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影像
丁当

点击查看放大图

◎诗人丁当

丁当诗选(15首)

【诗人简介】丁当(1962- ),原名丁新民,诗作收入《后朦胧诗全集》(1993)和《他们十年诗选》(1996)。


□房 子

你躲在房子里
你躲在城市里
你躲在冬天里
你躲在自己的黄皮肤里
你躲在吃得饱穿得暖的地方
你在没有时间的地方
你在不是地方的地方
你就在命里注定的地方
有时候饥饿
有时候困倦
有时候无可奈何
有时候默不作声
或者自己动手做饭
或者躺在床上不起
或者很卫生很优雅的出恭
或者看一本伤感的爱情小说
给炉子再加一块煤
给朋友写一封信再撕掉
翻翻以前的日记沉思冥想
翻翻以前的旧衣服套上走几步
再坐到那把破木椅上点支烟
再喝掉那半杯凉咖啡
拿一张很大的白纸
拿一盒彩色铅笔
画一座房子
画一个女人
画三个孩子
画一桌酒菜
画几个朋友
画上温暖的颜色
画上幸福的颜色
画上高高兴兴
画上心平气和
然后挂在墙上
然后看了又看
然后想了又想
然后上床睡觉

□收到一位朋友的信怀旧又感伤

北方开始结冰
你我无缘再喝两杯
炉火边你守着妻子
偶尔念叨旧友开心
那一年你流落异乡
一头长发满脸凄凉
普通话说得又酸又咸
怕洗衣服穿上了人造皮革
有时上大街逛逛
两只眼睛饿得滴溜溜乱转
咽不下馒头就夹上半包味精
半夜还撅着屁股给老婆写信
闲腻了就和我切磋切磋拳脚
女学生敲门你吓得不知所措
发了薪水
就装出个人样
又吃又喝又拉又唱
跑到电话里听听老婆的腔调
遇到阴雨连绵
身上就长霉发毛
半夜学着鬼叫
天亮又泰然自若
现在听说你混得不错
这些事大概还会记得
只有我知道——你的狐狸尾巴
它和你将来的英雄业绩有关
过上三、五年我没准也会忘掉
即使想起来,也平淡无奇
既没机会感伤
也无脸怀旧

□星期天

早餐
咖啡喂掉面包
领带系住西服
系住油腻腻的流行歌曲
猪蹄跑完了青春岁月
悲惨地倒在旧报纸酣睡
旧报纸披露了
一个凶杀案和一个劳模的事迹
被子还在温情地与枕头接吻
枕头不动声色在读青春期卫生
录音机张嘴一声不吭
邓丽君小姐一夜没睡此刻像个处女
一只港币一只袜子正和半块馒头聊天
一本打开的数学书上两只苍蝇为一个定理争论不休
阳光赤身裸体地跑进来和蒙娜丽莎调情
蒙娜丽莎微微一笑做了欧洲人的母亲
一位德高望重的空酒瓶连任了三届总统
四十个丈夫走进一个妻子家里又陆续走出
半截香肠和一只老鼠正私下进行会晤
七只雪茄与七个哲学教授吵得不可开交
一把餐刀又窈窕又贤惠至今尚未改嫁
一条新闻在大街上瞎逛又跑到墙角窃窃私语
一瓶酒一把鼻涕一把泪又想起一桩往事
一生未娶一个康德一个安徒生一辈子怎么过令人难过
一双皮鞋一个小巷一个老婆一蹬脚就是一辈子
一个星期天一堆大便一泡尿一个荒诞的念头烟消云散

□学 校

老师站着
学生坐着
冬天趴在窗上
夏天躲在树上
爸爸在工厂做工
妈妈在商店打盹
爷爷奶奶在坟墓里不吭不哈
桌子是木头的
椅子是木头的
学生的脑袋是木头的
课本和黑板是老师的
老师爱上一位姑娘
姑娘是电影里的寡妇
寡妇是鲁迅的
鲁迅是三十年代的
三十年代是旧中国的
旧中国我们沿街乞讨
把唾沫吐在
阔太太的屁股上
阔太太跟着一个士兵跑了
到了台湾
害相思病死了
阔太太死了
爷爷死了
奶奶死了
爸爸和妈妈结婚了
一个在工厂做工
一个在商店打盹
而我们
统统来到学校
端坐在木头上
用木头脑袋对准老师
把老师钉在黑板上

□饭店抒情诗

新来的女招待真漂亮
饭厅骤然拥挤
男人们个个嘴馋
饱了口福又饱眼福
经理是个聪明人
可老婆已是半老徐娘
家有一厅三室
还得供养老娘
老娘本该弟弟养着
无奈弟媳不会生育
弟媳的妹妹是个拐子
前年嫁给一个瞎子
战争前相貌堂堂
如今正写自传
计划国庆节出版
还要拍成电影
还要到美国评奖
还要到瑞典讲演
还要带诺贝尔奖回来
一半放银行生息
一半买成国债
一半交给老婆
一半送给情妇
一半奖给天才
一半捐给儿童
一半整修祖坟
一半留传后裔
这消息不一定可靠
可人人都这么传说
如果来了精神
可以去问问女招待
可以去问问经理
还可以去问问那个半老徐娘

□故 事

一、二句话
说不清你我
我们有照片
有一个半个互赠的什物
我怎样遇见你
而你怎样等待
夏天怎么炎热
秋天怎样遥远
陈旧的闲聊
形貌各异的亲友
你说起,小时候
偷了家里的铁锅去卖
吃足了冰棍,又拉肚子
结果一顿巴掌,两斤蛋糕
你的头发长了,短了
我的脸色好了,坏了
把一部电影共享
又将一瓶啤酒分开
一次又一次坐一路电车
比得售票员从姑娘变成妇人
然后爬山,在河里游泳
我差点摔死
而你差点淹死
直到最后,跑来一位绅士
脸儿白净,衣服里裹着爱情
我说好啦好啦
你就跟他去吧
别又哭哭啼啼
就像死了猫咪
但是你不要带走这故事
我要写出来
让大家去读

□回 忆

回忆起某个日子不知阴晴
我从楼梯摔下,伤心哭泣
一个少年的悲哀是摔下楼梯
我玩味着疼痛、流血、摔倒的全部过程

哭泣的时间很长哭到天黑
直到遍地日色改变了我的处境
直到我用心了解这一天的大便
才安然无恙,动身回家

此时轻佻地想起那伤心的一段
幸灾乐祸直到天明
我用下流的腔调抚弄这桩往事
想摆弄一只捉到手的麻雀

□迷 失

上午我遇见她们,傍晚又
遇见她们
她们什么也不说
只是把眼睛画成一种式样

这是个大城市,她们足有两百个
也许更多
捉摸不定的目光,诱惑我
刺痛我,把我支解成一些碎块

我感到皮肤的疼痛,活着的疼痛
迷失的疼痛
她们像一伙白痴,还不知道
已残酷地侵犯了我的生活

□落魄的时候

以前我曾经落魄,但年轻
因此而期待别的东西
常常把白纸细心地撕碎
然后装进上衣口袋

在我经过的路上
常常有纸屑飘下

这个卑微的举动
使我学会了和动物生活
我常常随着那纸片
去忍受所有的一切

看起来这很像一种技巧
似乎事实尚可救药
我瞄准一棵树,专心地走过去
无疑是一种胜利的象征

现在我仍然落魄
习惯在口袋里装满石头
这种沉甸甸的日子
仿佛已沉到水底

□失掉的手

就在昨天
它还完好无损
如上帝的礼物
生长在我的身上
繁衍出爱情、食物
善良或者罪恶的种种事物
唾手可得,旋转自如
你好!兄弟,亲爱的上帝
剥开花花绿绿的纸
露出完美的糖块

起点准时起床
四处已满满澄澄
这是柜子
那是窗户、责任、沙发和工作
自行车、道德、妻子和户口本
你们来啦
钟表声四处流溢
一只上个世纪的蜘蛛
苦思冥想人类的出路

一只玻璃杯摔碎
接着是碗
面对流血的伤口
脚下的水泥板,五十年之内
随时可能陷落
而我蜷曲着身子
等候验证蜘蛛的预言

□饥 饿

今天给我带来果实
绿色的果实,红色的果实
这是我未成熟的欲望
还有热情,果实的二种颜色

今天的天气不赖呵
许多事刚刚发生,就被草草埋葬
有的露出一只脚,有的露出一条尾巴
它们曾经填饱我的肚子

我知道老人在暗自发笑
或哭泣,不远啦
落叶立刻有了某种含义
不远啦,我对女人和盘托出
绿的和红的果实

饥饿使我痉挛
我裹着空气熟睡
时间如黑色的蚂蚁
先啃我的梦想,再吃掉我的四肢
也许我该以另一副德行生活
先摔上一跤,然后住进医院
躺在手术台上,打一针麻醉药
让医生将胃摘掉

□女诗人

我读你的诗
想象你的模样
我一直在猜
你裙子的颜色
在一个又一个
嫩绿的早晨
我和你等着
太阳出来

我和你吃饭、爱人类、走很多路
读白居易
或者瓦雷里蹩脚的诗篇
所有的黄昏
你都用来写诗
脸儿蜡黄,高吟低诵
窗前的花瓶里插着塑料玫瑰
而我坐着、站着、躺着
一口是烟、一口是酒
全部心思在你身上
我枕着你的诗
幸福地睡去
但绝不梦见你
因为不知道你的长相

□与一个阳台的距离

对面的阳台常常发出一种声音
我伸出脑袋却无处可寻
怀疑这声音起自我的内心
回头看看仍空无一物

这是八月的一个无雨的日子
我站着,酷似啤酒瓶的形状
一有动静,就竖起两只耳朵
仿佛意外的东西就要降临

一个阳台被安放在我的对面
之间的距离让我感受到它的样子
刚刚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即将要发生什么的样子

对它的一切,我无能为力
甚至我像是另一个阳台
一个光滑的少女在上边进进出出
我仅仅能猜想她可能发出了什么声音
其余的一切都藏而不露
无雨的空气沉闷、不安
对面的阳台上露出柔美的胳膊
听听,究竟是什么声音

□抚摸墙壁

往往因为需要更好的心情
我对一枚大头针微笑
我对准微笑微笑
并把手掌贴在墙壁上面

但这不仅仅是一种心情
还有更多的东西尾随其后
比如健康,比如快乐的生活
犹如这面墙,坚实而光滑

任何时候,它都是一面墙壁
既乖巧,又顽固又靠得住
它什么都不知道,不像我
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善辞令
毫无诡计,愚笨,没有耐心
却梦想快乐
把手贴在墙上
简单的姿势
更多的东西隐藏其中,难以言喻
难以启齿,难以下决心
戏剧性的死去

□独自歌唱

现在正值夏天
我穿一件白色汗衫
撑起一顶全新的蚊帐
用以区别蚊子的生活
我背靠六月的太阳
脚下是一盆清水
面对一大杯啤酒
独自歌唱
我用平直的嗓音
颂扬伸手可及的生活
怀着一种喜悦的心情
啜饮泛着泡沫的啤酒
然后闭起眼睛歌唱
然后睁开眼睛歌唱
我如此愉快的独自歌唱
想必途经此地的人长久不愿离去
想必老天暗暗为我高兴
全世界的姑娘
都缩头缩脑
把我张望
我这样固执地独自歌唱
直到太阳落尽,夏天消失
直至每对哑巴夫妇竖起四只耳朵
我这样长久的独自歌唱
直至我白发苍苍
我的膝下儿孙成群


——————————————————————————————————
附 录:丁当的诗意人生
来源:北青网 记者:海蓝 源地址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11869336

丁当,毕业于陕西财经学院经济管理系。80年代著名的朦胧诗人。曾供职于深圳《投资导报》、深圳交通局等单位。1992年加入平安保险公司,1996年出任深圳分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出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2002年出任北区事业总经理,此后出任平安保险副总经理。现任合众保险公司总裁。

接到采访丁当的任务,我开始收集关于他的资料,却意外地发现,这位合众保险公司总裁竟然是八十年代国内最著名的诗人之一。这实在很让人吃惊,我那些爱好诗歌的朋友们也很兴奋,不厌其烦地嘱咐我,要多问一些八卦并且弄到丁当的签名诗集。可是,面对这个睿智的男人时,我忽然发现,我们所能做的只有聆听……

◎最帅的总裁

到达丁当的办公室前,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中的声音听起来年轻有活力,以至于我一度怀疑接电话的不是丁当本人。即使他站在办公室门口,微笑着对我伸出手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只是丁当的助手。直到他用同样好听的声音说“你好,我姓丁”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丁当微笑着,说:“失望了吧?”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确实觉得很意外。我想象中的诗人丁当应该是个留长发、戴眼镜、消瘦的斯文男人。而眼前的丁当年轻英俊,健康随和,既不像诗人,也不像企业家,看起来倒与电影明星周润发有几分神似。

丁当把我让进他的办公室,温和地与我商量:“你看,我们坐在哪里好呢?”我几乎笑出声来,还是第一次听到主人问客人要坐在哪里。于是我不客气地指了指窗前的沙发:“就坐在那里吧。”丁当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便坐到我指的沙发上。

采访还没开始,丁当的电话就响了。趁他接电话的功夫,我观察了一下这间办公室的摆设:一张很大的办公桌,一组朴素的沙发,几盆绿色植物和一幅风景画。没有任何花哨点缀,简洁明朗,与丁当给人的印象完全一致。

◎曾经的诗人

和丁当聊天,自然不能不谈到诗。看得出这个人是从骨子里爱极了诗歌的,只要一提到诗,他立刻变得眉飞色舞。说起韩东和那些诗友,说起那些年少轻狂的写诗日子,说起理想与现实的冲撞,他的眼睛眯着,让人觉得那真是很美好的事情。聊到兴头上,还不忘得意地偷笑几声:“别人只知道我写诗,其实我还发表过不少小说呢!”

我记起朋友的嘱托,向丁当要几本签名诗集,他为难地说:“真对不起,那些作品我自己这里也没有。”这令我十分诧异,我接触过许多作家,他们中大多数人恨不能把自己的作品摆满整间屋子。丁当也很热爱自己的作品,并且声称“每个作品都是得意之作”,可是他一点也不张扬。在他看来,那些作品只是人生中的一段普通经历罢了。

丁当已经好多年不写诗了。再问他有多久没与人谈诗歌,丁当沉默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说:即使是从前写诗的朋友聚到一起,大家也不再谈诗歌了,顶多谈谈写诗的人。

◎飞人的空中生活

丁当很忙,这点看看他办公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就知道了。丁当说:“近4年来,我平均每年要飞一百多次,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这表示他每年大约有100多天,也就是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飞机上度过,是个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

白天有处理不完的公务,晚上也经常会被电话吵醒,整天飞来飞去,即使在飞机上还得看文件。这种生活在普通人看来可称得上凄惨,丁当却自得其乐。

他说:“我在飞机上看文件,是因为飞机上没有电话打扰,我正好可以安静地想一些事情,做一些决定。”想了想,又补充道:“飞机上的头等舱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自由空间。”说完了大概自己也觉得挺好笑,便哈哈大笑起来。

◎管理是一门艺术

诗人丁当不再读诗了。除了朋友的作品,他每年阅读的文学作品不超过三本。当然,并不仅仅是因为工作繁忙,用丁当的话说,读小说也需要一种心境。“现在的小说太虚浮,无法令人平心静气地读下去。从实用性来讲,读一本所谓的现实主义小说,还不如读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起码能享受一下推理的乐趣。”

现在丁当最推崇的作者是管理大师德鲁克。见我们不熟悉德鲁克,他立刻跑到书桌边找出一本德鲁克的作品,献宝似展示给我们看。他说管理学到了德鲁克那里,成了一门艺术。德鲁克的管理学中充满了人文精神,体现出对人性的关怀,读他的书每每会有一种读文学作品的感觉,十分享受。读管理学读出诗意,大概也只有诗人丁当能做得到了。

作为企业管理者,丁当的诗人特质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的管理方式。可是丁当却说:“管理本来就是充满诗意的。”在他看来,管理并不是一种生硬的学问,只有形成良好的人文氛围,才能更好地发挥被管理者的潜力。“人生有两个重点,那就是自由和责任。许多管理者只强调责任,要知道,我们管理的是人而不是机器,起着主导作用的是人类的智慧。所以对管理者来说,关怀人性远比了解行业技能重要得多。”

◎游泳的奇特功能

再繁忙的人也需要休息,难道丁当就没有个人爱好吗?关于这一点,丁当自己是这么说的:“我的休闲活动主要是体育运动,而且是分阶段的。”

起先热衷于打网球,后来换成高尔夫。可是玩了十几年也不上瘾,有客户约就出去玩几次,没人约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惦记着。所以听起来不像个人爱好,更像是社交活动。现在丁当连高尔夫也不玩了,他找到了一种适合自己的运动:游泳。每星期两次,好处多到说不完:时间随意支配,不必呼朋唤友,一个人想玩就可以玩……

不过你若觉得丁当是因为喜欢运动才游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别人游泳是为了让自己彻底得到放松,忘记所有烦恼,丁当却是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进行思考。在他看来,游泳是种很“清静”的运动,游泳时头脑特别清醒,最适合思考。用他自己的话说,许多坐在办公室里想破头都想不通的事情,进入游泳池后就会变得特别清晰。这大概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游泳最奇特的功能了吧!

◎梦里不知身是客

由于工作需要,丁当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每到一个城市,只要有闲暇,他必然会去参观名人故居和名建筑。那些与建筑相关的人文历史,甚至建筑风格,丁当都很感兴趣。而对于还没机会参观的地方,他就会购买一些相关的书籍来阅读补充。

让丁当对各地的名胜古迹进行比较,他很巧妙地说:“关注点不同,没办法比较的。”比如参观鲁迅故居,人们往往沉迷他过去的那种生活状态,而不是关注故居本身。但是到了南方,比如看到苏州园林,又是另一种情况了。丁当形容他的苏州印象:“就是功成名就后,退隐至此,盖一间院,写一本书……”

从前丁当很喜欢旅游。上中学时候他就下定决心,要在三十岁前走遍中国。在丁当28岁的时候,他已经去过除了台湾省以外全国所有的省份。三十多岁的时候,丁当终于踏上了台湾的土地,实现了他走遍中国的梦想。

去过太多地方,丁当对于旅游的兴趣也就不那么浓厚了。长期频繁在各地奔波,还给丁当留下了一个后遗症:每天早晨醒来,盯着天花板,先要想一想自己到底是在哪个城市。颇有些“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

◎心静是故乡

至于自己最喜欢的地方,丁当引用了一句诗来形容:心静是故乡。温润的彩云之南,是丁当心中的归宿。早在八十年代初,丁当就去过了云南的瑞丽,芒市,腾冲,西双版纳等地。到现在,他几乎走遍了云南所有的州。云南吸引他的不仅仅是美丽风光,还有淳朴民风。让丁当兴起久居云南念头的,就是一件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事情。

那一年丁当与同事去西双版纳开会,会议结束后,大家坐木伐漂流游玩。途中导游告诉他们,她家住在河边的寨子里。几个大男人就跟导游开玩笑:能去你家坐坐吗?没想到这位年轻姑娘很高兴地答应了,带着一行人来到自己家里。姑娘的父母看见女儿带回来客人,什么都没有问,留下女儿陪着大家聊天,夫妇俩就去做饭了。

淳朴的西双版纳人对外来者没有任何猜忌,把他们当成贵宾来招待,那一次大家吃得都很开心,主人家却分文未取。即使在多年之后再提起这件事,丁当仍然十分感慨。他觉得在那样的净土中生活,对人的心灵是一种震憾。他说:“在那种地方生活久了,再回到城市里,会感觉城里人真是太奇怪了。”

◎现实中的共产主义

在国外,丁当最怀念以色列的一个小农庄。这个农庄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是一个共产主义农庄。在这里,大家分工协作,各司其职。无论食物、工具、生活用品……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共财产。无论谁买的车子,钥匙全都挂在车门上,毫不藏私。

这个农庄并不是政治行为,它就像某某协会一样,由一些志趣相投的人自愿聚集在一起,自发形成。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小社会,许多大国穷举国之力都无法实现的共产主义,在这里竟然变成了现实,并且始终延续,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但是以色列留给丁当的另一个印象则不太愉快,那就是战争。他告诉我们,有一所学校,学生们上学时都带着枪。因为他们要经过种族冲突地带,有生命危险。说到这里,丁当表现出了诗人多愁善感的本质,感叹道:“看过那种场面之后,回到我们的生活中,就会觉得和平是多么地珍贵。”

现在丁当已经走遍了世界许多大洲。问他会不会找机会去唯一没到过的南极洲看看,丁当笑了笑,说:“随缘吧。”年轻时,丁当给自己定了许多目标,并且努力去实现它们。但是过了四十岁,丁当的生活少了些目的性,多了几分随意。“爬山就爬山好了,不一定非要给自己规定爬多少座山,或者爬多么高的山。”

◎管理者也需要天份

德鲁克说,人生是自由和责任的平衡。年轻时的诗人丁当,曾经疯狂地追求自由;但是多年之后,责任成了企业家丁当心目中最重要的东西。年龄增大,这种责任感就越强烈:对自己的责任,对团队的责任,对客户的责任,对股东的责任,对整个保险行业的责任……

“管理者的责任相当重大,”丁当严肃地说,“以我们公司来讲,有一万多名员工,如果我管理不好,不仅会损害员工和客户的利益,还有可能影响到许多家庭,那对我来说是无法忍受的。”正是为了承担更多的责任,他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心甘情愿地在头等舱里批改文件,在游泳池里思考工作,三更半夜起来处理突发事件,随时保持着最好的工作状态。

但是丁当并没有把这些责任当成负担。也许与写诗有关吧,丁当有着丰富的创造力和想像力。不写诗之后,他把这些力量转移到工作中,充分运用想像力和创造力来解决问题。诗歌和管理在丁当身上已经完全融会贯通,所以他得意地宣布:“这是一种天份。”

◎保险是慈善事业

丁当把自己的人生分成两部分:三十岁前是以诗人身份来度过的人生;三十岁之后,则是以企业家身份开始的另一生。而在丁当的企业家人生中,影响他最深的人是德鲁克。

德鲁克13岁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问他和他的同学们:你们希望自己离开人世以后留下些什么?希望人们最怀念你哪一点?这个问题影响了德鲁克一生,也影响了丁当。丁当说:“我作为诗人的上半生,已经留下了诗集。作为企业管理者,我对这个行业有一种宗教般的热情,我觉得我在经营一种商业的慈善机构。”

保险,这个令许多人望而却步的行业,在丁当看来却是值得终生奋斗的事业。当我们对保险表示质疑时,丁当成功地说服了我们。他说:“人们去庙里烧香拜佛是为了求平安,买保险同样是为了求平安。但是对前者来说,若被保佑没出意外,自然不能跑到庙里把钱要回来;可是一旦出了事,佛不会遵循规则给你钱。相比之下,你就知道保险的好处了。”

为什么说保险公司是商业慈善机构呢?“因为这是一种有商业形式存在的慈善。保险公司把大家的钱集中起来,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这就是慈善。”丁当这样解释。我想,这大概也是“合众”的来历吧。

◎虔诚的布道者

在平安保险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的时候,丁当被公认为是平安保险继任总经理的最佳人选。但是最后他毅然离开了平安,选择了当时规划较小的合众保险公司。

许多媒体采访丁当时,都提到了“没有悬念的人生是悲哀的”这样一句话。丁当自己则说:“平安保险公司已经够大了。相比之下,我觉得把合众这样一个小公司慢慢变大的过程,更加有意义。”

从事保险业十多年,丁当成了名副其实的布道者。他希望每一位保险从业人员有高度的使命感,希望他们从心里认为保险是在帮助客户得到保障,而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

丁当提起保险时虔诚的表情,使我们深信,他真正把保险当成了一种慈善事业,是为了帮助更多人才从事这个行业的。这里面包含着对丁当社会高度的责任感,也包含着他心灵深处作为诗人的悲闵情怀。


责任编辑:yszdyee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施施然新诗5首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安 琪:任性(长诗)
.丁当
新开专栏   更多>>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6668号-3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