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解非专栏 >> 谈话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摘要:感谢诗人、记者、主持人王雅玲女士循循善诱的采访,她机智灵活的设问让我说出了很多心里话。

 

                解非访谈录:诗者,天地之心

记者:您在文学创作上的心路历程,以及写作感悟?
解非:我能够走上文学之路也是天意,因为我就出生在一个文学气息浓郁的世家,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母,我父亲是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很多俄罗斯的童话、神话、诗歌他都会自己翻译过来给我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母亲系民国四大家族陈门之后,东北师范大学哲学系毕业,是一个知识学养蕴含丰厚的学者,且有很深的古文功底,她生不逢时就把自己的文学之梦寄托在我身上,在她的指导下我从十多岁就已经读古今中外的文论、哲学、美学等书籍,而且,我的父母都喜欢诗歌,他们对诗歌的鉴赏能力总是独树一帜的,对我耳濡目染。同时,源自于父母对我的培养与期待,他们的朋友对我也都是关心爱护的,家里有书都愿意借给我,每当我去还书时他们会问问我对书的感悟,然后说出自己的看法,这些于我何尝不是文学评论写作的启蒙,随着时光的流逝越发沉淀出一种金子般价值,他们都是我这一生的恩师,是我的文章之神、我的诗歌之魂。可是,自从(1989年——2006年),这17年我一直都是遵母亲的遗嘱而面壁读书,远离了文学界。

记者:据说您那时已经就很有名气了,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在国内报刊和杂志上发表,还荣获过多项文学奖。1988年就随同中国作家采访团到大兴安岭5•6火灾后的北三局实地采访。竟然能毅然转身离去,看到今天同学迟子建的文学成就您不遗憾吗?
解非:对于今天迟子建所取得的文学成就,我很钦佩,也很敬重她,但是,我对自己的选择不遗憾,因为正是那次采访让我切身感悟到:“一个作家应该是人民的作家”,采访团成员中大多数是文学批评家(曾镇南、张炯、张镇、门瑞瑜、朱寨……)经过这些文学批评家的首肯和鼓励,我也定位自己的创作为文学评论。后来,父亲告诉我母亲曾说过,当我的创作定位到文学评论上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以我清高桀骜的性格和文论、哲学、美学等学养功底还要面壁读书十年方能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文学批评家。所以,我就去面壁读书了,用了十七年积淀知识学养,同时,我的人生价值观也基本形成。

记者:我在你博客上看到这样的公示:“我的诗文是一朵白罂粟,谁喜欢就是谁的了。”你的博客、以及几个知名的文学网站发表出的文章点击率已经超过了百万人次,你真的不怕别人抄袭发表吗?
解非:不怕,只要有个好去处,对他人有帮助有启迪就行了,至于作者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够有所得,真的“得”去了就是我最诚挚的心愿,我的人生价值观接受和感悟最多的是老庄思想和禅学精神,庄周是淡泊功名利禄的典范,在常人眼里宰相之位是梦寐以求的,可在庄周眼里这也不过如腐鼠一样,根本不屑一顾。他的《逍遥游》从鲲、鹏的描写道出,人必须要深蓄厚养、待时而动,才能尽大圣之体用,为我们展示人类思想的追求、提升到无穷。我觉得庄子思想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对人生采取的是守势,他看透了人间纷争真相而转向平淡,他选择了一种心隐的方式,就是说形体隐藏不隐藏无所谓的,这更是一种超脱、豁达与豪迈的人生观。禅是什么?我的体悟:天地万物皆是禅,禅无处不在,只要你拥有一颗禅心,禅就和你是一体的了,禅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体验,冷暖自知。在禅的典籍里有云:“一灯能除万年暗。”当自己的心灯明亮时才可以从万年的黑暗中走出来,生命之旅有个清明的方向,这样才能有精神的创造力。

记者:谈谈您是怎样的情况下回到诗歌界的,想到最多的是什么?
解非:2007年我的同事为我在新浪开了一个博客,没想到这一举措让我结束了17年的冬眠期,那时的我是睁着一双惊讶、继而是愤怒的眼睛注目诗歌界,我曾写了一篇文章《自上世纪90年代起诗人就成了一个代名词》这篇文章当时很轰动,我几乎是痛快淋漓的为自己喜爱的诗歌出了口恶气,可过后呢?我更加的沉重起来,思考最多的就是流传的那句话:“当代诗歌死了”。中国这样一个古老的诗歌国度到了当代诗歌就死了,这不能不说是诗人的悲哀,是诗评家们的奇耻大辱。我也曾纠结过出世与入世的问题,多年来我早已经习惯于山光水色中的生活,于是,我就想,倘若一个人完全入世纵身江湖,难免不会被时代潮流冲走;倘若全然出世自命清高,则人生也必是死水漂浮无根,如果以出世的境界去做入世的事情,这又何尝不是一个学者、一个诗人磊落豁达的胸怀呢?!

记者:确实,诗人——消失时间:上世纪90年代(当代诗歌分界点);诗歌作品:思想、情感、语言表现的是低贱化,无效化的特征,其诗无品,其人失格,这已被定性为:“中国低诗潮”。此后,“在中国,诗人通常是一个骂人的词。”(朱大可语)您怎么看“梨花体” 和“羊羔体”事件?
解非:诗人一词源自于《楚辞•九辩》:“窃慕诗人之遗风兮,愿托志乎素餐。”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何等的高贵!可到了当代诗歌却气绝身亡了,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气馁的结论。常言道:“位卑未敢忘忧国”。新世纪伊始诗歌界迎来了它的回归者们,他们唱响了“重新做一个诗人”,“重新做一个诗评家”。他们的脊梁里依然还流淌着诗性的因子,他们复出在一个民族精神困惑的时代,一个诗歌被颠覆的时代,为诗歌奉献一份力量,恢复诗歌应有的高贵与尊严。2006年网友肆意恶搞诗歌的“梨花体”事件是一次秋后算账,20多年的沉默并不代表人们已经将诗人遗忘,接下来第五届鲁迅诗歌奖引发的“羊羔体”事件,诗歌与诗人遭到空前的质疑,这也是诗歌界的好事。当然,我坚决反对那些怀有阴暗心理对诗人的人身攻击,评价一个诗人还要客观全面,诗人不应该成为我们今天诗歌界固有的关系特权和评奖体制,以及一些丑陋积习的替罪羊。古语说的好:“诗者,天地之心。”

记者:据说全国诗歌年产量200多万首,是《全唐诗》的40多倍,可以说这是一个诗歌泛滥的时代,作为诗评家您认为有让我们的心灵为之震颤的经典诗篇吗?
解非:透视新世纪的诗歌写作,网络开辟出了一个别具诱惑力和创造力的活动空间,诗人们以网络为媒介一展身手,诗歌新人不断涌现,这为诗歌的死灰复燃无疑是添了一把柴火。但是,诗歌是一种具备自身特殊审美形式的文学体裁,而网络写作是一种社会文化的载体,一些本来很纯粹的诗歌理念、诗歌思想、诗歌文本被各种各样的声音所淹没,失去其本来面目。网络诗歌虚拟繁荣,似乎找到了存活的市场,可诗歌从骨子里是厌恶这些媚俗的市场文化,她永远不会成为这个市场文化主流,她是依附着伟大的魂灵而生存的生灵,是一个有生命,有操守的生命体,绝对是亵渎不得轻慢不得儿戏不得的。真正的诗人热爱诗,敬重诗,诗歌的生命与自己的生命是一体的。于国于家于人性,都有着沉重的爆发力和震撼力。诗人这个词的光芒可和日月星辰相媲美。我常爱说一句话:“不要让垃圾作品窒息了我们的孩子”。为了孩子,需要诗人为其个体行为服罪,新世纪诗歌的火种是以诗歌自身的死亡为代价而换来的,用智慧和灵性的诗歌引领当代诗歌走出死地,已经是诗歌史发展之必然,这也是中国当代诗歌崛起的第一步。中国诗歌可以多色彩、多样式、多风格呈现出多元共生的格局,但是,中国诗歌也要杜绝喧哗、杜绝骚动、杜绝下贱、杜绝垃圾、杜绝色情……杜绝一切打着诗歌的旗号而玷污和亵渎诗歌的行为。同时,当代诗人不缺乏智商、缺乏情商;不缺乏学识,缺乏人格;不缺乏灵犀,缺乏胸襟。当然,有经典诗篇,这也需要诗评家先去做一个渔夫(一笑)。

记者:您不就是个“渔夫”嘛,谈谈您从对当代诗歌的困惑、失望、愤怒……,最后到一个博爱的诗评家的转化过程?
解非:我还差的很远,但我确实以自己的目光去品鉴优秀的诗人和上品的诗歌,我的《诗典》和《诗品》这两部书都是我自己选诗人和他们的诗歌。我的转化应该得益于这样两件事:一是在2008年末的一天我在一个朋友的博客上看到这样的话:“《雪野上的蓝色极光——21世纪黑龙江诗人档案》,这本书已于2008年11月8日出版。这本书中入选的部分诗人由于地址不详而不能邮寄。”其中就有我的名字,这不能不让我的震惊与感动,黑龙江诗人档案里竟然能为沉溺隐居于深山老林里的我留有一席之地,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一本由一个人出资、一个人编选的民间新诗选本,184位诗人每人精选一首代表作都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诗篇。这是诗人张静波先生无私献给黑龙江、献给诗人们最珍贵的礼物;一是四川大地震之际北京文化出版社总编审时雨先生,他为了出版地震时网络诗人的诗歌集《爱在天地间》,竟然卖了自己的轿车。这两位先生以他们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中国诗人的民族气节、人性与良知,也无声地更正了我的一些偏见,我想,我有什么资格去写那些充满戾气和嘲讽的文章呢?没必要再拿那些诗人中的败类和诗歌界的阴暗面说事了,唯有增加自己的学问修养,脚踏实地的为自己喜欢的诗歌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记者:您对文学创作的精力投入是多少,这个过程有什么人影响过您?您追求怎样的文学境界?
解非:我一天超十个小时都在写作,我现在不仅投入的是百分之百的精力,而且是用我的生命在写作。
    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这次荣获了国内文学四大奖项之一的第十届“骏马奖”得主——当代著名诗人王雪莹女士。面壁经年,2007年我重返文学的江湖,我潜下心来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能让我自己的诗学理想得以弘扬的诗者,我还要试一试我自己苦心细磨了经年的“诗神剑”的锋刃是否能够削铁如泥,可在茫茫诗歌海洋去寻找这样一个诗歌理论家梦寐以求的“知音”是何其难!可以说一个诗评家最大的悲哀就是一生评来评去没有一个切合自己诗学理念的知音,这个知音意味着一个诗歌理论家一生孜孜以求的诗学价值得以确立,美学品位得以伸张,诗学理想得以弘扬。当代女诗人一直都像花儿一样竞相绽放,也可谓是五彩缤纷,而我也一直在精心地挑选我自己喜欢的女诗人,这是一个诗歌鉴赏者的本真情怀,就好比一个玉石专家去“赌石”一样,而这样的“赌石”我已经鉴赏很多了,幸运的是在这些“赌石”里终于有一块真“宝玉”脱颖而出,那就是——王雪莹女士。她的诗歌重视万物间的整合关系、辩证运动关系、有机性联系,情真意切娓娓道来,不热不温,张弛有度,突显着强烈的生命质色,而这正是中国古代诗性智慧和审美运思的源头活水,所蕴含的理论精髓正是东方诗学文化中的瑰宝。我小时候父亲就告诉我这样一句俄罗斯谚语:“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鸡永远飞不到鹰那么高。”多年来我一直谨遵了父母的话:“低调做人,不羁做学问”,更何况学无止境,在诗歌古国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个人所作的一切也不过是一滴水而已,但是,人注定要活出自己的意义来,人的内在自我是和宇宙相连的,看清生命,看清生活,看清自我的本质。智者自然会确定前进的目标,心意合一,志向坚定,用智慧面对现实,用创意解决问题,用清醒的态度面对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这于入世的理念就是三个字:有作为。我以为这就是名家风度。文学即人生,既可独善其身,又能借文学来达济天下。人生有两个命,一个命是生命,一个命是慧命,人生最重要的是智慧之生命,智者自然能成就自己的千古之名,让自己的慧命长存于天地,这绝不是庸才们所体悟的什么功名利思想。而功名利的思想于我,我想,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入世,我就要以出世的境界去做好入世的事情,我的后半生就是要为中国的诗歌真的去求:百年功、千秋利、万代名…… 。这就是我追求的文学境界。

记者:您首倡了“女子智灵性诗歌”这样在当代诗坛引人关注的诗歌理念,如今已经成为享誉中外诗歌界的诗歌流派,麾下的女诗人也遍布国内外,您谈谈成因?
解非:我只是首倡者之一,是我和王雪莹女士一起商榷、考证后共同首倡了这个诗歌理念。同时,我们又都非常喜欢和敬服林徽因女士,而6月10日是林徽因女士的诞辰日,这个诗学理念也是对林徽因女士的纪念与缅怀。林徽因的俏美灵秀,感情丰沛,才华横溢有目共睹,她的睿智大气,执着不渝,淡定从容人所共知,她的学养风骨,诗品诗风,堪称仰止当世,光照来人。她以灵慧的禅心、微妙的情感、艺术的气质来捕捉诗意,通过典雅、精致、理智、冷静、婉约、清丽、鲜明的语言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独具魅力的智灵性诗歌范本。其实,女子智灵性诗歌是一个大的诗学理念“大”到运用诗性的“智”与女性的“灵”来创作的每一位女诗人。我们不建“帮”,也没有“派”。我们从来没有建什么诗歌流派的,只是构建一个诗学界和谐向上的女性诗歌文化的氛围,本真地呈现出女性诗人的智灵性潜质,让诗歌的生命与女诗人的生命于一体来立足于大地,沐浴永恒之美的光照。“在神性中站出自身”(海德格尔),真实守护人性之美,并在现实生活中接受磨难与洗礼,像神话中的凤凰那样涅槃而更生。

记者:何谓女子智灵性诗歌?我看到你的文章中是这样阐述的:“女子智灵性诗歌是灵魂深处生长出的花朵,在时空中渐次开放,只有浇灌‘血’与‘泪’它才分外的美丽妖娆,由虚无开启,由爱情和死亡作为母题,属于知识女性新锐之诗作,是女诗人自身显露出的智灵之光。智:学识、修养、气度、文采、聪明、典雅、哲思……;灵:纯洁、飘逸、靓丽、脱俗、俏皮、精怪、玲珑……。智灵性女诗人有着敏锐的触角、灵慧的思维、深厚的学养、飘逸的风骨、高洁的志向,诗歌中自然流露出一种内外兼修的睿智与灵性于一体的诗学品位与美学品位。”坦然说:“当代诗歌界具有这样的诗学品位和美学品位的女诗人恐怕没几人吧?”
解非:其实,我们没必要被一些类似“品位”这样的文辞所吓着,作为当代新女性得天独厚的就是从小就接受中西合璧式的教育,她们诗歌的血脉深处潺潺流淌的恰是中西合璧的智灵性诗行。智灵性的女诗人的审美品位和深厚的文学底蕴让她们诗意的目光越过琐屑、庸常的生活投向了广袤的远方。让生命的意蕴与感悟真挚地流淌出来,自然的意象与诗人内心的体悟浑然一体,使诗歌弥漫着一种浓郁的唯美倾向,笔下的美带有女性特有的柔媚浪漫,从内容上看侧重于对个人生活、个人情感的吟唱与描绘,注重于抒发个人微妙的情绪波澜,注重于恬静生活中作内向的精神发掘。这些女人才华横溢、淡泊高雅,像一颗颗饱满的生命的种子一样在中国大地上萌芽生长,形成了散沙一样的布局,可以说早已经从中华大地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文坛之上悄然地诞生了,诗歌寄托着她们出污泥而不染的孤傲清高之品格,她们的诗作也确实给人耳目一新之美感,这些诗作如雨后春笋般地在诗坛上萌芽生长,绿茵茵的以喜人的亲和力输送着精神食粮,必将拯救当代女性诗歌以身体写作所带来的堕落性与毁灭性的诗意废墟,从而建立新颖的高贵的诗歌理念和秩序。

记者:今天,女子智灵性诗歌已经作为一个当代很有影响力的诗歌流派正在崛起,被当做当代诗歌60年大事件载入诗歌史,同时,现在很多大学的诗歌研究中心都把它当做一个理论命题进行研究,面对这样骄人的成就您却一直低调淡然,我真想听听您的看法?
解非:如果说:“女子智灵性诗歌已经作为一个当代很有影响力的诗歌流派正在崛起”,这要归功于王雪莹女士,因为她才是当之无愧的领袖;要归功于林雪、李轻松、古筝、蓝蓝、姚园等优秀的代表诗人;当然,还有很多女诗人她们是那样的出类拔萃,比如:郑敏、郑玲、林子、舒婷、王小妮、李琦、娜夜、荣荣、安琪、潘红利、傅天琳、李小雨、海男、翟永明、川美、雪村、潇潇、路羽、杨如雪、马莉、施雨、娜仁琪琪格、夏雨、郁乃、冰花、施玮……。(无论她们属于什么样的诗歌流派,不可否认她们智灵性女诗人的本质)“21世纪中国现代诗第五届研讨会”由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协办,这次会议的参加者都是诗歌理论界的专家、学者,一起潜心来研讨当代诗歌创作研究技法的求真务实的会议。这次会议特设了女专家论坛,可以看出当代诗歌界对女子诗歌的高度重视,也足以说明当代女性诗歌存在的问题,的确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了,我的论文能成为这次会议上的研讨论文确实很荣幸,我也感觉到一股凛然之气在自己的血脉里流淌,当代诗歌于死地而后生也是从这次大会开始了,此后,以北京师范大学为龙头,一些大学纷纷设立了“诗歌研究中心”。诗歌理论的研究也将形成它的学术性、前瞻性、系统性,来奠定诗学品位,彰显诗学价值,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诗歌的振兴与发展每一次都在文化兴衰的浪尖上,我坚信中国当代诗歌正迎来了它的“新纪元”。

记者:您对诗歌创作和诗歌评论两者的侧重和关系是怎样处理的?诗歌品质的提升是否需要真正权威的诗评家?
解非:我曾这样看待自己的诗歌和诗评,我的诗人观:多情怀爱侣,余事作诗人。心空纳万境,醉影笑惊鸿。我的诗评观:求功——应求百世功,求利——要求千秋利,求名——会求万代名。我是为了当代诗歌才选择入世的,自然要以出世的境界去做好入世的事情,而不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的诗歌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这个楚河汉界我很清楚。诗歌创作与诗歌评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唇齿相依的,也可以说它们犹如鸟之双翼,从古飞到今。诗评家借助诗歌与当代思想对话,这样诗歌、思想与世界三者就构成了一个独立的艺术体系。在这个艺术体系中诗评家通过自己的评判和阐释能够直接影响诗歌的创作,甚至能改变一代的诗学风尚和创作风格,不仅能提高读者的接受能力和艺术趣味,而且能帮助、促进一定时代审美理想的建立和形成,进而为诗歌思潮和时代精神领航。真正权威的诗评家,他应该是一位艺术女神的使者、一种哲学思想的象征、一把诗歌价值的标尺、一个审美品位的化身、一名人类精神的捍卫者。普列汉诺夫说:“只有那种兼备极为发达的思想能力跟同样极为发达的美学感觉的人,才有可能做艺术作品的好的批评家。”因此,我个人认为诗歌品质的提升确实需要真正权威的诗评家。

记者:诗评家的资质对于诗人创作起到怎样的作用?
解非:诗人和诗评家的关系,是一种主体与主体的交流,体现在一首诗歌上就是两个意识遇合,这样的遇合“不是一种等同,而是一种等值”(布莱)。这种等值其实就是主体间差异中的同一,刘勰也有言:“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人情。”(《文心雕龙》)此二“情”就是“主体间的等值”,若使其能够遇合而为一,观文者的心就能够“虚而待物”了。诗评家和诗人对一首诗的生命有着平等的权利,诗评家不把诗作当作一个纯粹的客体,他与作者的关系是两个思考着的主体的关系,也就是两个主体的相遇相知。因此,读者从一篇诗评中听到的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两个声音,两个相互撞击的声音的共鸣。诗评家从诗歌创作的实践出发,又反作用于诗歌创作实践,即不专事挞伐,也不止于观照和欣赏,而是要揭示一首诗作的底蕴,把诗人隐约感觉到的东西明白晓畅地表达出来,昭示于天下。
   我个人觉得一个诗评家应该具备的资质是:
   一、腹有诗书气自华,学富五车还要包罗万象,如:文学史研究、艺术欣赏、美学、哲学、心理学、语言学、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宗教学、天文、地理、甚至玄学……,这些都应是一个诗评家应该掌握的知识学养。
   二、具有职业操守,艺术良知、远见卓识,以及一个学者本真情怀和铮铮傲骨,对人性有深刻洞见,这样诗评才能风清气正,诗人才会心领神会,诗歌才可日新月异。
   三、评论要善于抓住诗歌的核心价值——诗人的诗意见解和审美品格,诗评家要善于用自己的语言来释放这个核心价值,对一部作品或一个作者的评价力求具有“盖棺定论”式,并以文本为中心,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对于作品的理解去判断、阐释、品鉴、典注、评析……,揭示诗歌艺术上的独特成就,提高全民族的审美水准。这样的诗歌,不单是中国的诗歌,而应是整个人类的诗歌。

记者:精读文本是不是一个诗评家必做的第一功课?
解非:诗学研究必须有扎实的文本细读和个案研究的功底,精读文本确实是一个诗评家必做的第一功课,这是对诗人的尊重,也是对读者的尊重,更是诗评者的终极之道。诗评本身就是一种独立的文学艺术,其创作一样具有独创性,通过个案的研究形成独创性的观点,再用来解释同类的文学现象,开拓诗歌理论研究的一个新维度。诗评的理论建构和文本的感性解读不可分割,诗学理论没有生根的土地只会离诗魂渐行渐远。诗评家对诗作的整体价值判断是在理解与阐释作品的基础上作出的,一个诗评家敏锐的感知力、精确的洞察力和澎湃的诗性意识让诗评能真切地进入文本内部,对文本的结构分析,语境分析,情感分析,意象分析直接映照出诗人的心灵和个性,以及诗意精神和审美追求,这样的诗评也充分体现了诗评家自己的主体性和独创性,展示自己的艺术潜质和学养品位,可谓是“灵魂在杰作之间的奇遇”,这样的诗评富有真知灼见又与诗人感同身受,诗魂息息相通。

记者:诗歌经典诞生的过程能否忽视诗评家的眼睛?
解非:诗歌历经数千年而不衰,是因为它蕴含了社会生活和人类心灵的丰富内容,也携带着特定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众多信息,但其立身之本还是以其艺术形态建构和升华了全民族的审美心态,给人们带来了感性的享受和审美的愉悦。诗评家推荐作品、指导阅读、确立经典是自己的责任与使命,诗评作为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文学形式,确实能够影响社会的价值观念,发挥其社会作用。诗歌经典是诗人创作出来的,也是诗评家创作出来的,更是人民创作出来的。诗人在创作和阐释诗作的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诗评家在发现和推出诗作的过程中超越自我价值,人民在接受和吸收诗人的诗作过程中完善自我价值。我个人觉得一首诗歌经典诞生,不能忽视诗评家的眼睛,更不能忽视人民的眼睛。

记者:从审美批评的角度怎样考察诗人的艺术成就?
解非:中国当代诗歌需要出现一两个神话。白居易说得好:“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可什么样的诗歌能称得上白居易的“好诗”?诗歌是高尚的文学艺术,代表一个时代的先进文化和人文精神,其思想感情和艺术境界必是高度统一的,因此,好诗一定要立意高远、感情真挚、韵律严谨、语言生动、比兴贴切,能够推陈出新,展现个性,起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用,真正使人读之有味、思之有启、行之有获。读其诗不仅能够宛见其人、宛见其心,而且能够令人怦然心动。讲究人性含量、审美含量、艺术含量。我历来都是先从最直观也是最容易的审美批评的视角考察一个诗人的诗歌,就是语言分析,诗歌语言经过诗人的心血凝铸,反过来考察一个诗人的艺术成就,语言成就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标尺。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词库,其遣词造句必有自己的风格和品位,一如文学批评家诺思洛普•弗莱说的:“书面文字远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提醒物:它在现实中重新创造了过去,并且给了我们震撼人心的浓缩的想象,而不是什么寻常的记忆。”至于怎样去发现和考察一个诗人,我道常常想起一个故事:苏东坡去拜访好友佛印,好奇地问佛印眼中的自己像什么,佛印说:“像一尊佛。”苏东坡接着问,你想知道我眼中的你像什么吗?佛印追问,苏东坡说:“像一堆屎!”说罢极为得意。回家后意犹未尽地向苏小妹报告此事,苏小妹说:“老哥呀,你得意过头了。佛家言‘佛心自现’,你看别人是什么,你自己就是什么。”  当然,诗评家理应具备的宽容的爱心,高尚的品格和悲悯的情怀,在我个人看来那种无视别人的成绩,将别人看成粪土的诗评家也不过是自我亵渎罢了。但是,诗评和诗作是两种互为需要的诗歌艺术,诗评的最高境界是独特的理论意象与崭新的审美发现,一个诗评家如果没有对诗人的钦佩之情就没有诗魂的接近,而没有诗魂的接近就没有诗评。因此,我眼中的诗歌也一定是上品,不是上品的诗歌我也不会浪费我的才情和笔墨。

记者:诗歌评论在人类文明史上争得怎样一席之地?
解非:人类之所以需要诗歌,就是因为它的审美感性和生活感性不尽相同,诗歌艺术作为一定的社会生活在诗人头脑中能动的审美的反映,作为建立在一定社会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领域的一种特定意识形态。诗歌艺术的主流价值就是一定时代和民族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审美呈现,思想观念的呈现。诗人是对原生态的生活进行勘察探询来表达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和态度,诗评家则是通过诗作来和诗人对话,也同样是表达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和态度。好的诗评一经产生就获得了独立的存在,一篇诗评有可能比它所评的作诗有更长久的生命。诗歌评论本身就意味着价值评判,纳入人类文明史,以审慎智思的心态去理解诗歌与诗人,力求做到心灵与文字的圆融,美感与生命的合一,思想与情怀的共鸣,满足人们求真、求善、求美、求乐的精神需要,促进和推动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诗歌评论还在于它能对诗歌创作、诗歌鉴赏、诗歌生产有一些实际的影响,文学史的发展已经证明在文学进步的路途上,科学理性的诗评家往往起到了诗歌潮流的实际引领作用。

记者:新世纪以来诗歌内外部批评呈现怎样的趋势?
解非:新世纪以来诗歌评论一直本着整体化研究和细部研究相结合,可谓微言大义共存,而且,一些新的诗学理念和批评要素也在逐渐的生成,日益大众化,占据了很多公共话语空间,呈现出一种百家争鸣的新格局,大方向也诠释了每一个时代文学的繁荣先从诗歌为第一步。

   目前呈现主流的诗评:(1)、媒体诗评:媒体诗评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和话语阵地,精通短平快,看起来亲切得如邻家小妹闲话短长,随意的任心而谈,对诗作的误读与不读随处可见,诗评的不实之辞和草率之论有目共睹。而且,媒体诗评暗渡陈仓背后往往是人情关系和利益关系,好比在沙中建塔。(2)、学院诗评:学院派有着理论优势和学养积淀,善于宏篇大论,究其内里不过是借助玄妙高深的理论,云里雾里的学术名词,洋洋洒洒却离题万里,诗评关注的话题之陈旧,观点之重复,繁文之缛节,也不过是人云亦云的构建了一座空中楼阁。简言之,这两种诗评多半还在诗歌之外,抑或自高自大,抑或顾影自怜,离当代诗歌愈来愈远,抑或说没有跟上新世纪以来诗歌发展的脚步。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当代诗歌一直呈现出较为平稳的发展态势,其中,也出现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变化,有了自己独特的写作形态和审美范式。这种诗歌“文化生态”的变化和不同代际诗人群审美观念的巨大差异,使得我们传统的诗评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对于一个优秀的诗评家来说应该是“挑战与机遇并存”。

    诗歌评论大致有两大类,一类是诗学理念的前瞻性引领的大气的睿智的学术研究与学术争鸣的文章,一类是诗歌文本感悟性的解读与评说,以一斑而窥全豹的感性与智性回到诗歌本质,着重诗学本性即审美本性的文章。诗歌评论理应是宽厚的、是与人为善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歌评论就是一种独白体的文学形式,对于读者产生影响与其他文学艺术形式一样,主要是通过阅读后引发的,读者与文字的共鸣。一篇真知灼见的诗歌评论文章语言是散文化的,感觉是流动的,解读与评说是灵悟式的,让文章洋溢着深邃的学术气息和浓郁的诗意,这样的文章,无论评论的深浅都和诗歌本身贴得更亲近,更亲密,更亲缘。诗歌评论关键在于寻找到作品生存的潜质,这个潜质的挖掘与研究是诗评家诗歌理念形成与发展的正确途径,但是,这个途径用一个固定的概念完整的阐述出来,在某一个具体的层面上把握一个审美意义上的界定。这是非常难的,也是对一个诗评家的理论学养与审美人格的定位。诗歌评论必须要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不是引领一些与之相关的常识性的东西来阐述非常个人化的见解,而是“说出了别人想说而没有说出的东西”。因此,诗评家一定要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所看到一个诗歌文本从创作上来讲也要是一个成功的范本才行,否则,写出的评论性文章就很容易显得弱智和先天不足。

记者:诗评如何才能达到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境界?
解非:诗评通常承担了多方面的功能:遴选举荐经典诗歌,构建诗歌史,为诗学理论的各种命题提供素材,诗评有助于提炼放大和延伸作品隐含的美学品位和思想意义,清晰地表述许多人“心中所有,口中所无”的诗意价值。诗评具有鲜明的价值判断,诗评的文本具有“自足自为”地位,它来自对诗歌现象进行分析、鉴别、阐释、判断,对其文本意义进行最终的价值裁定,表达诗评者的思想立场、人生观点和价值取向,是诗歌思维的直接成果,总是实事求是地切近诗歌创作现实,及时主动地以思想者的敏锐和善意直面具有审美价值的诗作,通过这样的诗歌鉴赏,直接作用于人的情感,对人的精神世界产生影响,直接激发人的感知世界;总是善于以生动形象的语言,艺术化的笔触剖析诗作,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入情入理,提高人们的审美水平。解释世界与改造世界是学术理论的终极使命,而且,这样的诗学理论之中贮存巨大的思想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诗评要实现这种使命还在于阐释一首诗作,绝不是简单地评判它的好坏,或者分配一流三流的标签,而是,在考察、分析和判断的同时释放出这种能量。优秀的诗评本身就是美文,诗歌评论家本身就应是散文家,作家,一如《文心雕龙》和刘勰。其实,诗评家没有必要对一些寻求安慰的诗人之诗歌作品来品头论足,一个诗评家不是救世主,也理应撕去罩在自己脸上的神圣的面纱。真正优秀的诗作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容纳了人生经验和人文精神。在文本中蕴含丰富厚实的经验和成熟的思想,具有人类的大智慧,不言而喻和不容置疑地具有极强的社会性和历史性,这也意味着诗人潜伏于内心的普遍活动成为这一境界的共同追求,许多诗歌都蕴含一种巨大的内在力量,读来让人惊心动魄,对世界和人生的观察上达到了哲学的程度,作品简直有如神助。诗歌艺术的美是多层次和多样式的,表现了人生的智慧和灵魂的境界。可见,艺术必须融合真、善、美,才能造就出伟大的诗人和让人叹为观止的伟大诗歌作品。而诗评家存在的意义,在于引领诗人与读者认知自身的知识水准和品位,从作品本身的分析、研究来引导审美趣味的阅读和确定在文学史的价值。

记者:当代诗歌界一流的诗评家真的是凤毛麟角吗?
解非:当代诗歌由于多种因素很难造就出自己的一流大诗人,当然也就难以造就出一流的诗评大家,诗评作为一种“次生文学”和“原生文学”是平等的,也是一种认识自我和认识世界的方式。诗评家是作者又不是一般的作者,他们写作是基于对诗作或某个事件的理解,有其自身独特的影响力,他们的创作既能够影响大众对某个诗歌事件或文本的评价,也会影响某个事件的走向,以及一首诗作、一个诗人的命运,拥有这种独特影响力的诗评家虽然不是诗作的直接生产者,他们甚至只是局外人,却会因为那三言两语对诗歌产生至深的影响,他们的水平与心性的高下也就对诗歌艺术有很大的影响。诗评家的素质还在于桀骜的风骨,深厚的学养,审美的品位,艺术的鉴赏,果敢的判断,独到的见解,个性的风格,价值的追求、诗学的理想。批评家诺斯洛普•弗莱曾一语道出:“文学批评是本身就有存在价值的思想和知识结构”。当我们看一些大批评家,如:贺拉斯、莱辛、别林斯基、赫兹利特、本雅明的著作,就会获得很大的享受和启发,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所评论的作品和他们的评论一起在读者的脑海中形成了作品最终的完美形象。我们的时代呼唤真正的诗人和真正的诗评家,诗歌的黄金时代到来已经指日可待,中国当代诗歌正前所未有地与外面的世界发生着越来越密切的关联,中国文学走出国门诗歌理应先行,诗歌应当是一国之文学的基石,一国之艺术的品位,一个民族的智慧与精神。

记者:诗歌理论体系的构建可是诗评家毕生的追求? 
解非:诗歌是一种审美的精神产品,它本身具有的价值只有在接受过程中才能得以实现,也就是说诗作首先要为读者所理解。一些思想深刻、内涵丰富的诗作超出读者阅读经验和审美能力,这就需要诗评的中介,帮助接受者更好地理解作品的思想艺术价值。匈牙利批评家阿诺德•豪泽尔说:“没有中介者,纯粹独立的艺术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然就是一种对艺术才能的神化。艺术风格越是发展,艺术作品新奇的成分就越是丰富,艺术消费者对作品的接受就越是困难,这时就越需要中介者的参与和帮助。”诗评家应具有较为系统的知识艺术修养与理论背景,以及审美感受能力,他往往站在比诗人更高的视点上,帮助诗人更深入地认识自己的作品,他对诗人的了解有时胜过诗人本人,他能够深入诗人的内心世界中潜意识与不自觉的层面,发现诗人自我认识的盲点和被遮蔽的东西,对诗作深层意蕴的发掘也往往是诗人未想到的却又是富有启发性的,对作品艺术价值的评估也由于置放到更大的诗学系统中去考察而更显客观中肯。因此,诗评家对诗人艺术潜力的确认、创作道路的总结、发展方向的建议能够起一定的规范与指导作用,会影响一个时期甚至一代文学的发展动向。诗评家在文学经验的解释和评价之中展示理论的真正活力,对于诗评家说来丰富的理论修养仅仅构成了个人才能的一个方面,而诗歌经验与诗歌史的熟悉程度才能决定了他们的诗学理论能够走多远,力陈己见从而脱颖而出,诗歌理论体系的构建确实是一个诗评家毕生的追求。

记者:这些天我就读你的诗集,您的诗歌能让人排除一切思虑与欲望保持心灵的清净纯一,还渗透了一种深厚的人文关怀和诗歌精神,听说您有个用诗歌记日记的习惯,且从来不投稿发表,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听听您出书的想法和成因?
解非:谢谢,我确实有用诗歌记日记的习惯,既然是日记就用不着投稿了,更主要的是我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用在去运作诗歌的发表上,这不仅浪费时间和精力,也在于我自己创作的主业是诗歌评论,是研读和发现当今诗歌界真正的优秀诗人,做一个名符其实的诗评家。我的诗集能够出版发行,我要感谢北京星辰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员长东先生和总经理解音女士(我的妹夫和妹妹),我的先生王晓杰和女儿王欢,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经纪人;我要感谢我的学院前任党委书记孙明学先生、院长王利文先生、以及我现在的领导和同事们;我要感谢我多年来情同兄弟姐妹的同学和朋友们。正是他们的帮助和鼓励让我解开心结、战胜自我,做一个阳光诗人。这让我更加关注人类的精神生存状况及命运变化,对人类生存境遇深刻洞察,继而将一束温暖的阳光照射到作品中的宏观意象和微观元素之中,这才是诗学的终极价值。我的诗集除了由国家图书馆等相关部门收藏外,我还要送给几个大学的诗歌研究中心供研究之用,答谢多年来诗人朋友赠书之情意,寻找自己的智灵性诗歌知音,这也是我出版诗集的主要动机。其实,我一直坚信诗歌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丰碑,而不是人生风景的装饰品,也不是平庸生活的调节剂,是诗人以其特有的方式对精神世界的探索、对灵魂的拷问,文字里浸润着刻骨铭心的感受和洞穿世事的体验,优秀的诗作是对人性善恶的深刻反思后在思想境界上的一种超越。诗歌是神圣的,可以说任何真正触及人类灵魂的伟大作品一定也来自于一颗伟大的灵魂,智灵性诗歌就是这样的作品,能够把自己的灵魂附在自己的诗句里,为读者点亮一盏诗意智慧的心灯。中国文化自古就具有诗性的智慧,超越世俗功利为目的的一种创作性思维,注重情感的体验,强调用形象化的语词表现创作主体的审美意趣,以其超逸的情怀和恣肆恢弘的语言做出诗意的典范。重塑诗歌的尊严,诗人的尊严,让当代诗歌以高雅圣洁的姿态站立在文学的圣殿,这是最朴素的做为一个诗人的道义和历史责任感。

                                            2012年12月7日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产能过剩,每年8000部长篇出
.叶祝弟:请不要过度消费莫言
.翟永明:谁说诗歌“无用” 它永
.张成:莫言改编影视的N种猜想
.马原:写小说曾是我安身立命的手
.沈奇诗集《天生丽质》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间诗刊主编访谈:刘诚答安
.莫言用残酷叙事建立隐秘文学王国
.谢冕一行汉中考察活动剪影(特多
.谢冕、杨匡汉、吴思敬、陈仲义等
.陶短房:人人都有一颗“特供”的
.诗人成“神经病”代名词?诗歌恶
.作家看当今诗歌:无思想、不思想
.纪实摄影:战争与摄影
.余华:我很满意《兄弟》这部“放
热门阅读   更多>>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施施然新诗5首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梁雪波:穿过记忆倾斜的冰原(5
.解非:诗评家有关十个问题之我见
.解非•诗歌鉴赏:(
.中国民间诗刊主编访谈:刘诚答安
.程川诗十首
.读莫言无疑是一种痛苦(一箪)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海子名作《亚洲铜》点评(天城阿
.女子智灵性诗群
.《修辞的火焰》(15首)
.莫言在瑞典文学院举行新闻发布会
新开专栏   更多>>
.luluhui .读者文摘 .老哈 .敬笃
.岱下人家 .Neversparrow .庞白 .一和华
.climberlb .北残 .天城阿扁 .原散羊
.一箪 .屈永林 .锄木 .周春庭
.羌笛 .远观 .燕庄生铁 .达县翔鹰
.程川 .花园克荞 .林童 .just雪雪
.岑珉 .庞清明 .潇湘蓝雁 .毕立格
.独竟天涯 .田朵 .施施然 .李东
.yitu .西棣 .李晖 .梁雪波
.海湄 .解非 .董辑 .瓦楞草
.洛白 .樵野 .诗歌巨匠 .言父
.西沈 .申维 .云淡风轻 .古岛
.宋醉发 .刘诚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大河网 潇湘书院 雅虎中文网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西祠胡同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源流中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9152号-1  
本网系公益性中文阅读网站,作品主要来自诗人专栏的上传,也有部分作品来自于网络,本网转载此类稿件只是出于传播更多资讯,并不意味着认同该文立场或描述,本网
不从该转载行为中牟取商业利益,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所有作品版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使用或转载本网作品请联系原著作权人取得书面许可。如果在无意中侵犯了你的版权或某篇文章在你看来存在版权问题,请通过客服邮箱(yuanliuw@qq.com)投诉,我们将在72小时内将该篇文章删除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  管理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