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专栏 >> 诗群
《垃圾派十年诗选:卧夫卷》
    摘要:海呵,你已经把你的蓝给我了   可我还是想要。我要你永远的安详与澎湃   我要你每天的日出日落   我想听你讲完你所有的故事   啤酒和苹果已经告诉我了   在一种残损的身体上落满了飞鸟   有一种目光所向无敌
《垃圾派十年诗选:卧夫卷》

 

 

 

昨夜好像又下雨了
  
  昨夜又下雨了。好像也有雷声和闪电
  好像也有死亡的姿势
  都不说假话?那么,我到哪里去放风筝?
  我把天使的翅膀固定在谁的身上?
  雨后,街头的那些湖、荷叶上的水果
  肯定也能活到2011年7月8日的下午
  昨夜又下雨了。你背着书包走出一间蓝色的教室
  对这个夏天的花坛无动于衷
  
  我再次原谅了今天的疲惫和我昨天的虚伪
  用生锈的圈套继续挖苦自己
  蚊子被我贴到墙面制成标本
  鸽子站在窗前嘀嘀咕咕
  我还听说了粮食在空中奔跑的声音
  为此,我浅薄得都有点想哭了
  
            2011.07.08.晨•卧夫制造
  
石头、剪刀和布
  
  你说,石头一定养在水里才最好看
  于是,我把石头养在水里
  用的是透明的水。我等着石头开花
  石头有海的味道。我躲在月亮底下
  用这些被腌咸的石头越来越安详地感化自己
  身边有一条蛇。但我不想把音乐破坏
  
  你说,你在和自己打赌
  于是我也和自己打一个赌:我赌你赢
  我因此成为烈士。我很可能再也不怕疼了
  今天比昨天明显短了一截
  这是我剪掉了一些橄榄枝
  这让我忘记了从心脏到边疆的距离
  
  世界多么美好。我们的世界
  有会说话的石头,还有剪刀和布
  
            2011.07.20.卧夫制造
  
或者从单向街到交道口
  
  从蓝色海岸到蓝色港湾,雨
  几乎没停。其中有一场赌来的暴雨
  淋湿了所有的路。或者从单向街到交道口
  我们都把写完的句子改动过了
  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回到原始森林?
  尽管林中也许没有漂亮的火车
  
  我从废墟里面探出头来
  觉得雨还是不够浓。如果还有下次
  如果还有下次我就躺在雨里
  直到水流成河,淹死一支画笔
  直到冬天来了,冻僵一只酒杯
  我想,我可能不会怀疑篝火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虽然隔着好几条街
  但我不会怀疑远处的篝火
  
            2011.07.24.卧夫制造
  
有的人死了
  
  画家罗海死了。他死于车祸
  把自己固定在宋庄的马路上
  诗人小招死了。他从家乡的桥上茁壮地跳了下去
  完成了一次飞翔
  有个姓洪的家伙死了。他深沉地死在空房间里
  虽然死因不明,可他真的死了
  听说2011年7月23日那天又死了很多人
  以前也死过人。以前也死过很多人
  我只是想:我为什么死得这么慢呢
  还有一些该死的人,为什么也死得有点慢呢
  
  其实,我被我追赶得汗流浃背
  只好在死人堆里寻找自己
  我有理由相信:我死过很多次而且死了很久很久
  甚至都已经腐朽成泥
  
            2011.07.29,于宋庄•卧夫制造

 

蓝色海岸
  
  海呵,你已经把你的蓝给我了
  可我还是想要。我要你永远的安详与澎湃
  我要你每天的日出日落
  我想听你讲完你所有的故事
  啤酒和苹果已经告诉我了
  在一种残损的身体上落满了飞鸟
  有一种目光所向无敌
  
  海呵,你让我春心荡漾
  你让我知道了又一种遒劲
  你让我听到了歌声
  你让我阅读了一把黑色的刀、向日葵和风车
  你让我忘了我本应该出趟远门。蓝色的海呵
  你蓝得都让我迷路了
  这让我如何把毕加索土豆吃完?
  
                                   2011.07.08.卧夫制造

 

入海石城
  
  孟姜女在这一带哭过长城
  在这一带,你用刀刃批判过自己
  而且比我多喝了整整四瓶啤酒
  也不能全怪我。长城以前就竣工了
  大海以前就有浪花朵朵
  乾隆以前就说这里仅仅一勺之多
  你并没在海的身边思考成礁石
  也没把笑容全文发表
  海水一层一层爬上岸的时候
  只是把你的脚吓了一跳
  不过,你终于第一次知道大海有多大了
  知道了大海比酒杯还大
  你终于第一次知道长城有多长了
  知道了长城比梦都长
  
                             2011.07.10.卧夫制造

628号码头
  
  是呀,凭借你的眼睛
  我看见了天空和风的颜色
  这里是628号码头。灯光忘乎所以
  浓浓的夜很突然地腐蚀过狼心狗肺
  门,是一种真实的谎言
  把通往火星的路混淆得泥泞不堪
  可是,我们每天都要告别一些地方
  还要途径其它的码头
  还要继续剥削自己
  千万别让白色蝙蝠知道你的笔记层林尽染
  昨天那几滴露珠
  还剩多少能如实地写进诗歌?
  离诗近了就离人更近了
  离人近了就离诗歌远了
  
                             
2011.07.12.卧夫制造

西红柿叔叔
  
  当我再次发现我的虚伪
  又想恶狠狠地打上自己一拳
  已经找不到太新颖的理由支援我的童话故事
  我不是没考虑再去吃一碗混沌
  或者长眠不醒、以及点燃一支蜡烛
  我考虑的事情都不特别刻苦
  也没被人看见
  我一开口,嘴里就塞满了昨天的食物
  而我最不喜欢吃饭
  当我刑满释放都不知道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当我招摇于门外
  只能用西红柿武装我自己吗
  
  这时候,天慢慢亮了
  西红柿叔叔该起床了
  
 
                                                           2011.07.13.卧夫制造

 

人言兽语
  
            初生是人,异化为狗,落荒成狼。
              ——引自《狼的档案》
  
  有人以为狼抢谁的蛋糕吃了
  有人想把胆小的狼驯成听话的狗
  狼很清楚:太多太多的物种身份不明
  甚至都以人的名义过着简直不是人的生活
  各种野兽、鬼们
  家禽家畜。一旦混淆了概念
  会像失恋一样痛不欲生
  
  我们的狼先生把窗外的景物截止在目前
  比如口是心非
  人面兽心,包括以为自己也是人的狗男狗女
  我们的狼先生打量着越来越清晰的今天早晨
  给自己判了有期徒刑
  把一炉火苗深深埋在心底而且
  只允许自己取暖

 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恐怕我走错了地方
  恐怕太阳是从另外的角度心照不宣
  你忽然给了我很多东西
  只留下了你的城市。为此,我忍住了一些叹息
  并听见了时间掉进水里的声音
  我想伸伸懒腰。或去某个街头
  探望曾经很依赖的第一个凳子
  我不是风,所以没有风声可以给你
  还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我对这份工作已经寻找了两万八千公里
  一边相信植物也许不死
  就像我喜欢上了叶挺的囚歌
  就像我在学院南路
  遇到过失散多年的自己

 画船听雨
  
  
眼前这个季节
  其实我不知道属于谁的季节
  要雨无雨要雪无雪甚至没有额外的风
  一天又一天的日子堆满了别人的果子
  上帝承诺的阳光几乎还有大约一个世纪的路程
  这该死的季节在这个固体的夜晚
  把我裁剪成了一枚落叶
  任我放荡
  连怀念都轻浮得不近人情
  渴望化作云烟
  渴望热泪横流
  渴望一条久违的船载着刻舟求剑的典故逐流而去
  还是画条船吧并在船上一起听一听雨
  也许自己就是一个雨季
  
         
2011.05.18.卧夫制造

太阳的背面
  
              ——读淑敏的画有感
  
  我庄重地端详一下太阳
  觉得不那么耀眼了
  阳光,很可能仅仅是你的化妆品罢
  很可能也没有太多的温度了
  若把流失的东西统统都拾回来该有多好
  你不相信你走的比我快走得比我远吗
  可能还要走得更远
  你只记得你把粉红色的植物
  分布在几张明信片上
  我抚摸着别人家的窗棂和透明的玻璃
  一心一意研究:如果再次遇到了大海
  诗情和爱情各占几分之几?
  这都是我昨天思考过的问题
  那些眼睛可以作证
  
            
2011.07.05.卧夫制造

 

拾荒者
  
              ——读黑羊的画有感
  
  梦里的路比康庄大道坎坷
  即将断流的河委曲求全
  绕着从土里挖出来的石头葬送了无辜的鱼们
  我同意把歇后语写在水上
  我同意婊子也立牌坊
  脱口而出的方言完全可以不负责任
  任何色彩都不可靠。乡亲们呵
  鸟类正在窗外虚张声势
  我为一粒玉米偷偷地摔破了好几面镜子
  但是,我成功地把心放得像门缝那么宽
  有个女子让我送她回家
  车到山前却疑无路
  我能飞起来一点点吧
  我总以为我能飞起来一点点
  
         
2011.06.04.卧夫制造

诗 
  
  诗说:我真的想让你们特别开心
  可是我做不到
  诗说:你们把那么多的感受都给我了
  我可从来没给谁过答案
  诗说:你们把回忆给我了
  把想象和愿望
  把一条条街道和十字路口
  把剩下的森林和森林里的秘密
  把完整和不完整的故事
  每个季节和季节里的内容
  太阳、包括虚构的太阳
  身边的月亮和远处的月亮
  几乎全部给过我了
  诗说:不要对我许愿
  我也不会给任何人太好的运气
  不会治疗爱情
  和品德
  不会让你笑出声来
  不是灯塔
  不是黑暗让你伸手不见五指
  不!我什么也不是
  诗说:我不是粮食可以充饥
  不是闪电
  不是及时的雨
  诗说:我不是救世主
  不是医生
  不是交通工具可以乘坐
  不是啤酒人人能喝
  我不是霓红灯
  不是除夕之夜的和家欢乐
  诗说:我不是过街老鼠
  不是牛鬼蛇神
  不是处女
  诗说:你们用大地的头屑
  刻意制造一首一首废墟
  所有的诗句其实都是我的尸体
  诗说:我原本是不具体的谎言
  任谁捕捉
  我是一种灰尘
  被堆积于天堂的角落
  诗说:我是梦的遗址
  座落于白天与黑夜之间
  诗说:对我无须苦思冥想
  像风一样洒脱有致
  像水一样顺其自然
  终会心得其所

          2002.02.10.

 诗之呜呼
   
  诗歌不是米饭也不是紫葡萄
  酒窖里没有酒
  同样不是能跳舞的地方
  远比诗歌更重要的事件始终都在威胁我们
  激情还有多少?
  在所有的事实面前还能浪漫多久?
  若用月色写诗
  只能描绘出黑暗
  若用阳光写诗
  只能向人证实你正过着今天这种日子
  若用现在的雪写诗
  是告诉你日常生活该有多么苍白
  若用花瓣写诗
  是告诉你美丽总是那么短暂
  用风写诗
  说的是空虚
  用泪写诗
  说的是种种无奈
  诗歌这鬼东西以虚伪的形式在指缝间
  渐渐流失或者
  被强大的敌人几乎揭穿
  诗歌一旦被梦解放
  蒙娜丽莎就无法用微笑
  影响什么颜色的月季们了
  诗歌的阴谋已经被同胞们识破了
  只剩下一小撮革命同志心有灵犀
  就像野外的房子
  能让无家可归的猎人过冬

  我深情地吸着一支本地香烟
  一位平平常常的麻雀守在一棵冬天的果树上
  忽然逃往别处
  几个孩子躲到弟弟的车里欢天喜地
  我和他们都沟通过
  但没谈诗
  我想,人们固定于各自的部落里
  诗歌的力气那么微弱
  海市蜃楼是上帝的家乡
  天上的星星离我们有点远
  写诗简直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
  男诗人自作聪明
  女诗人自作多情
  我想起了蚂蚁
  那种忙碌于闹市之外的小动物们

          2002.01.31.于宝山

写诗的过程

  (一)


  你读一首诗的时候
  我正想去厕所
  但我纹丝没动
  我坚持着等你把诗读完
  随即我就忘了我所有的欲望
  有多少次当我求救于梦总被你的声音惊醒
  我用额外的诗构筑的蜂巢
  在你的枝头上几欲坠毁
  一次一次企图戒诗
  就像一次一次戒烟一次一次背叛自己

  (二)

  出发之前我忘了告诉你你可以不写诗
  有人聊起什么作品
  她说她的书法他说他的散文
  没等我打断他们,他们就住嘴了
  我觉得我正在被春天的气息渐渐充满
  是我刚喝的二锅头起作用了
  我前面的那个抱着一把大吉它的长发女孩
  还没正式瞅我一眼就下车了
  不像昨天我遇到的那双眼睛似曾相识
  在我脸上举办一次明明亮亮的扫荡

  (三)

  窗外的灯远远不及挂在夜幕上月牙儿凄凄楚楚
  这是被诗虐待的下场
  我和你经历过这辆车的沿线
  你也知道我一直想改头换面
  不过,你给我的东西毕竟比以前深刻多了
  无论我继续吃多少苦
  只要你把春风经常拂到我的脸上
  就是我茁壮的好日子

          2002.04.20.于北京特4路共汽下层

 

  气死人不偿命
  
  我也摸到了一种皮肤
  我摸到的是雪的皮肤
  雪没把我冻僵,而是在我手里憔悴成泪痕
  有史以来,这是我遇到的更开心的事情了
  把怀春起舞的风气死
  把那些拣尽寒枝的喜鹊们气死
  把爱情学者气死
  是多么了不起的业绩呀
  还以为至少十天十夜不睡
  其实我们分别都睡着了
  这怪不得草原上成群的牛羊
  我用地理知识开始修改每一篇作文
  等良家妇女学会谱曲
  我在路上画一条河
  
         
2011.02.04.于黑龙江鸭鸭山

  最后一分钟
  
  我没等完最后一分钟
  就把门锁上了
  窗外的树在雪里并没说冷不冷
  今后,我想把阴影省着点用
  我想把灯关了,我扮成鬼
  对死人说一些风凉话
  死人不耐寒地时候
  我把死人生前所渴望的一杯白水泼到地上
  写一首赞歌
  赞美那些死去的活人
  赞美那些活着的死人
  祝贺他们经历过生或死的有效期
  直到这个节日的爆竹奋不顾身
  惊醒另一个早春
  
           
2011.02.05.于黑龙江鸭鸭山

你把钥匙丢了
  
  我期待的不是你把门外的风铃摇响
  而是你用钥匙开锁的声音
  你却把钥匙弄丢了
  你敲门的时候
  我还以为又是秋风在扫落叶
  其实你只要在门口稍微做一个蓝色的梦
  就能读到我的笑容
  可你总怕错过驶往下一站的班车
  这一次,我连祝福的客套话都没有力气说了
  等我再吸完一支烟,我想把窗户也紧紧关上
  我要把曾经的春天、夏天和秋天都埋葬在这个冬季
  我的身体越来越轻
  轻如鸿毛。但我仍然还有一大筐词汇
  用于和你打赌
  
           
2011.02.05.于黑龙江鸭鸭山
  
  
天使来过
  
  人前人后,近处的是狗
  远处的是狼。天使没忘了把翅膀带走
  我推着火车追赶了一程
  想把三座大山也同时推倒
  天使并没感动
  因为天使对自己很少信以为真
  并在心里虚构了一根刺儿
  以为一直都很疼痛
  大雁南征或者北战撩起的风声
  把天使启发得心花怒放
  弦外之音也是一种音乐
  爷爷说:属牛的今年不一定那么牛气
  天使说:春天的早上感觉真好
  我说:我只相信天使曾经来过
  
           
2011.02.02.于鸭鸭山下
  
  
战斗
  
  我正在提醒自己适应某种气候
  这是一种需要戒烟的气候
  我考虑的问题是,除了木偶
  和尚是否也没有七情六欲
  我已经成功地不那么想念我了
  我把心藏在我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我就不回来了。我向雪很厚的地方走去
  雪有多厚?可能让我深一脚浅一脚
  我想,我甚至可以把脸埋进雪里
  就像把脸埋进女人的山峰
  我对白花花的世界欲语无言
  我必须坚持着因此兴高采烈
  我没准备投降。敌人蜂拥而至
  我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拳
  
           
2011.01.25.夜宿哈尔滨
  
  
寻找太平洋
  
  我开始怀念太平洋了
  那波涛、那浪花那么让我忘乎所以
  当时恨不能淹死在太平洋里
  可我还是含着眼泪走了
  不再期待被谁声情并茂地呼唤我的名字
  我的狼心让狗吃了,虚拟的出路忽隐忽现
  这足以鼓励我赶鸭子上架
  在老虎的脸上拔一根胡须
  那么多地方山清水秀
  那么多地方曲径通幽
  我就要出发了。这次我想走得更远一点
  在赤道和北极各找一个情人
  虽然有的地方冻手冻脚
  虽然我弄丢了整整28行句子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艾略特:他改变了一代人的表达方
.官建益:反腐败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陈仲义:从“乌青体”看娱乐时代
.托马·桑切斯风景摄影小辑
.赵卫峰:2012年中国诗情纪要
.《1942》:有饭吃谈不上是人
.原散羊:后草原叙事的三个关键词
.原散羊:生活及其假想敌
.吴思:中国言论自由的五个层次
.第三极联合推选:2012年中国
.张维迎:反腐以十八大为界搞特赦
.作家“入驻”校园:文学教育的冲
.中国民间艺术孑遗:皮影戏能否绝
.叶檀:二十亿村官的食利链条
.不染:为政改特赦贪官是否可行?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施施然新诗5首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解非•诗歌鉴赏:(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施施然:形象是一种熔炼(潘维)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走在民国的街道上
.李飞骏诗选(2012年)
.女子智灵性诗群
.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一箪)
新开专栏   更多>>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老刀 .王法
.王飞 .严加威 .雷岛
.北岸 .寂寞爱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岱下人家 .Neversparrow .庞白
.一和华 .climberlb .北残
.天城阿扁 .原散羊 .一箪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