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专栏 >> 诗群
《垃圾派十年诗选:阴阳贵卷》
    摘要:救救我,老天那,救救我 太阳是位 野心勃勃的造林者 用透明的阳光 遍布世界地造林 天啊,我没有一块安全地了 海洋,山峰,楼房,街巷 以及我生活 每一天每一秒 皮肤,头发,衣裳,围巾 都种满了 光明林
 《垃圾派十年诗选:阴阳贵卷》

 

 

《答马麻子及致扬刺的风》 

 

你还没有完全打开自己  

海洋的门已被我敲坏   

 

也为敲坏就能打开  

波涛的锁  被我敲的锈迹斑斑   

 

是我命运房间空无一人  

还是我把自己敲成精神失常者  

 

 所以天神不愿为我打开啊  

我只好用森林撬开海洋的门   

 

海洋的门被我撬得粉碎 

粉碎成撒哈拉沙漠的门  

 

撒哈拉的门我是无法打开的  

打开了也不会有港口的房间   

 

只好站在撒哈拉门外啊  

披头散发地狂喊全世界得人   

 

全世界的人儿消失在哪儿  

谁会相信我在撒哈拉门外傻等开门的人   

 

割下我的双耳做房门吧  

谁知双耳被我意外制作成锁   

 

把我自己锁在撒哈拉沙漠的房门上  

还有太阳也被我锁成沙漠上怪兽   

 

上帝 不要用电雷呼唤我  

电雷也被我撕成沙漠上的胡杨树   

 

撕成胡杨树 我也打开不了沙漠的门  

也许五千年就是我笨重的房门

 

《灯 囚》

 

一盏很亮的灯把我困住 
我在这盏路灯下一步也不能动 

灯光不停地鞭挞我 
疼痛的撕心裂肺的狂叫 

奇怪的是人们看不见灯光鞭挞我 
更不要说听到我痛苦的声音 

真是千古没有的聊斋
路灯独独捆绑我一人 

灯的牢房把我囚成呆子 
我也不知在灯光坐牢多久 

大人小孩都好奇的看怪事 
公路挤得人山人海 

这人一定是个活死人” 
要不是个精神错乱者” 

后来,一位精神病专家给我诊断 
证明,我的精神非常正常 

铁面无私的警察还是要逮捕我 
罪证 破坏安定团结的恐怖者 

请求太阳为我伸冤吧 
谁知 太阳是幕后的策划者

 

 

《飞行之罪》

 

我飞行不起来啊 
欲欲起飞,怎么也张开不了翅膀 

蓝天不许我飞 
还是我飞行就是罪证

飞行应该是鸟的自然天性
为什么我飞行是恐怖行为

上帝给鸟的伟大权利

每个羽毛都是犯罪的证据

飞行是鸟必须要完成的光荣使命

为什么却是我犯罪的工具

 

蔚蓝的天空啊怎么了

布满山水的树木花朵

 

时刻监视我的是便衣警察

不允许我飞行的野兽似封条

 

更好的追寻太阳 我飞上天空

却不知 它是天神粪便诱惑我美好幻想

 

更温馨的拥抱月亮 我飞上天空

却不知 它用月光的小便戏弄我的全身

同伴一个个不得不远远离开我 
每天呆傻望着同伴翱翔天空 

蓝天应该是鸟的伟大祖国

为什么却是我的第十八层地狱

 

电闪雷鸣中飞翔 应该是鸟的英雄壮举

为什么却是撕碎我翅膀的毒蛇

天空不允许我飞行就算了

为什么还要用粗糙的白天绳索

 

紧紧地把我捆绑在荒凉的原野

强迫我穿上脏兮兮的黑夜丧服

 

欢腾的为活着自己守灵

可笑的吊唁正在翱翔天空的鸟儿


天空啊,难道我只能含泪望着你 
做一只鸟,就是很惨的输给了命运 

 

不不 即使我被风吹雨打成悬崖

也要渴望在万里晴空自由自在的呼啸


给我一片水吧 哪怕是一片地 
我就能创造出浩瀚的海洋

 

 

《光明森林 

      ---—致李有明和灵子 

 

很累的读我一首诗 

我惊恐万分 

迷失在光明的林 

 

相信太阳 

是位伟大的伐木者 

会把黑夜的林 

伐成肥沃的原野 

 

谁知 

太阳是位 

贪得无厌的盗木者 

把黑夜林的树木 

伐成 

建造自己早晨豪宅的 

华丽林料 

 

天啊 

太阳还是位 

罪大恶极的纵火者 

刚把黑夜林伐得光光 

就像项羽火烧阿房宫 

把黎明 

人类唯一精神避难所 

烧的大火冲天 

 

救救我,老天那,救救我 

太阳是位 

野心勃勃的造林者 

用透明的阳光 

遍布世界地造林 

天啊,我没有一块安全地了 

海洋,山峰,楼房,街巷 

以及我生活 

每一天每一秒 

皮肤,头发,衣裳,围巾 

都种满了 

光明林 

 

老天啊老天 

我无可奈何在光明林 

迷失成一头困倦的兽 

春天和秋天哦 

摇身一变 

时时追杀我的猎手 

江河,湖泊哦 

盘绕在光明林的蟒蛇 

 

在不能乞求什么天神了 

应该勇敢伐木啊 

用愚公移山的精神 

把围困我的光明林 

伐的干干净净 

 

可是 

光明的林越伐越多 

光明的林越伐越茂盛 

太阳啊,我知道 

你种下光明的林 

诱惑人类上当受骗 

但你自己 

也被自己 

亲手种下的光明林 

困成痴呆者 

 

我和人类 

困倦的野兽 

会大胆 

撕餐你的血肉 

 

当然 

吃不掉的血肉 

我会用我想象的彩色盐 

咸咸地 

腌成万花盛开的春天 

腌成果实累累的秋天 

 

 

《鬼 史》

 

国王下达命令已很久

圣人还是没有编写出鬼书

圣人不知是聋子还是哑巴 
圣人从来没有见过鬼 

 

真想把王朝说成鬼的家乡

王朝的历史就是鬼的故事

 

国王就是凶恶残忍的鬼老大

皇亲国戚都是凶恶杀手

 

文人墨客高级的化妆师

丑陋无比的鬼包装成帅哥靓女

 

圣人吓得浑身冷汗

无法编写要杀脑袋的书

 

要是真的把国王写成鬼

圣人不就成了鬼的帮凶吗

 

天下人再也不会对圣人毕恭毕敬

大街小巷见到圣人横眉冷对

 

绝不能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日子

下定决心编写出百姓的书

 

一定要让全国百姓愚蠢透顶

他们有一点文化就是国家的不幸

 

怎么能胡言乱语编写鬼史

再说现在就是小孩也不好哄骗

 

圣人急的乱抓头发

空空千年也写不出一个字

 

不能就这么冤枉死去

圣人跪在厕所想苍天求救


圣人想来想去 
突然急中生智扮回鬼 

 

国王心花怒放夸奖圣人

鬼的历史编写的真实可靠 一定是深入了生活

 

 

《鬼人》


所有的生灵都是上帝创造 
只有我是自己创造了自己 

所有的凡人都害怕魔鬼 
只有我能和魔鬼自由来往 

我是上帝无法想象出的生灵 
更是魔鬼不可思议的怪物 

现在我把上帝穿在身上 
用魔鬼喂养我的人生 

所以,上帝从来没有形象 
所以,人们从听不到魔鬼的声音

 

 

《鬼像》

 

他们总是把我吓的半死 
我也把他们吓的忐忑不安 

我最怕在街巷行走 
总是莫名其妙被绊倒 

一定是遇见了鬼 
不是鬼,我怎么会被绊倒” 

鬼又在世上出现了 
天天奇怪听到没有人的人声 

 

心急如火的是国王

一定要把世上的鬼全部打死

 

人人根据对仇恨者地长相

发泄一张张鬼的标准像

 

鬼的肖像贴满京城

国王和文武百官个化成了肖像

 

心急败坏的是国王

人人都是鬼 人人都是大鬼圣人

 

又一道圣旨贴满京城

一定要画张标准的鬼像

 

我也想画张标准的鬼像

让世上的人们对我点头哈腰

 

但我看不见他们

以为他们不存在了

这世上一定只有我一人了 
要不,我怎么看不见一个人 

可我天天看见乱哄哄的吵闹声

还有处处都有打砸抢的场面


可我从没有见过鬼 
不知鬼长的什么样 

正当我心急如火时

忽然被一块石头砸昏在地

 

天啊 正当我眼冒金花时

看见一位圣人帮鬼 街巷乱杀人

 

于是我非常认真地住在湖边

把那位圣人形象画了张鬼像

 

当然我再也不敢到国王哪儿领赏

天下人人都在大街小巷抓拿我

 

《交通》 

 

我把下山的太阳 
煮成红鸡蛋 
我叫上山的太阳 
生出大公鸡 

我用红鸡蛋 
买通黑夜 
这样,我成了黑夜的大王 
黑夜王国畅通无阻 

我叫大公鸡 
生出大冰山 
这样,我可以和天空对话 
用冰山的语言 

下山的太阳是金元 
上山的太阳是天梯 
这样,在下世纪的早晨 
我有二盏灯,指挥交通 

 

《命运之殇》

 

他妈的活见鬼
真是活见鬼的怪事
今儿我终于发了正月的工资
打扮很帅地往家行走
必须要穿过一条很繁华的街
但我不敢往众多人群的地方
我绕开所有的人
独自一人匆匆往家赴
当我紧张而又兴奋回到家
大吃一惊痛哭
我的工资一分钱也没有了
身上的衣服 奇怪地不在了
天啊 刚才我行走在街巷
是一丝不挂地行走
难怪我行走在街巷
街上所有的人对我窃窃私语
原以为我很帅的样子
把街上所有的女人惊呆
钱也许是高级小偷盗走
穿在身上的衣裳怎会一件也没有
更加狼狈的事还在后面
家里的人也认为我是疯子和坏人
我被自己的家人赶出家
活像一只丧家犬乱窜街巷
 

《墙》

 

兴奋在墙上行走了

海螺和帆船

 

你重重在下面

可怜呻吟都犯罪

 

自由大胆喊一声

声音早被电雷镇压

 

镇压只能在泥土中爬行的蚯蚓

千年万年 寻找不到出路口

 

一辈子要坐牢在黑暗中做牢了

光明在哪 远古一个美好传说

 

现在 光明只是蚯蚓一个笑话流传

谁都不相信 含泪笑着讲述

 

黑夜也许就是光明

天天哭着向后代奇怪讲述

 

人类不会相信天大笑话啊

微弱的火柴光芒蚯蚓们吓的浑身颤抖

 

让我做你们的隐形翅膀

但厚厚墙 我不能反抗

 

现在我就是撤除一块小小砖

神也要用严厉的天规审判我

 

孟江女啊 再哭一会吧

破旧古墙 全部哭倒

 

它实在太厚重 太漫长

神用三千年时光漫不经心砌

 

飞翔是我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了

墙把我周围一座刻不出文字的墓碑

 

 

《是不是打开了天堂的门》

 

不安的在灯下写诗 
我没有了灵感 

不知荷马现在在哪 
弥顿尔会不会在罗马等我 

找不到天堂的门 
我不知天堂的门在哪 

但丁,如果你还居住在天堂 
告诉我你曾迷失在那片森林 

包围人间的大片沙漠 
是不是你曾迷失的大森林 

难怪再也没有天堂的鸟 
诗人们都在大街上叫卖口技 

但丁,那天空的霹雷 
是不是你挥舞的巨斧 

要把天空砸碎一个洞口 
让天下穷人都能到天堂居住 

但是,天下穷人不想居住在天堂 
只是幻想,阳光是无边的麦地 

因些我祈祷鲜花是穷人的时装 
天下穷人把春天漂亮穿在身上 

我不安的在灯下写诗 
是不是吻到了玛利亚的双脚

 

 

《收集金黄烟丝的老驴》

 

收集金黄烟丝的老驴

黄土高坡从不刮大风

很小的风儿吹不开花草

 

洁白的羊儿只好路到千年外

千年外的海滨寻找家园

 

兴奋异常的是群毛驴

悄悄地收集了金黄烟丝

 

金黄的烟丝收集了很多

有一个黄土高坡被它们创造

 

其实毛驴是圣人的头颅

不需要嘴巴也不长耳朵

 

所有的海啸它们都听不见

即使听到也为是魔鬼欢乐唱歌

 

金黄的烟丝还在收集

不生长花草的黄土高坡改造成广场

 

斧形的广场建造不出验阅台

不知被谁装在过期的人类集装箱

 

过期的集装箱是一只生锈的历史电筒

生锈七位瞎子的空空口袋

 

空空千年也没有装过一分钱币

千年前在没有放射一丝光芒

 

无头国王只好在沙漠上

举行悲伤晚会

一位没有皮肤女孩的无聊电话

 

电话那头是位大人物葬礼

没有尸体葬礼鬼魂才愿举行

 

口是心非老鼠悄悄跑到外面唱歌

七条眼镜蛇是七台乱哄哄国戏

 

古希腊的悲剧 观众的眼睛观看的丢失

二十四史上演空空荡荡

 

黄土高坡千年前就没有电雷

毛驴们痛苦地把眼睛撕的电闪雷鸣

 

《输》

 致王之平 

我又很惨地输了 
很惨地输给对手 

胆大包天打败对手 
我当然输得一无所有 

输不能叫屈伸冤 
必须心甘情愿接收 

我是一不小心打败对手的 
但,必须跪在命运面前,罪该万死 

胜就是悲惨的输 
命运就是让我输光一生 

我是位拳击爱好者,输了 
我登台参加比赛,输了 

真得不想再当拳击手 
可是如果我退出,我将输得粉身碎骨 

虽然我拳术高超,独创拳法 
能很轻松打败天下无敌手 

早晨,别再为我升起一轮日出 
日出永远是我悲惨的落日 

更别让我在大海上行驶帆船 
海洋会被我行驶成死亡的沙漠 

大地啊,千万不要盛开鲜花 
每一朵鲜花,都是跟踪我的毒蛇 

月亮啊,为我飘起满天大雪吧 
输就能成为我五彩缤纷的胜

 

 

《死亡印章》

 

悄悄

白天丧服

穿在身上

 

没有

知道

它们

哪儿飞

只知道

每天

悄悄回到人间一次

 

 

《歪经》

 

 

车子开倒天外 
天外是一片空虚 
上帝是一片空茫 
上帝就住在空虚 

我和上帝成了好邻居
和上帝友好来往
上帝和人类成了亲家

女妖和人类成了一家

 

我娶了上帝的女儿

上帝是我的岳父

我是上帝的半子

我要为上帝服务

 

我娶了女妖为妻

女妖是上帝的女儿

我和女妖是夫妻

我应该为女妖服务

我还是人类的一员 
不能背叛人类 
应该杀掉女妖啊 
但女妖是我的妻子

 

 

《为爱情守灵》

 

枯草变成了

世界的胡须

我们不得不在水一方

却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

 

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

不得不乞求月亮

月亮悄悄黑夜穿成丧服

莫名其妙为爱情守灵

 

怎么能为爱情守灵

不得不割下嘴唇

火热热的嘴唇

焚烧黑夜丧服

 

谁知  月亮己被烧化

烧化一片无水的河

我再也寻找不到

就象在非洲寻找不到雪人

 

嘴唇只得燃出一团冥火

为我们的相思守灵

竞把自己燃出朝霞冥火

为天下的幸福守了灵

 

现在  就是在同一条河流

我们也不可能相见到对方

世界把白天穿成我们的丧服

黑眼睛别在丧服上孝章

 

 

《想入非非涌向山谷》

 

夕阳神秘一笑

走进了深深地山谷里

 

辉煌的白天故事

要漆黑黑地上演

 

空无一人上演

还是要所有的观众

 

披麻戴孝观看

月亮的千古婚礼

 

天下观众观看的

眼睛忽然观看丢失了

 

月亮的悲伤婚礼

从来都没有新娘

 

谁也不愿参加月亮的婚礼

谁也不知道月亮的爱情传说

 

天下人都有爱情故事

唯独月亮千古都没有爱情故事

 

最不解风情的是月亮

看见人间爱情从不动心

 

月亮为什么要举行婚礼

没有新郎的婚礼怎么能叫婚礼

 

深深地山谷里

忽然传来了阵阵惨叫

 

是夕阳强暴了月亮

还是黑夜野兽要做月亮新郎

 

披麻戴孝的天下人

想入非非涌进山谷

 

山谷里只有一滩血迹

浑身发臭的黎明叼在半空

 

披麻戴孝的观众狂喜

终于见证了壮丽朝阳的壮丽诞生

 

一个个手捧鲜花欢呼

不知道鲜花也是月亮的血迹凝固

 

 

《阅读电雷》

   —致巾城

 

你一百零七次阅读北岛

我一百零七次把海晒成盐

 

支起我眼睛的炉灶啊

割下天空的伤口太阳

用大把海晒成的盐

把肥肿的日啊

烧成香喷喷的红烧肉

 

你一百零七次阅读北岛

我一百零七次把盐泡成海

 

割下我的红唇啊

扎一只木筏

可是苦盐泡出的海

没有东南西北

更不知道什么叫方向和海岸

 

一百零七次把我砍碎吧

砍碎成一百零七次封救命书

塞进月亮的信封啊

可是,怎么都塞进不了

狂风暴雨不允许我塞进

 

只好再一百零七地

把海晒成盐,否则砍碎的我

就要变质,发臭,腐烂

用海晒成的盐

咸咸地腌我吧

每块骨头和肉腌的蚊蝇不咛

 

你一百零七次阅读北岛

我一百零七次阅读电雷

 

 

《致李有明和灵子》

 

你两个诗都是鬼 
——李有明为本人一首诗的一句留言 

人不是我的身份啊 
森林才是我的身躯 

盗墓者把林伐成漫漫沙漠 
只好时常咆哮出漫天风沙 

是谁把灿烂的阳光 
制造成通电的铁丝网啊 

把我牢牢囚在铁丝网内啊 
动也不动的呆成令人生畏的悬崖 

苍天啊我再也不会发问你 
只想把天堂拆成建筑材料 

为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建造楼房 
祈祷把片片月光轻轻剪下 

为在铁轨上捡煤炭邋遢的母亲 
做件件漂亮的衣服 那脏破的衣裳 

真的不能穿在身上了 
我会用冬天的大雪为你儿子制作牛奶 

他浑的身泥巴在逼迫我狂笑啊 
真想把阳光煮成热水让他好好洗浴 

人不是我的身份啊 
人间不办理我的身份证 

只好把户口安在地狱 
和群鬼人做至亲的朋友 

当然我还得把死亡穿在身上 
白天和夜晚烤成两只香脆脆的鸭 

和鬼人交换心肝和血液 
我和鬼人就有了对方的想象和语言 

现在人是鬼的身份证啊 
必须让圣人重新在地狱里上学 

让我痛快地长啸一次啊 
海洋刮起超级风暴 换换人间

 

《自由》

 

苍鹰是自由的囚徒

还是自由是苍鹰的囚徒

 

电闪雷鸣拷打着苍鹰

自由的羽毛落满人间

 

羽毛飘落成人间的寒雪

春天凋零成凄惨陵园

 

历史莫名其妙地为自由守灵

活人守成残缺不全的墓碑

 

意外把活人守成墓碑

竖在一个个死人的墓碑旁

 

 

苍鹰高贵地埋葬着自由

自由生长遍地的野草

 

苍鹰为自由唱起哀歌

哀歌挂满世界的白花

 

白花是人间的朝阳

流淌着淋淋的鲜血光芒

 

要为自由贡献代价了

自由是最高明的便衣警察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艾略特:他改变了一代人的表达方
.官建益:反腐败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陈仲义:从“乌青体”看娱乐时代
.托马·桑切斯风景摄影小辑
.赵卫峰:2012年中国诗情纪要
.《1942》:有饭吃谈不上是人
.原散羊:后草原叙事的三个关键词
.原散羊:生活及其假想敌
.吴思:中国言论自由的五个层次
.第三极联合推选:2012年中国
.张维迎:反腐以十八大为界搞特赦
.作家“入驻”校园:文学教育的冲
.中国民间艺术孑遗:皮影戏能否绝
.叶檀:二十亿村官的食利链条
.不染:为政改特赦贪官是否可行?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解非•诗歌鉴赏:(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施施然:形象是一种熔炼(潘维)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李飞骏诗选(2012年)
.女子智灵性诗群
.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一箪)
新开专栏   更多>>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岱下人家 .Neversparrow .庞白
.一和华 .climberlb .北残
.天城阿扁 .原散羊 .一箪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