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原创
赵丽华诗十首

赵丽华诗十首


  □雨
  
  开始是暴雨
  非常暴
  后来是大雨
  非常大
  再后来是中雨
  非常中
  再后来是小雨
  非常小
  再后来雨停了
  非常安静
  再后来雨又来了
  带着风
  呼啦哗啦的
  劈里啪啦的
  非常喧嚣
  打着墙、窗户及水泥屋顶
  这些不会说话的东西
  非常无聊
  
  □一盏灯下面的阴影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阅读?当我们的脚所能丈量的 比不上我们的眼睛
  比不上他人和大众
  普京成为克宫新主。换洋教练。航母开进海峡。国
    产车羞答答
  降价。谢军迎战卡尔波夫。政府再次平衡出
  一个贪官……
  而我女儿的阅读停留在:
  为什么蜘蛛能够织网
  为什么蜘蛛网不是蜘蛛的窝
  为什么蜘蛛网能粘住苍蝇、蚊子却粘不住自己……
  
  星期一我预言会有更多的不幸
  更多的手把手扭伤
  更多的尾巴被门夹住
  更多的抗菌素混在生理盐水中被注入血管
  (而干扰素何时能像青霉素那样降低身价,惠及百姓?)
  在滴答声中,钟摆在摆动
  (钟摆被我评选为这个世界上最乏味的事物)
  水滴将靠着某种持之以恒的韧性将瓦片击穿
  这是否会成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时间将静止在凹槽里?
  
  更多的风沙从沙漠的海直刮向咸水的海
  (那不是摩洛哥南部那种叫做阿捷治的旋风
  更不是南斯拉夫的阿尔姆风
  不是突尼斯的吉勃力风
  更不是哈布风、伊姆巴特风、喀新风及达突风)
  它是尚未命名的怪胎
  从蒙古、张家口,一路横扫北京、石家庄、上海和杭州……
  安丽代表平民百姓(非诗人群)发出感慨:
  “有些风只是叹息着吹向空中。”
  
  灰尘永远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在你心里藏着可怕的嫉妒和狭隘
  在下水道里堵塞着被肢解的没人买卖的残肢
  在门把手上潜伏着最具杀伤力的细菌:
  你只要进来,就会被咬住
  除非你戴着套子生活
  除非你戴着套子做爱!
  
  灾难突然加快了自己的步履
  它变成了分裂后的原子
  正以光的速度追逐那些在田间劳作的农夫,采茶的少女
  它要拆散你的细胞链
  它要将你的血液变白
  仿制你的DNA的那十三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
  他们联合起来集体跟踪你!
  他们比你本身还坏,还阴郁
  手持十三面镜子,潜伏在四面八方
  (还有一个钻入你内部)
  他们要夺走你全部的秘密和自由!
  夺走你说假话、做梦甚至死亡的权利!
  
  黄河裹携着泥沙
  雪水背叛了雪最初的白
  一万只蝉在树枝中产子
  一万只蝉在叫着:毁掉、毁掉、毁掉一切
  毁掉最后一棵水杉和银杏
  毁掉丛林中最后一只猛虎
  让已开的花朵闭合
  让月亮长出秃疮
  让食肉的熊猫变成文雅的素食者
  让它的动作由敏捷而变得迟缓
  让它乏味而庄重地面对一个越洋空运过来的异性
  让异性之间充满了猜忌和敌意
  让异性之间忘记了怎样相爱!
  
  更大的风刮过来
  窗户被拍击得啪啪作响
  门再一次背叛了窗户
  良心背叛了良知
  布路图斯背叛了恺撒
  马蒂斯背叛了伦勃朗
  白话诗背叛了唐诗宋词……
  看门的狗在向我狂吠
  女儿懂得更多这样的知识:
  夏天的狗为什么总是伸着舌头
  狗为什么总是将耳朵贴在地下睡觉
  狗为什么认识路
  狗为什么能吃骨头
  它背叛了它的粮食和我的耐心(爱心)?
  
  是有所节制还是更加放任?
  我的诗里流的是血还是水?
  主编要求:长诗,长诗,长诗能说出更多的东西!
  而群众有没有阅读的耐性?
  我是否要把门关上
  关掉你疯长出来的尾巴
  关掉沙尘暴
  关掉那些比沙尘暴还可恶的美容、减肥及性病广告
  我听到更多的人在夸奖:
  她是那么好!方方面面
  她保持了我们的理想和初衷
  而我听到一个诗人更高的声音:
  你必须放弃
  你必须真实!
  仿佛好不是最真实的
  仿佛好是一个最模糊的概念
  而真实的就是叛逆的……
  
  我在犹豫
  犹豫是一种姿态上的大美
  我思索着保持自我还是盲从他人
  我要自由是否就要打破制度和秩序?
  我要留下来就只能不去?
  我说过不要就不能再要?
  我死了就不再活着?
  放弃思索先打理准备扔掉的东西:
  科蒂布兰卡收缩水
  芦荟面膜
  拿起口红时我再次犹豫,我讨厌脂肪酸、一元醇酯
  及染料这些化学的东西
  我讨厌一切化学!
  物理需要想象
  数学需要严谨和精密
  化学只是雕虫小技
  它最日常,最易氧化、锈蚀和污染
  你看显微镜下口红中的羊毛脂吸收了那么多的
  金属离子和大肠杆菌
  那么多的吻痕
  那么多泡沫一样的语言……
  
  □月 亮
  
  到了这时候,她终于静下来了
  月亮从她的左肩移到她的右肩
  月亮还洗着阳台上的大理石柱以及她身上的污垢
  月亮也洗着众多不说话的事物……
  一棵半夜不眠的树也有着自己的冤屈
  它最终在月亮的清洗中静了下来
  它还把叶片上的阴影抖落到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她目测了一下这些摇摆的叶片到水泥地面的距离
  比自己温暖的肉身到水泥地面的距离要稍近些
  ——不足十米,它横过来
  恰好是一条熙来攘往、车流如织的马路的宽度
  
  □春风与春雨并不是孪生兄弟
  
  春风是个负责任的、勤快的信使
  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也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连冬眠在洞穴里的东西都被他叫醒:
  “起来啦,宝贝,装死不好玩!”
  而春雨则是个懒散的、爱耍性子的人
  他高兴起来可以缠缠绵绵、雨脚如麻,连下三天三夜
  他不高兴了蜻蜓点水,雨过地皮不湿……
  
  □廊坊不可能独自春暖花开
  
  石家庄在下雪
  是鹅毛大雪
  像是宰了一群鹅
  拔了好多鹅毛
  也不装进袋子里
  像是羽绒服破了
  也不缝上
  北京也在下雪
  不是鹅毛大雪
  是白沙粒
  有些像白砂糖
  有些像碘盐
  廊坊夹在石家庄和北京之间
  廊坊什么雪也不下
  看不到鹅毛
  也看不到白砂糖和碘盐
  廊坊只管阴着天
  像一个女人吊着脸
  说话尖酸、刻薄
  还冷飕飕的
  
  □如果大雪一直下
  
  大雪不是下给我自己看的
  当然也不是下给别人看的
  那么它是下给谁看的呢
  我看不到3平方公里以外的白
  你站在高处
  你可能看得远一些
  他有望远镜
  他可能看得更远一些
  那能怎么样呢
  那也不能说明大雪就是给你们下的
  你、你们,任何一个
  如果大雪不是专门下给我的
  那也不是专门下给你们的
  大雪肯定有自己另外的想法
  所以它就这么任性地
  把高处盖住一些
  把低处加厚一些
  把黑的变白一些
  把细的变粗一些
  把国境线变模糊一些
  把海岸线变得更模糊一些
  分不清是谁的海了
  也分不清是谁的山了
  也分不清是什么宗教信仰了
  分不清是什么党派团体了
  也分不清是谁的老婆了
  也分不清是谁的孩子了
  也分不清是好人坏人了
  也分不清是猫是狗了
  就天下大同了
  就共产主义了
  
  □随着轰隆的巨响……
  
  随着轰隆的巨响,漫天的潮水
  向堤坝冲去
  它们像挣脱枷锁的野兽
  像放纵的马群
  一旦突破防线,它们对现有的秩序与规则的
  反叛与破坏
  将是剧烈而空前的
  
  我失手打碎了镜子。我不照耀什么
  我能变坏吗?
  我能坏到哪里去?
  
  □第五大街·逆光中的女人
  
  一个神色恍惚的女人
  走在第五大街
  她仿佛丢了什么
  她笑了一下
  她走得慢极了
  她有时候干脆就是站在那儿
  她站在那儿就挡住了从第四大街
  走过来的人和
  一些光线
  但是在她后面
  那些来自第六大街的人
  仍在陆陆续续从她旁边走过去
  我这样说你就能想象
  她的头是朝向
  第四大街的方向
  她的身子也是
  我与她的遭遇几乎是必然的
  我沿着第四大街走过来
  步履匆匆
  手里提着两兜贡菜
  我停下来
  她看着我
  是吃惊的表情
  她极其认真地端详我
  又笑了一下
  
  □朵拉·玛尔
  
  她平躺着
  手就能摸到微凸的乳房
  有妊娠纹的洼陷的小腹
  又瘦了,她想:“我瘦起来总是从小腹开始”
  再往下是耻骨
  微凸的,像是一个缓缓的山坡
  这里青草啊、泉水啊
  都是寂寞的
  
  □我爱听火车的鸣笛声
  
  我爱听火车的鸣笛声
  从很远的地方,从半夜传过来
  
  但我想住在铁道边的人们
  怕是烦都烦死了
  这样的噪音,还带有震动
  
  总是有闲的人在抒情
  总是那些无闲的人,在没有选择的生活面前
  默默忍受着贫病、羞辱
  颠沛流离的命运
  
  □悲 伤
  
  有很多时间
  是用来悲伤的
  悲伤没有道理
  悲伤还需要理由吗
  
  我的悲伤和我的微笑一样
  不打扰任何人
  不夸大其辞
  不强加给朋友
  不酿成事件
  
  □一个农民的浪漫生活
  
  我羡慕那样一个农民
  在夜静更深的时候
  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
  一个人来到野外
  坐在田埂上
  抽一根烟袋锅子
  看夜晚的风景
  之后呢
  把那些盖大棚菜的塑料膜
  都捅破了
  把地里所有的
  站着的
  躺着的
  靠在路边的
  所有秸杆
  都点燃了
  然后在遍地火光中回家
  
  □这个夜晚……
  
  这个夜晚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那样
  在黑黑的大地上蹲伏着
  他被巨大的委屈笼罩着
  找不到出路……
  直到天亮的时候
  他突然不见了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poem/1/153674.shtml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安 琪:任性(长诗)
.丁当
新开专栏   更多>>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6668号-3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