的妙无赤乎的大雪崩

燃烧成水

 

为赴一个美丽千古的冥冥之约

你绕过时间老人的石头之林

珍藏感觉的蓍草飞过苍茫之树

越来越小的红狐驰过雪野

你用幻觉点燃童年的风声

水从她的核里潺潺流出

蔓延成遥远的地平线

你仿佛看见冰雪里的太阳

看见水是雪燃烧的火焰

看见一滴与你对话的水

一滴归家的水

一滴如血的水

 

黑暗之徙

 

你苦难的历程已经开始

你原初的感觉仍在飘逝

你凝聚成滴水结晶为陨石

你完成遥远之光时间之梦的跨越

你温暖的方向已经远遁

你古老朴素的天空之根仍在下沉

你寻找你水草丰美的永远之家

你冥想之中永远的小帐

 

时光倒流的远方

大地之源的深处

一座羽翼频频颤动的月城

大海上一座时隐时现的小岛

天空外一颗四处流浪的晨星

神灵时刻关注的圣坛

命名为影子的影子

被伞状的大地的巨手抓起

于黑暗而狭窄的地道向月城流徙而来

椭圆的影子滚动的影子四分之一的影子啊

大地神另于勒身边的信使

黑暗派来代替黑暗的夜晚

地下之地拯救的一道光

一道光中的气

一股气中的水

一泓水中的土

一块土中的火

一团火中之火

一次又一次地分解与裂变与还原

只为接纳天空最辉煌的光芒

接纳缓缓降临的原气

接纳属于自己的根

 

期待又拒绝着一切的董拉

倒在被血染红的预言里的董拉

用阿爸的雪掩埋自己的董拉

温顺又乖巧地听从神灵的指引

向孪生湖走去

 

苦难笼罩着月城内外

向往的力量推动着滚滚浪潮

亘古的神 拓荒的英雄

眨眼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一尾不可侵犯的鱼

在黑暗漫长的时间之道游动如初

与众多的鱼儿展开刀光和剑影

踩着众多的鱼尸悲壮地向前

争战 为一座象征的城堡而争战

自此注入你欲望的深潭

 

庞大的虚空的月城灯火阑珊

黑暗之母创造的诗行

清澈的明净的月城祥气缭绕

大地之神频频舞起的鼓乐

体现着天帝普寞的每一种变化

就像飘舞的树叶体现着风声

裸体的影子自然的影子期待另一半的影子啊

如期抵达月城

独立为月城中的一顶小帐

绿叶上随风滚动的一滴晨露

草海上刚刚顶起的一伞蘑菇

等待夜归之人的一个小小的卜居

一个创世的家

 

亿万斯年的这一时刻

董拉越过没有光亮没有声息的雪野

回到部族的孪生湖畔

靠着默鲁山滚下的巨雪

轻轻地躺下 静静地感觉

影子为原气启开了大地之源

原气为影子舒展了天空之根

夏日的飞雪覆盖了绿野

冬月的惊雷震碎了雪山

天空的原气与大地的影子

影子的灵魂与原气的肉体

永远永远地融为一体

成为普寞的诗

另于勒的乐

神鬼的舞

生命中的生命

 

一棵世界的草

 

那场毁灭世界的大雪崩

雷声翻滚地卷走了牛马背上的部落

坍塌的巨响仍然砍伐着云集的灵气

一片漆黑裂骨的天地

几朵幼小的乌云跌入岑寂的陷坑

瘦瘦的月光望着自己残缺的梦

和羊角上摇曳的影子

那匹载着董拉的流泪的冰雪之鹤

呼吸均匀地卧在曾经的孪生湖畔

一棵孕育太阳的草从冰的眼睛探出脑袋

成为世界仅存的生命

 

跨越世纪的草

深入童年的冰缝努力成长

你在草的腹中

想着血液里的白头鹰飞于梦里还是梦外

唱起那首拯救雪崩而献身的祷歌

 

    请神宽恕我们吧

    水草牛羊无罪

    让我点燃雪山吧

    乌云飞向白骨

 

弱小的青青的草

站在苍白得痛失颜色的死海上

被风中繁衍的风践踏着

无比娇娆的身子瑟瑟作响

被饥饿的严寒撕咬着

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站起

淡绿的目光穿越着残冬深处的回声

创造着花苞诞生的梦

在草无泪的心里

梦是万物的始祖

眼生日月星辰耳生风云雷电口生飞禽走兽鼻生众人

梦是光中之光

充实着宇宙巨大而遥远的子宫

梦是神秘的影子

无时不在地预言着童贞的气

无所不有地象征着纤尘不染的水

梦是一草一石

没有梦的草便不是草

走进童年的草便能有梦

有现在和未来

 

雪崩中逃亡的鸟

你一遍遍叩击腹部的鼓声

藏于黑暗之宫的春天

你想象的时间的巨石撞响大陆

那时的光辉就会渗入寒风

消失的孪生湖就会从咔嚓声中飘然而起

世界的草就会触到温馨的水

触到饮水的土

那时的你就会走出草的身体

被草的热血轻轻托起

一头的啼哭碰碎黎明

碰碎黎明层层包裹的太阳

那时的你就是草的太阳

就是一个部族的太阳

 

静静冰原上长大的草

谛听着花朵毕毕剥剥绽放的心跳

阳光如飞舞的鱼

成群结队地游到草的身边

看草如何开出一朵紫色的莲

开出一脸吮吸冰雪的火

长在无边无际的冰天雪地里的草

为花梦幻着

开在遥遥无期的茫茫阳光里的花

为神灿烂着

而花心里小小的果实

你在为谁歌唱

 

横空出世

 

这里飘落的该是春雪吧

该是南山迁徙而来的阳光

用青青的鸣叫呼唤着水草对大地的回忆

跨越历史的石头

成为高原一片漫无边际的潮动

孪生湖间的草甸

一丛丛残冬的烟尘散发着饥饿的香味

牛羊们永不散去的游魂

随风而泣  与雪共舞

曾经星罗棋布乳汁充盈的部落

于血红的哀号中如云散去

一顶融雪中站起的帐房

被雯云的长发轻轻涵盖

那是天使的翅膀

天使庇护着英雄之家的翅膀

 

天地的根源

走过一段苦难的历程

温暖的月城里的鱼

你在寻找一个梦幻的家园

 

春雪还在静静地盛开

啁啁啾啾地拍打着帐顶上空的祥云

董拉 预测雪崩的董部酋长的公主

梦见圣猴从天而降的白鹤的化身

像暗淡简朴的毡帐

安祥得不带一点人间烟火

她仿佛躺在去年的那堆暖雪里

一座沉睡了千年的火山

时时刻刻接近日夜梦想的辉煌

她紧闭双眼倾听每一朵雪花落地的声音

每一朵雪花都落在她燃烧的心上

唱着一首如泣如诉的歌谣

她至敬至诚地接受了阿爸留下的秘示

把自己铺成一条生命的路

让未来的英雄从此经过

 

 

天空的灵魂  大地的肉体

光明的元素  黑暗的形象

光的史诗  气的颂歌  水的舞蹈和土的岩画

以及火的紫莲

温暖的月城里的石头

你在建设一个梦幻的家园

 

火山喷血的黄昏  白头鹰啼鸣

一道祥瑞的白光撕破云雾直射黄河之源

阵阵春雷的马蹄从绵绵峻岭滚过

高空飞舞的白雪化为异香袅袅的芳雨

一声婴儿的啼哭

从那顶最矮小最冷清最平静的白帐

桀骜不驯地传来

 

这是怎样的一声啼哭啊

猛虎怒啸于翠微的山谷

罡风从每一道裂缝聚集而起

巨龙长吟于漆黑的深渊

景云弥漫了每一方天穹

大块的积雪接连不断地从山顶崩裂而下

成群的风站成绝壁上的一幅幅岩画

咆哮的江河一浪高过一浪地撞击着此岸与彼岸

疲倦的猎人与狼群的凝视仍在雪崩里僵持

被无形之力震惊的魔鬼

于四面八方顺着啼哭的方向纷纷而来

浑身长牙披发蒙面赤身裸体的妖魔克虏

红脸盘和黑头顶砍下的香象之牙

拔下一颗牙就能变成与她一模一样的克虏

唱起如哭似笑的咒歌

随着人皮大鼓混沌苍茫的鼓点

在锐利无比的荆棘上颠痴地舞蹈

青面獠牙满脸只有一张嘴的饿鬼骨余

如一团死亡的黑云

把神赐的牦牛的灵魂举在半空

把一只破土而出的母羊扔进冰窟

把一双血淋淋的手伸向帐房

 

你是古老的神是未来的英雄

来自天堂穿过天境要到人间

你离开月城的这一瞬间

建起了一个梦幻的家园

 

很久很久以前的大地

只有一块白色的可兰石

白石在天地未分的一片混沌之中

吐出一口白色的气

白气慢慢上升变成一只白身黑顶的鹤

白鹤向上旋飞升起了天空

白石向上长成了祥云缭绕的默鲁山

白鹤在旋飞中创造了天地

飞到无法再高的地方便燃成了太阳

太阳女神便被董拉称为忽亘爰

而太阳女神之使者的大鸟

唯独能出入独角豹看守的冥庄之门的大鸟

永远拯救守护和背负灵魂的大鸟

与众多的魔鬼拼死一搏

就像高原的雄鹰与成群的苍狼

你死我活地争战

 

董拉抱着猕猴一般刚刚出生的男婴

抱着一团撕心裂肺的火苗

跑出那顶即将倒塌的雪白的帐房

仿佛看见梦中的圣猴跳跃长空

她望了一眼怀中没有阿爸的孩子

抬起沉重的头颅向东逃去

她听从火神艾旦丙的暗示

与没有一丝光线的深夜

一起走向浑圆如家的太阳

 

火的泪水是黄金

 

火在奔跑

像无数头雄狮围着默鲁山

疯狂地奔跑

石头的眼睛里旋风骤起

成为黑暗之火回到天堂的坦途

在红脸盘和黑头顶放牧的羊群里

火呼吸着纷纷扬扬的血液

把牧歌上的星星甩向蓝宝石的孪生湖畔

时间的梦长出一双双月光的脚

踩在火神艾旦丙瘦削而凄美的肩膀

秀发飘舞 纤手高举

他在浑身长满手指的风里

把自己的灵魂放进寻找影子的火中

他散发出一片淡淡的青草地的气息

猛然感到董拉抱着那个火焰的男孩

走在风的额头

 

火曾住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天堂

是神话传说的小阿妹

火美丽得叫人钻进她的怀里

如同一朵雪花被水点燃

火与众神一道在默鲁山上嬉戏

是天和太阳的女儿

火曾在山下遇到一个英俊的男子

把春天和烤熟的食物给了他

把藏着火种的头发给了他的岩石冰块和草木

董部族人有了照亮黑夜的火

他们用火驱除雪崩和魔鬼

用火祭祀神灵与祖先

用火焚烧遗体濯洗有罪的灵魂

火被灵魂带到地狱

火因而向上燃烧

如同水向下流淌

 

人间的水向下流淌

地狱的火向上燃烧

水与火在土中相遇而成为语言

泥土散发出来的气息是风丢失的头颅

是创造天地的白鹤旋飞时散落的羽毛

是从东南西北聚起的风神更且菲的歌声

风把火载向四面八方

随后消失于火的烟雾里

成为火仰望天堂的眼睛

和袅袅升起的泪水

 

火是最冶艳的紫莲花

在飞翔里打开自己

像翻滚的石头追逐翻滚的水

把烤熟的食物放在董拉和男孩经过的岸边

把他们四周的严寒变成春天

把刺骨的寒风吸入自己的心里

火知道他们会找到那个白骨遍野的草甸

会创造一个庞大的诗意的家园

火在遨游中放开他的灵魂

让他跑向灵山北麓兰湖旁边的熔洞

等待魔鬼放出的苍狼

他从兀立的火光中

看见自己像一头原羊

一头强壮的原羊

一头美丽神奇的原羊

 

火在触聚中离翔

以树的形式倒在荒原的身上

四肢上火红的汗毛箭一样射向远山

秃发的头颅如同游向原始森林的巨蟒

火无穷地放大着躯体

把无数的根扎进岩石

火伸出巨大的舌头舔着无泪的云和羽毛

猛烈地歌唱 猛烈地舞蹈 猛烈地盘旋

把一座山放进火里也会成为烈火

把一场暴雨放进火里便有烟云飘过

把整个天堂放进火里只能剩下传说

火触到的一切都是灰烬

火永远在熄灭中重获新生

在死亡中分娩遍布天地的婴儿

 

火经过一场剧烈的燃烧

便躺在僵硬的废墟上

向给她生命的太阳倾诉苦难

倾诉无依无靠的悲凉

和燃烧时五马分尸一般的疼痛

或者在草丛里跟流窜的蛇一起玩耍

把永远做梦的时间从石头里挖掘出来

或者骑着找不到头颅的风浪迹天涯

忘却自己被剧痛扭曲而变形的脸

火渴望家园又毁灭家园

从天堂的宫殿到地狱糜烂的子宫

从树上的鸟巢到铺着黄昏的兽穴

从红脸盘黑头顶的坟墓到默鲁山众神居住的城堡

火注定了只能永远濯洗万物的灵魂

濯洗地狱里人的灵魂

一点一点洗去灵魂上布满的虚伪贪婪和罪恶

火却永远找不到自己的灵魂和家园

 

火看见光从体内射出

映红了天地而回到广博的夜晚

风从身边飘飘而过

静静地躺在山谷思念天上的风

火听见土为了万物的生长而沉积

长出一座座蓬勃向上的山脉

水为了遥远的大海而奔流

滋润了两岸的花草和牛羊

火不知道自己为何而不熄地燃烧

火伤心地流下了泪水

火的泪水就是黄金啊

火的灵魂就是烧不毁的事物啊

是青烟的袅绕  灰烬的飘扬  石头的焦黑

是苍鹰的盘旋  雄狮的奔驰  山河的旋转

是童年的祭祀  太阳的舞蹈  春夏秋冬的流浪

是为黄金的真谛而生死的人

再次回到火中

 

与河同行

 

无数夜晚的白昼过后

绵亘不绝的山群过后又一大草原豁然展开

虽下大雨  盘旋的黑雕不躲树间

飞有远力  空谷的猛鸷岂止于天

董拉  逃出魔鬼之手的董拉

抱着孩子伫成一尊古典而圣洁的雪峰

头顶那朵华盖般的祥云空悬如初

渐渐泛黄的山色浮动着鸟羽缤纷的蜃气

她滴血的目光泻向金色的远方

她饱经风霜的脸庞刻满了磨难

她青紫的秀唇颤动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

她乌黑茂盛的长发随风轻扬

一根草绳束着破烂的皮衣裹着熟睡的孩子

长裙的碎条在她的裸脚与小腿间荡来荡去

她一丝不动地站着

一块历经千年的磐石

聆听拂过草丛的风声

白石里孩子均匀的呼吸

 

你宽阔的眉宇闪动着日月的光辉

你圆满的鼻翼翕动着清新的大地之气

你细小的眼角悬挂着晶莹的晨露

你花瓣的双唇拂动着轻柔的山之凯风

你红润的脸庞流露出纯真与美丽

你熟睡于阿妈的怀里

一只受伤的雏鹰

 

董拉一动不动地站着

黄河自她的面前长歌当哭地流过

秋天的草原被浪涛翻滚的马群踏裂为二

幻想以外的太阳

一颗血淋淋的马头

被落荒而遁的黑夜从山后扔了过来

一股旋风瞬目舐干草尖上的血滴

庞大的野羊群冲出峡谷旋转着铺挂下去

声声苍狼的嗥叫回荡着没有人烟的空谷

她抱着哭泣的孩子顺河而下

 

你怎么会哭呢

泪水从脸颊大滴大滴地滚落

哭声从你的心间喷薄而出

与黄河的涛声马群的嘶鸣苍狼的嗥叫汇成一片

汇成一曲最有力最强大最雄壮的乐章

灵魂的石头遍布荒野

永恒如时间之火

在盘旋

在奔腾

在穿梭

 

董拉来自黄河源头

神圣的默鲁山

恒久地高矗于她的心间

滢澈的孪生湖

是她失落的两滴清泪

她抱着孩子顺河而下

奔向天际的黄河会为她指示一路的方向

  一个部族的阿妈

太阳升起的地方

有她水草丰美牛羊遍野的梦想

  未来英雄的摇篮

漂流于大地的双乳之间

每一道皱纹里都充满着自豪和欣慰

  春意盎然的蓝天

心间流出的每一时刻都成为最纯真的语言

她给怀里的孩子起名为党项

一个美好幸福坚强勇敢的象征

一个把所有希望寄托于旭日的希望

她周身的信念之力

融进乳汁涌向天地之子

 

你曾是火神艾旦丙和凡间男子的儿子

只因多看了几眼天帝普寞那位绝美的侍女

被复仇女神妙无赤乎折断双翅逐出天堂

成为天上之天逃出的一团火

一丝雨后的空气沁入董拉的体内

回到你梦幻的家园

一座羽翼频频颤动的月城

那里曾有你的原气和影子

悄悄盛开的紫莲与月光

翩翩起舞的西风及大雪

还有创造的源

 

董拉从故乡的梦中惊醒

不知从何而来的原羊坚实地堵在洞口

一头原羊

一头强壮的原羊

一头美丽神奇的原羊

一道野兽不敢接近的栅栏

雄壮威严地注视着洞外

远处的狼叫明灭不定地游荡过来

她月牙般的眼睛盈满了热泪

她心疼地唤醒俊美的小党项

给他吃了几颗黑亮诱人的浆果

带他走进山下淙淙流淌的水声里

强壮美丽神奇的原羊乖顺地跟在身后

水声里有一片野花竞放的草海

草海里有天上陨落的星辰

星辰里有四散觅草的羊群

你来到人间就会说话了

你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最美的诗

你望着茫茫无际的草海说

 

    草海啊草海  我是你永远的儿子

    请你长出一片数不清的马牛和羊群

    让我做它们永远的兄弟

    让我与它们一起共建家园

 

残阳西斜  千古冰峰一片殷红

红中射出几道灿亮炫目的白光

故园的西风与流水共鸣

几朵白云同天使的翔鹰一起盘旋

董拉又见黄河

蜿蜒曲折勇往直前的精神之力

荡漾着乳汁和鲜血的生命之源

清澈的长河倒映出孪生湖畔的一情一景

预言的雪崩  分娩的帐房  魔鬼的血爪

她心灵上永难愈合的隐痛

在湖泊连着湖泊的黄河岸边

一堆岁月的骷髅挡住去路

大鸟的暗示飞出记忆的森林

一股亲切的风围着她如泣如诉

她不知道浪迹了几度春秋

更不知道翻越了多少荒山野岭

原来只为找到这个白骨遍野的草甸

安下家来

 

大舞羊

 

高原长出一片绿浪翻滚的草海

草海盛开一野洁白灿烂的羊群

羊群创造了一匹匹强健勇武的狼

雪团滚动的黄河之沿

湖泊连着湖泊的传说之岸

阳光与风声站成岩石的英雄之家

岁月的骷髅上搭起的帐篷

茫空的边缘陨落的一角残月

孤独地映照着高空游荡的灵魂

乖顺地跟随董拉的原羊

不知从何而来向何而去的原羊

肩负着某种神圣使命的原羊

和董拉和党项经历了沧海桑田的阵痛

与野兽的角逐  对水草的拓展

创建了一个庞大的诗意的家园

孪生湖畔尾随而至的苍狼

此起彼伏地嗥叫着草海的繁荣与干枯

好像为众羊苍凉地奔跑着

 

大鸟再次莅临玛多的上空

九匹苍狼围困了原羊

原羊豪壮地注视着饥饿的苍狼

十三只羝羊护卫着党项

这是怎样的一种对峙或者聚会

夕阳逃遁  将最后的鲜血洒向河沿

嗜血的风随着幽光闪烁的哀号拂草而来

灵魂之山  一层一层与茫茫苍穹融为一体

黄河第一次展现出浓重的夜色

高原处女般奏响激越的喘息

被颂为天地之子的党项在狼群中央

与大鸟与羊与狼凝固于高原

凝固于冬夜

 

湖泊连着湖泊的玛多

一堆篝火呼呼猎猎地升腾起来

众多长发飞扬的女子

纤手高举  翩翩起舞  颂歌缭绕

鲜艳的火光烘托出一顶鲜艳的帐篷

还有阿妈焦急而期待的目光

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莫非你回到了久别的天堂

见到了久别的火阿妈

 

阿妈为你燃起了火

为你照亮了回家的路

这是怎样的一次对峙或者迁徙

夜在流淌  架起通向天国的云梯

枯黄的草  无边无际的小鸟在鸣叫

黄河之浪  轻轻拍打着两岸的手

天空的原气与大地的影子

影子的灵魂与原气的肉体再次相融

成为你生命的全部

你成为天空的灵魂  大地的肉体

光明的元素  黑暗的形象

成为光的史诗  气的颂歌  水的舞蹈和土的岩画

以及火的紫莲

 

篝火与阿妈  帐篷与你

被十三只羝羊一只原羊和九匹苍狼

一圈一层地围住

你把篝火燃成威力无比的太阳

与茫空边缘陨落的残月相互辉映

阿妈拉起你的手与火同歌与火共舞

歌声在黄河上下反复回荡

波及之处  狂风乍起河水咆哮岩石碎裂

舞蹈在玛多方圆来回飘扬

舞动之处  乌云翻滚冰雪融化天地震动

与你对话为你存在的原羊

随着火焰随着阿妈随着你

唱起颂歌

扬起犄角

腾起四蹄

 

颂扬的雷声划破神秘的天籁

犄角的闪电撕碎沉重的黑夜

蹄间的暴雨冲裂广袤的草海

一圈又一圈护卫着你的十三只羝羊

随着你翻江倒海地歌唱

跟着原羊天崩地倾地舞蹈

永远地歌舞着大火

直到孪生湖畔尾随而至的苍狼

成为黑夜

 

灵芳

 

高不可攀的灵山  深不可测的兰湖

长在云际的孤桑  伏于谷底的野兔

一幅风声展开的山水之画

你脚下迅速逃遁的云之平川

你仿佛向西而行

苍远的天地闪耀着一片野花竞放的光芒

你仿佛听见西风里的声音

一种幸福如生命开始痛苦似灵魂出窍的声音

你仿佛感到声音里溢出的芬芳

一缕令你痛不欲生死而无憾的芬芳

你从未有过的感觉

心灵剧烈的颤动

她梦里轻柔的呼吸

最轻最柔的呼吸与颤动

 

你仿佛向西而行

手持一把银光缤纷长短自如的月翎

一根战神曲巴可当年送给月亮神丽晰的玉簪

你骑着从天而降的白骁马

一匹主宰万物命运的白骁马

一匹金翼闪闪遇火不燃遇水不沉的白骁马

穿越闪电的草甸荒界和戈壁

滚过雷声的山脊原林及裂谷

大片大片呼吸着扑面的西风

大口大口痛饮着西风里的骤雨

你仿佛看见同阿妈避难的熔洞

狼叫明灭不定游荡过来的熔洞

原羊堵在洞口的熔洞

你忆起阿妈月牙般的眼睛

几颗你心里生根的浆果

 

你仿佛醉倒了

醉倒了如雪飞舞的月光

醉倒于野花竞放的草甸

你张开圆满的鼻翼

为那一缕缕芬芳

你紧闭晶莹的眼睛

听那一阵阵心跳

 

一块月光  一块闪光的宝石

从清幽的冥空徐徐降临

一个美丽无比的少年

站在一朵纯白的吉云上

云边坠着七颗天真烂漫的星子

他秀发飘拂的额头有一对弯弯的羊角

放射着五颜六色的洞彻心灵的光华

他羽翼丰润的翅膀停在半空

散发着奇花异草的肝胆俱裂的暗香

他透亮如蝉羽纯美如白莲飘洒如飞雪的轻纱

随着阵阵西风秀秀潇扬娟娟翩舞

他玉兔嬉戏文鱼穿梭丹鸟啁啾的眼睛

流出一片无边的柔情无限的爱

他雪莲花瓣一样燃烧的芳唇

微微一笑  天地亮成白昼

他面对躺在野花竞放的草甸上的党项

平静地说

 

    流浪了万年的圣猴

    被折断双翅逐出天堂的天使

    一个部族永远的英雄

    你要去完成一项使命

    你要拿着我送给你的月翎

    骑着天帝普寞赐你的白骁马

    你要翻过九十九座山涉过一百零八条河

    你要击败阻止你前进的豺狼虎豹

    你要向西而行回到你的故乡孪生湖畔

    那里有一尾放牧狼群的鱼

    她的额头有一颗雪痣

    她叫玛雪

 

你从野花竞放的草甸翻身而起

跪倒在丽晰清雅超逸的长裙之下

你双手接过月翎

银光缤纷蜃气缠绕温馨绵延的月翎

你好像听见白骁马的长啸

恢宏博大旷久辽远响彻天地的长啸

你侧耳倾听的这一瞬间

丽晰留下一道光柱一股秀芳一条花径

飞回月宫

 

你一伸手从梦中惊醒

岁月的骷髅上搭起的帐篷映照高空

劳作一天的阿妈安然熟睡

守护的原羊站在帐外

挂在西天的月亮冰清玉洁

一切的一切依旧如昨

你策马奔向孪生湖

奔向大地最灿烂的部分

奔向期待已久的影子

奔向神秘的源头

 

为女而战

 

辉映两轮皓月的孪生湖畔

她脚步的陨石雨敲打着你敞开的心扉

走过的秋草地绽开一朵朵乳白色的花

你感到声音里溢出的芬芳

令你痛不欲生死而无憾的芬芳

一片漫天飞舞的瑞雪

一汪鱼舟轻漾的涛水

一轮红光绚丽的夕阳

她是你的另一半自己

心驰神往的时光

魂牵梦绕的地方

 

白骁马遇火不燃遇水不沉的金翅

展开一野洞彻灵魂的光芒

白骁马嘶鸣  雷声滚动

恢宏博大旷久辽远响彻天地的嘶鸣

穿过你漫长的疲倦和瞬间的美梦

你睁开双眼  高原颤抖

黄昏铺开四面

一层又一层的苍狼降临八方

黄昏的苍狼悄悄向你围攻而来

 

你猛然站起  风一样飞上马背

手中的月翎闪出清冷惨白的剑光

你向曾经围困你和原羊的苍狼冲击

向垂涎篝火和舞蹈的苍狼冲击

向消失于草海尽头的苍狼冲击

白骁马  矫健神速的虎啸龙吟的白骁马

左冲右突

四蹄之下狼群翻滚哀号遍野

月翎  尖利玄妙的风驰电掣的月翎

上下飞舞

舞到之处血光四溅狼迹一片

党项  眉宇间闪动日月光辉的党项

大声吼叫

吼叫声把狼群扔向灵山又被弹回

摔成天空和夜色的伤口

 

这是怎样的一次生死搏杀啊

倾泻的狼血映红风暴

群狼的尸体堆满回声里的空白

飞扬的枯草飞扬着枯草

 

腥红的天空

凌乱的草滩

越来越淡的夜色

你的心头又有萦绕的芬芳

芬芳里有你终生苦寻的影子

影子里有你创造生命的源泉

源泉里有你漂流的象征的城堡

你为之而战的离翔之触聚

她白玉的纤手召唤着你出窍的灵魂

她舞动的新云化成一片彩色的雨

你和月翎和白骁马沐浴着虹的光芒

感觉着湖的心跳

激动着她的美丽

 

她就是西风里的声音

声音里溢出的芬芳

最轻最柔的呼吸与颤动

你的另一半自己

守护爱情的月光

流淌生命的兰湖

水神花处临居住过的地方

从默鲁山流出浣洗万物的圣水

 

穿过野马之滩

越过札拉山口

辉映两轮皓月的孪生湖

阿妈失落的两滴清泪

故事中预言的雪崩  分娩的帐房  魔鬼的血爪

阿妈心灵上永难愈合的隐痛

你血液里熊熊燃烧的烈火

你顺着火向打马而去

苍狼野马和魔鬼挡住去路

前面的苍狼一线排开

血红的目光流出一片曾经的仇恨与贪婪

后排的饿鬼们穿着羊皮骑着野马握着弓箭

为首的仍是那个嗜血的妖魔克虏

她头戴骨饰双目流血长舌过颈

你举起月翎  白骁马四蹄腾空向前冲去

她甩下马鞭  箭镞和苍狼一齐射出

你挥舞月翎  箭镞纷纷而落苍狼滚动如石

她高举狼牙杆  黑压压的饿鬼向你猛扑

你用闪着寒光的月翎轻轻一挑

她向你头颅砸下的狼牙杆飞向灵山

你闪电般冲出左右两翼围来的饿鬼

你不管他们怎样穷追不舍

只看见一尾鱼从西方升起

 

  在被你看见的瞬间

变成一位美似女神艳如紫莲的女子

她的额头有一颗亮亮的雪痣

是玛雪

是大地神另于勒的使者

是放牧狼群的神奇的鱼

就在羊皮缝制的黑帐之外

无处躲藏的终点

流徙尽头的卜居

风雨过后的彩虹里

 

青青的雪花

 

雪花盛开

你看一朵朵天空的花

大片大片春天的颜色

舒展着你纤尘不染的宁静与芬芳

雪花飘舞如神灵

你听神灵的预言敲响心中的雪花

茫茫苍穹冬季的梦幻

缓缓归途月光的秀发

西风走过大地留下的骨骼

 

你和玛雪相拥坐在白骁马的金翅上

雪花从天堂来到你们的脸庞

留下火阿妈欣慰的一笑

你们向祭祀神明的灵山飞去

玛雪向她的梦里飞去

你向玛雪的梦里飞去

 

从高原到高原再到高原的风

追寻家园的苦难苍凉和悲壮

吹响梦中惊醒的伤口

吹响天堂的一朵朵白雪

沿着黄河而迁徙的歌

翻滚的牛羊和女人闪耀着血色的荣光

被鹰驮向蓬勃向上的积雪山脉

驮向不落的太阳的旗帜

 

雪花依旧飘零

你看一双双飞翔的手

默默地轻抚红云的脸颊

你眨着夜色深处的睫毛

脉脉凝望着雪花深处的玛雪

像雪花里的水一样歌唱

时间之外秋波荡漾的洁白的鸟鸣

滑翔着幸福

和白骁马幸福的足音

 

你仿佛又见圣洁的月亮神丽晰

看见他原是一块羊一样的红石

只因创造天地的白鹤从他身边飞过

他就变成了白色而充满了爱意

如同你找到放牧狼群的鱼

因你的注视而变成光辉的女孩

你好像找到了那种绝美的感觉

心里顿时舞起了火焰

在雪原上滚动

 

雪花和雪花重逢

执手倾诉迟到而神奇的重逢

遥远的黑帐与丽晰指引的重逢

雪花凝成甘露

洒在你们一起的生命里

雪花燃烧着自己

点燃一片又一片茂盛的枯草

以及藏于草中的风

雪花站在地上

心与心消融的一吻

你看你听多美的一次死亡

青青的雪花

爱情青青地成长

 

天地一色

 

党项又见同阿妈避难的熔洞

灵山北麓落水潺潺的熔洞

兰湖旁边众芳菁菁的熔洞

永远的精神的家园

党项和玛雪走进珍藏黄昏的梦乡

走进翠藓滴蓝温泉喷涌的圣地

一竿竿修竹鸣叫着静谧

千年丹崖上琼枝玉叶荡漾着群猴

一朵朵娇花怒放着情歌

鬼斧神工的石座石床悬挂着龙珠

一缕缕月光

一潺潺流淌的熔岩

流淌着神灵的光华和幽香

流淌着玛雪和党项

 

    我赞美神灵啊

        我赞美至高无上宽宏伟严的天帝普寞

        赐我灵魂的原气护佑的大鸟驰骋的白骁马

        我赞美辽阔无涯博大慈善的大地神另于勒

        赐我肉体的影子守卫的原羊生命的家园

        我赞美辉耀飘风信芳醉雨的月亮神丽晰

        赐我玄妙的月翎爱情的神力自己的一半

        我赞美万物之根高不可攀的山神玄灵比

        赐我成长的摇篮猎牧的高原歌舞的篝火

        我赞美万物之源深不可测的水神花处临

        赐我甘甜的乳汁沸腾的血液精神的栋梁

        我赞美玛雪啊

        赞美你与白鸟媲美的歌喉

        赞美你与瑶草同芳的呼吸

        赞美你与谷火争辉的雪痣

        令我窒息的巨大的美啊

        我愿死在你的怀里

        如兰湖里的一块羌盐

 

    我想在童年里歌唱

        在冰草的露珠上舞蹈

        我想把雪山揽入怀里

        把脚印留在云端

        我想流进大海

        带走江河源头的蓝天和草原

        我想把白石放进体内

        嗅一嗅婴儿的气息

        和气息里的光中之光

 

落日西沉  彤云浮起

翠绿高洁的修竹舞起枝干

和着凤凰的双鸣引亢高歌

轻风送来一草一木的笑声

传来文鱼说着草叶说给花朵的话语

会唱所有歌曲的丹鸟

把悦耳的歌声放进每一滴雨中

放到党项和玛雪的眼睛里

黑山高不过兄弟的坚

青海深不过姐妹的净

白骁马伫立洞外

像当年强壮美丽神奇的原羊

 

   玛雪啊  羞落野花的雪莲花

        不染纤尘孤傲冰雪的无瑕玉

        你呼出的瑞风敲响兰湖

        亘古不绝的山系频频回首

        你光芒的秋水震动灵山

        千奇百怪的岗岩缓缓舞步

        你秀唇的焰火点燃孤桑和草甸

        原羊的玛多一片鲜亮

        一片祥和

 

   党项啊  流浪了万年的圣猴

        火神艾旦丙唯一的儿子

        屡受妖魔克虏和苍狼的迫害

        让你承受众神承受不了的委屈和耻辱

        让你成为苦苦寻找夜晚的白昼

        让你历尽磨难创建家园创造部族

        我愿永远陪伴着你

        和你的幸福一起幸福

        和你的痛苦一起痛苦

 

 

在这有苍狼饿鬼和妖魔的高原

有白头鹰白骁马和牛羊的高原

有董拉党项和玛雪的高原

不知昼夜流出熔洞或者熔洞凝固昼夜

文鱼丹鸟何在

不知灵山深入兰湖或者兰湖容纳灵山

天空大地如何

不知党项和玛雪去了哪里

风雪依旧飘洒

雪白的灵魂里

一颗星星在梦里闪烁

乍醒又眠

 

祭天

 

湖泊连着湖泊的岁月之岸

阳光与风声站成岩石的英雄之家

辉耀着安宁的高山与流水

歌声在黄河上下反复回荡的董拉

舞蹈在玛多方圆来回飘扬的董拉

蹒跚着庄重的西风向灵山走去

指引的阳光

她脸庞绽开的一朵朵鲜花

仿佛朵云的啼哭气息如兰

牧歌里的马群

她攀缘而上的高原

摇曳着波浪起伏的神光和虔诚

没有路的灵山

山神玄灵比在人间的住所

山里的每一块白石里都有一个可爱的婴儿

她与荒山野艾喁喁对语

一股紫薇的清气环绕着游魂

完整的供品的牛羊沿着山脊奇异地升起

奇异升起的董拉

面对西天  长跪山巅而成为山巅

双唇颤动  朗朗祈祷而成为祈祷

 

太阳靠近灵山之根兰湖之源

靠近白昼与黑夜的边缘

玄黄的缺角的月亮翩翩于默鲁山脉

淡淡地俯视着曲折北去的黄河

你和玛雪山水无阻风雨兼程

西行时阿妈清亮的泪水

千万不要伤害苍狼的告诫

祭天之日定要归还的叮咛

一只火焰的苍鹰闪过北山羊的雪线

你倏然感到大地的力量冉冉升起

匆匆向神光即临的灵山驰去

 

灵山之巅  一炷紫色的烟火

一股猎猎嘶鸣的旋风直冲霄汉

一道落英菲菲的彩虹横贯西东

天使的大鸟围绕紫烟栖于苍空

祭台上的牛羊栩栩欲生泪花莹莹

她双手举过头顶又慢慢放下

她高仰头颅触及西天又砸向大地

她咏唱着神秘的颂语又默默无言

强健高大的原羊无比美丽地面西而跪

随着董拉俯首抑或咏唱

你和玛雪远远地听见

 

    阳光升起黄河之曲

    月光凝聚积雪山脉

    星光放牧析支水草

    天地造化大鸟原羊

    八个孩子九个地方

    无数石头一只火狐

    一只火狐

    火狐

 

滔滔东逝的黄河牛羊成群

岁月的骷髅创建了英雄之家

你幸福的死亡重获新生

玛雪销魂的梦长出双翅

董拉的目光流出一丝丝血红的忧伤

紧紧拥抱着玛雪和你欲言又止

她知道玛雪有孕在身希望你好好照顾

她知道相聚便是离别希望你听懂她的咏唱

她知道苦难还在等你希望你勇敢坚强地面对

一阵不祥的马蹄由远而近

声声苍狼的嗥叫喷涌着漆黑的怒火

白骁马的嘶鸣震倒了拴马的树

董拉推着你们急切地说

 

    孩子  你们快走

    化成白头鹰的阿爷会保佑你们

    这是神的旨意

    命运的白骁马会载着你们

    到一个太阳升起的地方

    我随后就来

    就在你们的头顶上飞翔

    就像一轮飞翔的火焰

 

永生

 

黑色的风暴旋过野马之滩

浓重的乌云驰过札拉山口

一起向黄河之沿扑来

晴天炸响的霹雳翻腾着急促的马蹄

一泻千里的山洪席卷着苍狼的吼叫

一起向玛多之晨扑来

断裂的高原喷吐着火红的熔岩

融化的河谷咆哮着滔天的残冰

一起向英雄之家扑来

仿佛阳清上升阴浊下沉

天倾西北

地陷东南

 

原羊  那头美丽的原羊

沐浴着扑面而来的腥风血雨

怒视着追寻而至的苍狼的残冰与魔鬼的洪水

护卫着面西而跪默默祈祷的董拉

护卫着数不清的牛羊马群

护卫着玛多的神圣

 

    神啊  请拯救我们

 

白骁马  黎明的白骁马

遵从神的指引

铭记董拉的叮嘱

载着你和玛雪向东疾飞而去

没有名字的山峰和裂谷一如平川

高耸入云的原林和瘦骨嶙峋的戈壁一闪而过

还有落泪的阳光

 

苍狼燃烧着复仇的目光

一步一片灰烬地逼向原羊

搜寻让他们哀号遍野的白骁马

血光四溅的月翎

把它们扔向灵山又被弹回的吼叫声

穿着羊皮骑着野马握着弓箭的饿鬼们

两翼包裹着逼向董拉

一身黑暗腥气冲天指甲如剑的妖魔克虏

对董拉吼道

 

    你当年从我的手心逃掉

    我没有吃上你儿子的肉而痛苦万分

    他竟敢抢走我从孪生湖里捕到的鱼

    那是我们最美丽最高贵的公主

    你快告诉我

    他们去了哪里

 

鸟蹲胸对着风

鱼卧头迎着浪

披发蒙面膜拜西天的董拉

平静安祥地唱道

 

    他们在灵山北麓兰湖旁边的熔洞融为一体

    快乐为他们感动 幸福为他们祝福

    他们遵从火神艾旦丙的指引

    去寻阳光升起月光凝聚星光放牧的地方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

    我要回到天地的怀抱

    党项是神灵命名的英雄

    他迟早会铲除你们这些嗜血的恶魔

    神啊  请让我成为一轮火吧

 

黄河在泛滥

淹没瀛寰的洪水即将到来

董拉 盼望春天的公主

梦见圣猴从天而降的女孩

分娩没有阿爸的孩子的女人

抱着党项沿着黄河漂流的阿妈

在白骨遍野的草甸上安家的始祖

养育英雄长大成人的白鹤之化身

猛地仰起头颅

长发飘向身后

她紧闭双眼

感触时光的翅膀

她微微含笑

谛听灵魂的跳动

她双手合十

默念神秘的咒语

她凝成一尊石头

石头化成一股青烟

升上苍穹

 

    神啊  请让我自由地飞吧

 

你看冰雪的神

灿烂着大片大片的阳光飘过极顶

你看一丛丛语言的族帐从天而降

一无所系的白云

和羊群

和女人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赵丽华诗十首
.县委书记权力大得吓人 几乎跟中
.林轩:购房者已变成政府的长期租
.贾平凹《带灯》:这40万字我说
.石家庄女孩街头绘树洞画轰动全国
.作家池莉被圈内奉为经营标杆:有
.郭敬明进军国际版权领域引进“二
.诗歌翻译出版的现状和期待
.死刑是草民特供,死缓是权贵特供
.垃圾派十周年:《垃圾派十年诗选
.中国垃圾派迎来诞生十周年
.陈丹青:春晚是无产阶级文艺+夜
.陈行之:革命是淤塞导致的溃决
.南鸥诗歌近作六首
.董辑:诗歌活水中的三股浊流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解非•诗歌鉴赏:(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施施然:形象是一种熔炼(潘维)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一箪)
.李飞骏诗选(2012年)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女子智灵性诗群
新开专栏   更多>>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岱下人家
.Neversparrow .庞白 .一和华
.climberlb .北残 .天城阿扁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