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一箪专栏 >> 热点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摘要:真正的文学作品,绝不满足于描写那些阴暗的、丑恶的、污秽的事相,真正的文学是把写作当做大众的事业。它可以写丑恶,但以美好为前提,它可以写黑暗,但以光明为背景,它可以写性或者爱,但要有道德和伦理的约束。在《丰乳肥臀》中,上官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是血性男儿,女人们没有丝毫的羞耻感和贞节观念。我不禁仰天长叹:中国人,你的精神何时才能强大起来?!你何时才能不猥琐?那些优雅的、美好的一切难道真的就烟消云散了吗?中国男人和中国作家,你能不能昂起头来,写一部真正属于我们,能让我们扬眉吐气的作品来?!

中国人,你的精神何时才能强大起来

——浅议莫言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莫言似乎是个女权主义者,或者说貌似女权主义者。在莫言的作品中女人占了很大的比重。莫言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是颇耐人寻味的。在阅读中我发现了莫言小说中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他笔下大量的男女关系、性爱关系大多都是以女性为主导的。男人有一部分也许是男人,而大多都是窝囊废或者性无能者。女人大多都是性饥渴。莫言笔下的女性形象有时是高大的,有时是卑微甚至放荡的。在某种程度上作家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反映到作品中即有意无意的丑化了母亲,丑化了作为母亲,妻子,女儿,情人等女性形象,好像那些女人就是作家笔下的玩物,作家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弄她们。主观上莫言是在赞美女人,客观上他的描写又直接或间接的丑化了女性。比如《红高粱》式的男女欢爱场景,《四十一炮》里父亲和情人野骡子姑姑偷情的情景,《酒国》里李一斗那个乳房挺立的岳母勾引自己的女婿的情景。还有《丰乳肥臀》里逆来顺受,受尽欺辱的母亲上官鲁氏及其八个女儿,对于上官鲁氏这个人物,我只能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八个字来形容,而在阅读过程中很难让人对她的处境引起同情和怜悯甚至共鸣。

就是这个母亲,曾经和七个不同的男人生下了九个杂种。这八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父亲,分别是上官鲁氏和她的姑父以及赊小鸭的流浪汉、穿街走巷的江湖郎中、打狗为生的光棍汉、庙里的智通和尚、四个拖着大枪的败兵(轮奸)、教堂里的牧师生下来的。性爱场景分别是姑父家的炕上、芦苇荡里、万亩苇田的中央、上官的家里、庙里、地里等等。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的是自己的亲姑父,这是一个赌钱、玩抢、打鸟,家里什么活儿都不做的赌徒,也是一个窝囊废。上官鲁氏结婚三年没有孩子,只好“带着丈夫送给她的一身青紫,头上顶着婆婆的臭骂”红肿着眼到了姑姑家,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姑姑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给上官鲁氏喝了很多酒,就在这天夜里,上官鲁氏怀上了姑父的孩子,取名上官来弟。后又和姑父生下第二个孩子,取名叫上官招弟。

上官鲁氏第三个孩子是在芦苇荡里怀上的。这个可怜的女人在上官招弟满月不久按照婆婆安排,去村子西南方向的苇塘边捞小螺丝喂鸭,那年春天来了一个赊小鸭的人,上官鲁氏率先赊了十只鸭,婆婆见鸭子好,就让上官鲁氏去捞螺丝,在芦苇荡里,上官鲁氏迷路了,正好碰上赊鸭子的那人,那人把上官鲁氏引进窝棚,就在这万亩苇田中央,上官鲁氏顺从的接受了这个男人,生下了上官盼弟。生下上官盼弟后不久,上官鲁氏有一次背着青草从田野里归来,看见一个身材瘦削,鹰嘴鹞眼,摇着铜铃,串街走巷的江湖郎中正在给一个老人捉蚜虫,上官鲁氏把郎中请到家里给婆婆治牙痛,郎中在家里住了三个月,“上官鲁氏对这个郎中很有好感”,后来就生下了第四个孩子上官想弟。可以看出,这个上官鲁氏的性生活是很随便的,没有道德约束和节制,只要能生儿子,上官鲁氏可以跟任何男人困觉。

由于上官鲁氏没有生下男孩,婆婆和丈夫就对上官鲁氏百般侮辱和虐待,上官鲁氏怀着对上官家的满腔仇恨,利用到蛟龙河北岸挖中药的机会,主动找高大膘子,上官鲁氏对高大膘子说:“大膘子,我是来给你送肉的。那一年听社戏时,你在黑影里摸过我,还记得不?”,高大膘子红了脸。上官鲁氏说:“今日,我送上门来了!”,上官鲁氏把自己的肉体又交给了沙口子村打狗为生的光棍汉高大膘子糟蹋了三天,就这样和高大膘子生下了第五个孩子叫上官盼弟。

上官鲁氏的第六个孩子的父亲,更稀奇,居然是一个和尚。婆婆生了怪病,上官鲁氏请来了十几个江湖医生,都治不好婆婆的病。上官鲁氏骑着骡子,跑了三十里地,找到了智通和尚,“和尚面白神清,修眉俊目,浑身上下,散发着好闻的檀香味儿。”,和尚本是个多情种子,上官鲁氏盼子心切,二人便好了起来,生下了上官念弟。上官鲁氏一连和自己的姑夫、赊小鸭的流浪汉、江湖郎中、光棍汉,打狗为生的高大膘子,以及庙里的和尚等都没有生下传宗接代的男孩,1935年的秋天,在蛟龙河北岸割草时,上官鲁氏被四个拖着大枪的败兵轮奸了,八年没有生养的上官鲁氏生下第七个孩子,取名叫做上官求弟。上官鲁氏由于受不了婆婆的侮辱和丈夫的虐待,拄着拐棍,拖着腐烂的下体走进了教堂,最后和牧师好上了,才生下了我,一个男孩,也就是本书的主人公。上官鲁氏也是主动去找牧师的,主动把自己送上门,才生下了“我”,一个金发碧眼的杂种。

后来上官家的八个女儿,几乎个个都是嫌贫爱富的主,个个都穿上了鸟枪队长沙月亮送来的裘皮大衣,个个都做了裘皮大衣的奴隶,“姐姐们谁也没有脱皮毛大衣,七姐上官求弟的口水蘿湿了二姐黄鼠狼皮大衣,六姐上官念弟坐在黑熊三姐上官领弟的怀里,大女儿执意要嫁给鸟枪队长沙月亮,在母亲的干预下不得已嫁给了同村的哑巴,最后和鸟枪队长沙月亮私奔。二女儿死心踢地的嫁给了福生堂二掌柜司马库,甘心情愿做小老婆四姨太。三女儿哭天抢地一心要嫁给鸟儿韩,四姐说:”娘,我把自己卖了。。。价钱还可以,店主帮着讨了半天价”,五姐最后伸出手,“握住了哑巴双腿间那个造了孽的家伙,对着众人哧哧的笑了起来,总之,上官家的八个女儿都像她们的母亲一样行为不大检点,没有一个女儿是冰清玉洁,严守妇道的,几乎个个都是俗物。

莫言描写上官家的女儿不仅是主动的,就连性爱场面基本都是女人主动的。比如上官鲁氏主动找高大膘子,上官鲁氏对高大膘子说:“大膘子,我是来给你送肉的。那一年听社戏时,你在黑影里摸过我,还记得不?”,比如鸟儿韩与上官来弟的性爱场面:“女人的衣服是自己脱落的,男人的衣服是被女人脱落的。”,也就是说上官来弟主动脱掉自己的衣服,鸟儿含的衣服也是上官来弟主动给脱的。上官来弟“把两腿分开,折起身体,搂住了鸟儿韩的脖子”,“她的双乳在胸前悬垂着,晃荡”,更加奇特的是,小说在描写大姐、二姐的生父,也就是上官鲁氏和她的姑父性爱时,“姑夫惶惶不安地站起来,”而母亲上官鲁氏“却像一个撒了泼的女人一样,猛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莫言笔下的女人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性饥渴,性爱和乳房几乎成了女人的代名词。《檀香刑》里的孙眉娘“每天夜里都梦到钱大老爷与自己肌肤相亲”,最后忍不住来到县衙,主动投入了钱大老爷的怀抱:“只有四片热唇和两根舌子在你死我活般的斗争着,翻江倒海,你吞我咽,他们的嘴唇在灼热中麦芽糖一样炀化了”。热衷于写乳房、写接吻是莫言小说的一大特征。在《生死疲劳》里,二十岁的姑娘庞春苗也是主动追求了四十岁半边蓝脸的丑男人蓝解放。莫言仍然写接吻,莫言喜欢把女人嘴唇里的味道比做“新鲜扇贝的鲜味儿”,“鲜海螺”等胶东半岛特有的东西,而且几乎所有女人都是性饥渴,都是迫不及待的像动物一样扑上去,“她猛扑到我身上周身发烧像火炭一样张开那大嘴巴喷吐着甜丝丝儿的发面馒头味道来找我了……我拱开她的嘴唇启开她的牙齿把她的舌头吸出来像吃海螺肉一样她的舌头也是肥嘟嘟的跟海螺肉的味道基本差不多”。

在《酒国》里,陌生的女司机就猛烈地回应了侦查员丁钩儿的索吻:“女司机突然涨红了脸,用吵架一样的高嗓门吼道:“我他妈的吻吻你!’……他感到乏味、无趣,便把她推开。她却像一只凶猛的小豹子一样,不断地扑上来,甚至女司机“叉开双腿,能打开的门户全部打开了”,一直到最后女司机“剥掉他的裤权”,“纵身骑在了他的肚子上”。

莫言笔下的女人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都是“性饥渴”,都是“性解放”。当代作家都喜欢写性,莫言跟贾平凹、余华、阿来等一样,都特别喜欢描写女人的乳房,这几位作家表面上似乎很崇拜女人,骨子里其实都把女人当玩物。比如贾平凹在《废都》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庄之蝶,在庄之蝶面前,这些女人所有的理性、道德、责任和良心都瓦解了,所有的女人都对庄之蝶崇拜的五体投地。而所有作品中的主人公都很自恋。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而在莫言、余华的作品里面,几乎都醉心于、热衷于描写女人的乳房。莫言在《食草家族》里描写女学生“两颗乳头像两只乌黑的枪口瞄着教授的眼睛”,在《丰乳肥臀》里描写上官盼弟的“沉甸甸的乳房宛若两座坟墓”,甚至把乳房比做白鸽,而女干部龙青萍“的双乳,仿佛两个铁秤砣”。

《丰乳肥臀》是莫言集中描写乳房的代表作,最集中的表现就是借小说的主人公上官金童写恋乳癖。更加奇怪的是,在莫言的作品中,大多数男人都行为猥琐,不是好吃懒做的窝囊废,就是性无能的恋乳癖,上官家的男人从父亲到儿子,再到杂种上官金童以及姑父,没有一个是血性男儿,全他妈一个个都是虐待女人、好吃懒做的性无能,女人们大都不守妇道,没有丝毫的羞耻观念和贞洁观念。男人在女人的肉体面前不是胆小就是怯场。《丰乳肥臀》里那个长不大的,喜欢女人乳房的小怪物最初目睹的是“肥胖臃肿”的乳房“猖狂地跳动,宛若两只被夹住尾巴的白兔子”。

在《丰乳肥臀》里,那个恋乳癖狂上官金童竟然摸遍了大大小小一百二十个女人各式各样的乳房,有的“像金黄色的哈密瓜一样”,有的“像不驯服的母鸡一样咯咯地叫着”,有的“像刚出笼的小馒头”,有的“像性情暴烈的鹌鹑”,也有的“好像藏着两窝马蜂”。 “两团温暖的、柔软的肉,触在了我冰凉的手里。我感到一阵眩晕,幸福的暖流通过我的双手,迅速传遍我全身”。作家阿来也是描写乳房的好手,但比莫言还不及。有时候我真怀疑作家本人是不是恋乳癖,我也只能惊叹莫言能把女人的乳房写的如此出神入化,真不愧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丰乳肥臀》里的瑞典传教士马洛亚赞美上官鲁氏的那段描写,一看就是模仿莎士比亚的,如果把这段话用来赞美少女,你一定觉得很美,你如果把她用来赞美一个没有丝毫羞耻观念和贞洁观念,和那么多男人发生性关系的女人,你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你的大腿圆润好像美玉……你的肚脐如圆杯……你的双乳好像一对小鹿……你的双乳,好像棕树上的果子累累下垂……”。这些模仿莎士比亚的句子,放在这里与先前的叙述语言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莫言作品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他从来不认真地分析和描写人物的行动和由此产生的动机及心理变化过程,而只仅仅满足于讲故事,很少写出这些故事所产生的心理过程和情感变化的心理描写,很少写出作品中的人物非得如此行动的性格依据和内在必然性。

令人遗憾的是,在莫言的笔下,所描写的人物往往引不起读者的同情和怜悯,比如《丰乳肥臀》里的母亲形象上官鲁氏。由于小说的人物心理活动不细腻,有时甚至是粗糙的,简单化的,人物的心理和性格变化没有经过细节的演变和发展,常常在情节没有铺垫的前提下,心理活动没有细致的描写和分析下进行突然的转化。

纵观莫言的小说,审美趣味是向下的。莫言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既是美丽的,又是丑陋的。男人是猥琐的,有时甚至有丑化女性形象之嫌,莫言笔下的母亲比老舍、鲁迅、高尔基笔下的母亲有所不同,这些作家笔下的母亲圣洁,而莫言笔下的母亲则比较龌龊。这也许正是这个时代的特色所在。就像贾平凹让几乎所有在小说中出现的女人,向庄之蝶贡献自己的肉体一样,莫言也从不令人信服的叙述她们非得这样做的动机和来源,以及主客观原因和细腻的心理活动,而仅仅只限于讲故事。小说是写细节的艺术,也是写过程的艺术,一部作品的真实性来自作者对人物感情的变化和情节发展的合理,而不仅仅满足于讲故事。纵观整个当代文学作家的作品,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这样。

真正的文学作品,绝不满足于描写、叙述那些阴暗的、丑恶的、污秽的事相,也从不把写作当成一种仅仅只是为了“安抚”作家自己灵魂的工具。真正的文学是把写作当做大众的事业。它可以写丑恶,但以美好为前提,它可以写黑暗,但以光明为背景,它可以写性或者爱,但要有道德,有伦理,要有约束,不可贬低人类做人,特别是做女人的尊严。莫言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是令人怀疑的。能把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读完,真是需要非凡的毅力,我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读着读着就读不下去了,因为它的人物不鲜明,他描写的是一群人而不是某个人,读完后它们的形象是模糊的,含混不清的,有时美和丑甚至是颠倒的。

在结束这篇文章之前,我突然有了这样一种认识,我突然觉得莫言倾心塑造的母亲形象并不高大,某种程度上是丑化了母亲,甚至丑化了女性,因为莫言笔下的女性几乎没有任何道德感和羞耻感。没有一个让人为之倾心疼爱,甚至同情怜悯的人物。尽管他的作品语言流畅通顺,叙述起来如同竹筒里倒豆子滔滔不绝,我仍然觉得,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

我有时在想,在这个无耻龌龊的时代,连产生的文学也是龌龊的。我读了那么多的小说至今我仍然固执的认为,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里带给人的情感是美妙的。《红楼梦》里的爱情是美妙的,莎士比亚、托尔斯泰、《傲慢与偏见》里的爱情是美妙的。当代小说除了展示丑,展示低级的动物式的爱恋外,其审美趣味都是向下的,有时我不禁仰天长叹:中国人,你的精神何时才能强大起来?!你何时才能不猥琐?你除过动物的本能外,你还能拥有什么?那些优雅的、美好的一切难道真的就烟消云散了吗?中国男人和中国作家,你能不能昂起头来,写一部真正让我们扬眉吐气的作品来?!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张维迎:反腐以十八大为界搞特赦
.作家“入驻”校园:文学教育的冲
.叶檀:二十亿村官的食利链条
.不染:为政改特赦贪官是否可行?
.高世现:鸿门宴(《魂魄·九歌》
.2012中国十大诗歌新闻
.刘诚:施玮诗歌里的拯救意识
.梁雪波:诗歌如何为亡灵弹奏
.秦巴子:2012年自选(7首)
.裸体婚纱照:是艺术还是色情?
.张军瑜:谁给了干露露们市场
.产能过剩,每年8000部长篇出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叶祝弟:请不要过度消费莫言
.雷平阳:没有远方的写作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一箪)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梁雪波:穿过记忆倾斜的冰原(5
.程川诗十首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解非•诗歌鉴赏:(
.中国民间诗刊主编访谈:刘诚答安
.2012中国十大诗歌新闻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女子智灵性诗群
.海子名作《亚洲铜》点评(天城阿
新开专栏   更多>>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长河
.天荒 .秦时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现 .揣摩
.东北大个 .执人默笔 .欧阳杏蓬
.李家有男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岱下人家
.Neversparrow .庞白 .一和华
.climberlb .北残 .天城阿扁
.原散羊 .一箪 .屈永林
.锄木 .周春庭 .羌笛
.远观 .燕庄生铁 .达县翔鹰
.程川 .花园克荞 .林童
.just雪雪 .岑珉 .庞清明
.潇湘蓝雁 .毕立格 .独竟天涯
.田朵 .施施然 .李东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